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心理學看電影/「我愛你,但我不喜歡你了。」─《真愛挑日子》

▲「承諾」高低不是問題,但清不清晰才是問題。(圖/截自《One Day》臉書)

「我愛你,但我不喜歡你了。」(I love you, but i don’t like you anymore)離去前,艾瑪抱著達斯這麼說,臉上還掛著兩行淚。

話說從頭,學生時代的艾瑪暗戀著瀟灑帥氣的達斯,但活躍的達斯與安靜的艾瑪在當年毫無交集,直到畢業派對那晚,兩條平行線才有交會。微醺的兩人,曖昧地往一夜情開展,但達斯卻是很不給力地睡到不省人事,所以原以為會有的激情,其實什麼也沒發生。

他們安安靜靜共度一晚,但隔早醒來,這兩人卻是聊得愉快,從此他們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心好友。那天是 7 月 15 日,達斯說,那是他家鄉的聖史威遜節(Saint Swithin’s Day),相傳若是當天下雨,接下來的四十天都是雨天,若當天放晴,接下來的四十天都是晴天。雖然,這預言並無科學根據,真實情況也非如此,但作者巧妙借用了這氣象傳說,預告在這天相遇的兩人,在未來日子裡的不解之緣。

7 月 15 日成了他們的友誼紀念日,每年的這天就是他們聯繫或相聚的時刻。因此,雖然劇情時間軸橫跨二十多年,但我們看見的故事總是發生在 7 月 15 日這天,好像是長年縱向追蹤研究裡的橫切面,一片一片切下的當日景象,堆疊了這部電影的面貌,這也是片名《真愛挑日子》(One Day)的由來。

從原本以為是一夜風流的關係,到後來卻成為知心的好友。這讓人想起美國心理學家羅伯史坦伯格(Robert J. Sternberg)曾提出的愛情三元論理論,他說愛情有三個元素,分別是「激情」(passion)、「親密」(intimacy)與「承諾」(commitment)。

簡單來說,「激情」指的是一種引發吸引力、浪漫、性慾望的驅力,通常與外表或是性吸引力有關,在戀愛的初期,它是重要的元素,甚至沒有它,兩個人也不容易在一起。所謂的「一見鐘情」,大概指的就是愛情裡的「激情」元素吧!它可說是最被人熟知的愛情形式,在流行音樂裡所歌頌的愛情,仔細聽聽,大多描述的也都是「激情」,舉例來說,女神卡卡(Lady Gaga) 的成名曲《野蠻浪漫》(Bad Romance),裡頭寫道「我要你的呼吸聲,你的碰觸讓我痊癒,我要你激吻的場景,我要定你的愛,你知道我夢寐以求的就是你,你也知道我所需要的就是你,我要來場野蠻的浪漫。」直白的歌詞,激昂的曲調,表達著對情愛對象的「激情」感受, 傳遞出與對方親近強烈渴望。

「親密」是指彼此心與心的交流產生的情感,雙方能夠互相了解、信任,給予彼此支持。你會如此這麼形容帶給你親密感的對象:「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和他在一起時,我會自在」、「他很了解我」、「他是我的心靈伴侶」等等。「親密」與「激情」很不一樣的地方是,它需要雙方花時間培養與經營,「激情」可以在兩人對眼時立即發生,但「親密」發生在雙方的互動與了解之後。「激情」往往來得快,但去得也快,可是「親密」卻是關係能走得更久的原因。

常聽見分手的個案說:「因為我對她沒有感覺了。」若去澄清他們所說的「感覺」,會發現那常指的是愛情三元論裡的「激情」,一旦「激情」褪去,他們以為愛情也跟著逝去了。但史坦伯格告訴我們「激情」不是唯一,走向「親密」的關係也是每對伴侶的考驗之旅。

達斯與艾瑪的關係,當中有「激情」與「親密」的元素,他們互相吸引,他們也很聊得來。他們可說是最相知相守的伴侶,但當時的他們始終無緣成為依偎彼此的戀人,他倆也不是沒談過,有!但那次討論確認了彼此的差異,那就是愛情三元論裡的第三個元素:「承諾」。

曾經有一年,他們在出遊時候,對彼此傾吐了心意,艾瑪就不用說了,我們都知道她愛著達斯,但達斯的情史豐富,我們實在不確定他對艾瑪的感覺。而那一次,達斯深情看著艾瑪, 說著自己對艾瑪的愛意,當下的艾瑪或許有一種美夢成真的感動吧!可是這場美夢,醒得很快,因為就在達斯告白之後,他竟補了一句:「可是我對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

看著當下艾瑪的失落眼神,彷彿都聽見了心碎的聲音。她對達斯是全心全意,但達斯對她卻不是,達斯是她的「唯一」,但她只是達斯的「之一」。甚至達斯還提出兩人可以談玩票性質的戀愛就好,他坦白說兩人可當性伴侶,但若要他只專注於艾瑪一人,他沒法做到。

聽到這裡,或許有人會把達斯當成渣男看待,但無論你認不認同達斯的愛情觀,大概都不能否認他很誠實,他並沒有欺騙艾瑪,假裝自己能給出艾瑪想要的,他很清楚表達自己對這段關係的期待。

現在就看艾瑪如何接招了,而艾瑪沒有答應。

▲(圖/截自《One Day》臉書)

這反映艾瑪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愛情是什麼,她不只要「激情」與「親密」,她更要一段有「承諾」的關係,是對方願意跟她一樣委身與投入的關係。如果對方做不到這點,那就算自己再愛對方,她都知道這不是適合她的對象,她不會犧牲自己的需求來討好配合對方。這裡頭,其實有著她對自己的珍惜與尊重,而她也需要愛她的人,給予同樣的珍惜與尊重。

