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先道歉的人,不一定最珍惜這段感情

▲道歉多難,要用好多日子,讓對方真正感覺到歉意。(圖/Shutterstock)

我非常討厭冷戰。(話說回來,有人喜歡嗎?)

如果有任何不愉快,我寧可兩人大吵一架把話說開,不留隔夜仇,多舒暢。

有人說冷戰其實是讓彼此冷靜,不說傷人的話。我卻覺得冷戰本身就是種最深刻的傷害與凌遲。在那樣的沈默與視而不見之中,所有的情份都顯得單薄而無用,每每要動起放棄的念頭。

偏偏,我有個擅長冷戰的伴侶。

很久以前,忘記從哪看到一句話,大意是說,先道歉不是因為我有錯,而是我珍惜這段感情。

想想挺有道理的。之後一吵架,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再說(反正,我錯的時候居多),卻一點用處也沒有,反而似乎讓伴侶更不高興。

我反躬自省,是道歉時態度不夠誠懇?還是應該要再更裝可憐一點?需要適時補幾滴眼淚嗎?

在好幾次先道歉卻被視而不見之後,我忍不住生氣了,說,我是因為很珍惜這段感情才道歉,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伴侶面不改色,只答:「用這種心態道歉,任誰都不會想接受。」

「妳根本不是真的認錯想道歉,妳只是想:『我都道歉了,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別再讓我承受冷戰的壓力了』」

一針見血,戳得我啞口無言。

原來我一直搞錯重點,道歉的關鍵是心態,而不是態度。

有時爭吵磨合真的很令人厭倦,專家們教導要聆聽對方需求、換位思考,但案發現場總是一再失去理智,心裡疲憊地想:你嫌我工作不夠累嗎?為什麼連這點小事都要跟我不開心?

也因此,有了任何齟齬也只想用最快速的方式解決。因為,「我很忙,我有很多事情要煩,少來干擾我」。

於是道歉成為一種協商工具,用來換取太平日子的手段;道歉不是為了讓對方原諒,不過是想讓自己好受一點。況且道歉的成本這麼低,還不需要拼命去做些洗心革面的舉動。

當道歉不是真心想求得原諒,它便成為一種勒索:勒索對方的笑臉與溫柔。勒索不成立刻反擊,用更冷漠的聲調問「你到底還要我怎樣?」你不讓我好過,那我也要令你痛苦。

其實我們從來都知道對方希望我們怎樣,但就是不想去做、懶得去做,又或者做了卻滿腹牢騷。現在想想,每次講出「你到底要我怎樣」的自己,臉上的表情恐怕非常激怒人吧。

後來想,真正的道歉並不是一聲「對不起」或者一個擁抱,它可能更綿長更無形,是每一天多一點寬容,每一次溝通多一分虛心;忍不住想翻對方白眼時,多記起一絲愛意;累到想背對整個世界時,仍記得留下一隻耳朵聽他說。

道歉多難,要用好多日子,讓對方真正感覺到歉意。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