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之後,當他們提起愛情

Share

Advertisement

是找不到盡頭的真理,
存在著,
卻不容許證明,

被人提起的愛情,
編號第一萬零一,
無數次嘗試理解,
但終究有傷心,
而不僅僅一次,
而是第一萬零一,

那裡會有,
酒客,
文人,
藝術家,
心理學者,
不斷努力,

但終究無用,
終究會有傷心,
終究會在春天,
迎來下一次花期。

曾經對一個女孩說過,我不懂愛情,但我愛過。
那就像,當你試著去感覺,一切都好簡單,但當你試圖去理解或推敲,一切都會變得好難。
所以我不懂,我只是愛過。

這個時代,會有一整棟圖書館的書籍,去解說,理性的論,或感性的文,被千千萬萬次記載而來,關於愛。
還會有電視劇、電影、情歌或悲歌,甚至節目,談話性節目,會有專家,自稱兩性專家或星座專家,也許真的專精吧,但我不曾相信誰說的話。
這個時代,或過去每一段歷史裡的人,天性使然,會去找到辦法,讓自己避免受傷,或讓風險降至最低最低,對愛情也是,所以時至今日的一切,文化或故事,都來源於此。
但我終究不敢說什麼,在一群朋友圍坐討論的時候,八卦誰和誰的情愛,或是討論戀人相處時有什麼該不該,或在酒吧,對面坐著再多傷心的人,我也未曾想過,也許自己能說出什麼,可以讓他或她就此解脫。

當我寫詩,當我紀錄生活,讓過去或未來都流淌成字的時候,我會讓自己回去或向前,幻想自己身處在那個時間點,盡我所能去體會那個當下,我想描述的當下。
若我愛上了誰,我的憧憬裡,都是美好的,這是愛的開始,甜的滋味不斷送進心窩,且無法控制。
若我想起失戀,我會回到那個街頭,大雨還在落的傍晚,人群和車流還在擁擠喧囂,卻因為大雨,和那個正在傷心的自己,隔成了兩個世界。
我能去形容那些當下,我能用自己的方式清理傷口,但就是未曾,未曾理解或試著找到方式,讓一切都得以倖免。

也許是一種消極的態度,我消極地承認,我是一個不幸的罹難者。

愛過很多次,沒有一次善終,我沒能善終,也許她也是,快樂沒有善終,悲傷也沒有。
也許對於自己的愛情,可以稱為專家了吧,僅僅是對於自己的專家,我能慢慢了解,自己該怎麼去愛,或該愛上怎樣的人,如果以都會傷心為前提,哪一些途徑,不得好死的機率會相較低。
但這只是我的一山一水,這些都只是我的風景,僅此而已。
而他們提及的,是愛情,是無限世界裡的千山萬水,是用盡所有歷史,被每一個時代的人類勾勒出來的,且未完。
因此,愛情就只是存在,存在於開始和結束之間,存在於曖昧與悲傷之間,而途中的一切,是未知的,只是回想起來,有時模糊,有時深刻的會掐死人。

如果有天,愛出現了,最愚蠢的,應該就是問怎麼辦的人吧,第二蠢的,應該會是說該怎麼辦的人。
就這樣帶有一點點憂傷的消極,面對那無可厚非的愛情,將必然的發生,或是隨風又突然的消失不見,也許才是愛情之所以迷人的原因吧。
像雨那樣,無法確定何時會下,無法確定何時會停,我們無從控制。
我們就只是撐傘,或淋。

文/壹捌零參

本文出自《入內後,請安靜》台灣東販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東販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