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和你一樣年輕的時候,也對壞男人著迷過

Share

卡西
———
周末,姊妹們在包廂拿著麥克風虛度時光。
時間快速地接近凌晨,眾人還沒有要散場的意思,我有些扛不住,便說明日清晨要早起上班,得提前回家。
阿若說:「親愛的再等一會兒,還有人要來。」

Advertisement

說話間,有人推門,是兩個男人,叼著菸,吊兒郎當的,T恤之外裸露的臂膀上,有清晰的刺青,斜著眼看了一圈房間裡的人,招呼也不打,逕自走向阿若的妹妹。阿若妹妹坐在我左側,只見她露出欣喜的神色,有點嬌羞地說:「怎麼才來?」高個子男子撲通坐在沙發上,向後一靠:「正和朋友喝酒呢,一聽你這裡有情況,趕緊過來看看啊。」
阿若妹妹親暱地推他一下,聲音也嗲了起來:「哎呀!」

如此,一場姊妹聚會,很快變了味道,大家面面相覷,紛紛離場。阿若把不情不願又依依不捨的妹妹推上計程車,拉著我去了汗蒸館,一副通宵達旦訴衷腸的模樣。

阿若問我:「剛才那個男人,你覺得怎麼樣?」
我想起當時的場面,菸酒繚繞,痞氣十足,目無他人,連最起碼的禮貌也沒有,便說:「有點反感。」

阿若點頭:「我也是這種感覺,可惜我妹對他愛得如癡如狂,任憑我爸媽怎麼勸阻都不聽。就在剛才,你說要走的時候,我妹悄悄告訴我,她給那個男人發了簡訊,說她和別的小鮮肉在包廂裡喝酒,那個男人這才過來的。」

這種橋段也不算陌生,哪個女孩沒在愛情裡做過傻事呢?但以我跟阿若現在這個年紀,聽到這樣的故事,不免無奈,因為我們已經過了喜歡痞子的年齡。

據阿若說,高個兒男子家庭條件不錯,住在海邊的別墅裡,整日呼朋喚友,生活瀟灑,目前單身,但原先有過一段婚姻,還有個兩歲的女兒。
不知什麼原因,與前妻離婚,女兒跟著媽媽,他則擁有探視權。

男子與阿若妹妹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一向眼光挑剔的她卻輕易被俘獲,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但結婚的事男子隻字不提。
妹妹哭著問阿若:「你說他什麼意思啊,我覺得他挺在乎我的,怎麼突然又說我們只適合做朋友呢?」

妹妹與男子,分分合合,吵吵鬧鬧,到最後只剩下她以別的男人來刺激他,才換來兩人坐在同一張沙發上。
即便如此,這兩個傢伙也不算男女朋友關係,男子若即若離,不說分開也不真正在一起。

年少的時候看古惑仔,覺得特別帥,便心心念念要找一個那樣的男人,有抽菸時迷離的眼神,有拿著酒瓶砸人的勇氣,有夏天遮不住的刺青,還有眉間藏不住的痞氣。
又或者他花心濫情,你不離不棄,並以此為人生之樂,即使被虐到遍體鱗傷,也要掙扎著匍匐前進,然後回眸一笑說,終於等到你。

再或者,雙方的愛是禁忌,但人就是這種越挫越勇的生物,家庭反對與道德約束皆不是砍斷情網的理由,反而使得當事人有了另外一種的惺惺相惜,飛蛾撲火不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像極了偶像劇裡的戲碼,無論眾人如何詆毀他、中傷他,她都堅定不移地相信他,相信自己是這部戲的女主角,他一定會摒棄所有的不堪,最終歸來,三媒六聘八抬大轎娶她過門,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沒有一種壞是真正的壞,沒有所謂的不合適,他的

壞只是別人的誤解。對於陷入愛情裡的人來說,目之所及,全部是他的好,只要彼此相愛,其餘一概不管。

有的人正年輕,有的人年輕過。年輕時候的愛情,很多都因此夭折,太勞民傷財了。

越是不被看好的愛情,越是容易走不到最後,不是旁觀者清,而是當局者終有一天自食其果,驀然回首才發現:為什麼當初會喜歡上如此不堪之人?
可是,假如時光倒流,她也許會再次與那個後來瞧不上眼的人墜入愛河,愛情是膚淺還是深刻,全看你自身的力量。