而我覺得在關係中最能反映珍惜與尊重的元素就是「承諾」。「承諾」最表面的意思,是指「交往」或「結婚」,但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一個人對於關係的投入意願程度。「承諾」越高, 代表投入意願程度越高,代表當關係遇到挑戰與困難時,他比較願意想辦法去解決問題,而不是逃避問題,甚至當他愛上別人的時候,他願意先面對與你的關係,而不是私自選擇出軌處理。「承諾」是他把關係視為「我們」,願意用「我們」的視野看待問題,而非僅用「我」一人的角度思考問題。

這幾年,我常和學生談「承諾」對於關係的重要性,這意思不是要大家以結婚為前提談戀愛, 結婚或許對很多情侶來說還是很遙遠的事,但這不表示如今的關係中沒有「承諾」的議題, 而我也發現許多情侶對於彼此的「承諾」程度感到陌生,他們不確定對方願意投入在關係中的心力有多少?不確定當關係遇到困難時,對方是否會願意一起努力面對難關?

如果彼此「承諾」程度落差太大,關係自然難以維繫,但問題來了,當你不知道對方對關係的投入意願,你要如何與自己的投入意願做核對呢?沒有核對,關係就容易落入模糊地帶, 自己的心思更容易處於不安。

對我來說,「承諾」高低不是問題,但清不清晰才是問題。

達斯對艾瑪的關係,「承諾」很低,但至少他說得很清楚,也是因為如此清晰,艾瑪才能與自己的態度比對,讓她有機會做出自己的決定。

你知道你愛的人,或是愛你的人,對於關係的「承諾」有多少呢?而知道這事的重點,不在於對方的態度如何,而是接下來,你要回答自己的問題:「這是我想要的嗎?」

艾瑪知道自己的答案,她為自己想要的愛情負責。還要好多年後,達斯才懂如何回應艾瑪想要的關係。雖然戀人沒當成,但艾瑪與達斯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就算他們各自談了戀愛,但彼此似乎還是最懂對方的人,在他們低潮的時候,彼此的聲音仍是最溫暖有力的打氣筒。

直到達斯迷失了他自己。

意氣風發的達斯,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中漸漸改變,酒醉金迷的花花世界,痲痹了他的心, 不僅選擇了膚淺的愛情對象,自己也像失去靈魂的人,變得驕傲自大,說話刻薄輕挑。

那年,好久沒見的兩人,難得有機會碰面吃飯聊天,沒想到達斯整晚心不在焉,眼神左顧右盼,要不然就是講沒幾句話就藉故離席,讓艾瑪不停在餐桌上空等,甚至他還跟別桌女客人調情起來,這些舉動,都讓艾瑪感到極不被尊重。但更令她難受的是,好不容易等達斯能好好坐在位子上,聽自己說話的時候,他的神情也一副不感興趣,而且還說笑似地貶低了艾瑪選擇的中學老師工作。

「人們不是都說,沒能力的人才去當老師嗎?」達斯一臉輕浮的模樣說。

生氣的艾瑪,聽完當場走人,她根本不想花時間在不懂自己的人身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達斯追出了餐廳,希望艾瑪原諒,艾瑪確實回頭了,她朝達斯走來,達斯笑了,以為自己的罪就要得到赦免,但艾瑪抱著他,哭著對他說出這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詞:「我愛你,但我不喜歡你了。」(I love you, but i don’t like you anymore),說完她轉身離開,留下錯愕又失落的達斯。

這話像是艾瑪對這關係的分手宣言了,兩人從此多年不見。

▲(圖/截自《One Day》臉書)

要如何解讀艾瑪的話呢?我還是會用愛情三元論來說。艾瑪說的「我愛你」,像是指愛情裡的「激情」,她知道自己達斯仍有熱情,她知道達斯依舊牽動她的心思意念,艾瑪完全不否認這點,但是有「激情」不夠,艾瑪已經不喜歡達斯了,這裡的「喜歡」,像是指關係裡的「親密」, 因為達斯已經無法再給予艾瑪心靈上的親密之感,他不是過去那個懂她、願意守護她價值的人,現在的他,表現像個自顧自地說著浮誇言語的自私混蛋。

艾瑪的心很痛,但另一方面來說,她知道自己得要放下這段關係了,對方已經不再是能滿足他「親密」需求的人。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再一次,她沒有委曲求全,她尊重自己的需求,也讓對方知道,她不會輕易放棄自己所看重的價值。

說出貶低對方的語言,往往是最傷害關係的行為,關係不是拼出誰高誰低、誰贏誰輸的比賽, 它需要滋養的語言,而非競爭比較的語言。達斯的輕率言論,破壞了兩人的關係,更精準說, 他破壞了兩人之間的「親密」,而那正是艾瑪最渴求的東西。

「激情」、「親密」、「承諾」,你追求的愛是哪一種呢?在這三元素上,你的愛情關係又呈現何種面貌?《真愛挑日子》提供我們很具體的參考。

愛情三元素,提供我們一種觀看愛情的視野,可用它來檢視自己對愛情的期待與需求,也可用此去了解對方的期待與需求。但請記得,我們無權決定對方想要什麼樣的愛情,也許他想的跟我們很不一樣,而這時我們更要做的,就是好好去了解對方,然後問自己,這是否也是你想要的?

是或不是,我們都學習勇敢為自己的決定負責,就像艾瑪一樣。

 

文/黃柏威

本文出自《影癒心事》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