你年輕,缺乏對事物本質的判斷,就容易看人只看表面,從而愛錯人;然而,我們年輕的時候,是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我們不知道未來會遇見更好的人,不知道安穩比漂泊更幸福,不知道愛情大可不必勞民傷財,而是和氣生財,也不知道一家三口圍在沙發上看電視,比深夜酒吧買醉更令人羨慕。
年輕是用來試錯的,即便所有人都反對你和他在一起,但你仍舊懷抱著無上的勇氣,躲在他懷裡想像著地老天荒。

當年輕的衝動過去之後,人是會在時間中進步的。你的擇偶標準,開始提升至對經濟條件、社會地位、是否有責任感、是否可以保護自己等多方面。有時候,想起從前,只剩下搖頭苦笑:不知道過去是如何瞎了眼,看上那個檔次的渣男。

張愛玲在《金鎖記》的開頭說:我們也許沒趕上看見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輕的人想著三十年前的月亮,應該是銅錢大的一個紅黃的濕暈,像朵雲軒信箋紙上落了一滴淚珠,陳舊而迷糊。老年人回憶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歡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圓、白,然而隔著三十年後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帶點淒涼。

才華洋溢如張愛玲,回首與胡蘭成的情愛過往,不知是悔,還是不悔。他年長於她,幾乎與她父親相仿。他無德,與她相識相戀之初,家中已有第二任妻子。他濫情,與她相戀之中,一朝異地,沒多久即與別的女子同居,恩愛非常,甚至到後來,他在她面前仍與別的女人訴衷腸,好一派妻妾融融的場面。他不忠,被千夫所指萬人唾棄,是人人痛恨得而誅之的漢奸。

在張愛玲的人生中,即便被他如此辜負,仍舊不忍心看他顛沛流離,即使分手,也要附上三十萬稿費,以此祭奠這場有始有終的愛情,然後他拿了錢,去了日本。
或許在她眼中,胡蘭成只是那個文采飛揚、風度翩翩的男子,他在某個時刻懂她,在某個時刻成了她心裡的支柱,世人面前驕傲的她因此墜到了塵埃裡,她的愛情,是塵埃裡開出的花。

也許,在女人的愛裡有太多想像的成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出現了,成全她所有的期待與憧憬,她想要打造一場傾城之戀。她愛的並不是那樣一個男人,只是那個男人剛好裝了她的夢。她要的,是她當時所需要的。

阿若說:「我勸了妹妹很多次,威逼利誘全用上了,她也不聽。其實我很想告訴她,前不久我去參加一場活動,所識之人,男子紳士,女子優雅。所談話題不外乎金融投資、合作互利,如果你去了,看到的會是一個刺青痞子所不能參與的場合。」
她接著說:「可是,我知道我阻止不了她,因為我們都年輕過,也愛過錯的人,也對著他人的指點迷津而不顧,一心要呵護自己得來不易的愛情。」

是啊,不撞南牆不回頭,這才是真實的年輕人生,經歷過才會懂得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當你年長,終於知道該如何繞開那些冤枉路,如何不讓自己受傷,不那樣跌跌撞撞;你也終於明白,當年的自己是如此的任性和幼稚。
可是年輕的時候,我們誰能成為自己的諸葛亮呢?

你總是沒辦法聽憑別人一句勸告,就放棄自己的堅持;你總要撞到頭破血流,才知道什麼樣的創傷藥最好。什麼樣的人不能愛,什麼樣的人會成為你小時候長過的水痘,一生只得一次,下次就免疫了。
但是,年輕可以試錯,人生卻不允許你一錯再錯,如果可以,在面對愛情的時候,適當理性一些。年輕不是放縱的藉口,有些得不到回應的愛,有些消耗磨損你身心的感情,有些對你來說太「壞」的人,離開要趁早。

文/萬特特

本文出自《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幸福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幸福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