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什麼叫做浪費時間?做不喜歡的事就是!

Share

畢業後多年,受大學老師邀請,回去與學弟妹分享這幾年在性別議題上的觀察。看著大一大二的他們,發覺自己已比他們多走了十年,而那個啟蒙我的地方,我始終覺得感激。

Advertisement

雜食動物的吃到飽

大學讀人文社會系,在以理工科為主的學校,或崇尚科技與財經的台灣,都是相當突兀的存在,但我一直喜歡得理直氣壯。

記得高中時第一次從班導口中聽到有「人文社會系」,心情像是中獎般雀躍,她覺得那很適合我,我自己也這樣認為。一直都是好奇寶寶的我,無法在某一特定領域深蹲久待,反而喜歡到處看到處學,當找到不同東西的相似之處,用自我的邏輯串連起來時,就像發現一塊新大陸一樣興奮。所以揉合了人類學、社會學、歷史、哲學、文化產業等的人文社會系,實在太適合我這種雜食動物,像吃到飽自助餐一樣,任我選擇想修的課。

多數人選科系,都不免考慮到畢業後的職場發展,但我永遠記得高中一位成績名列前茅,可以輕鬆考到法律或財經的同學,卻選擇了法文系,大家都驚訝她怎麼這麼做?她帥氣回應:「人生這麼長花四年學我喜歡的東西應該很合理吧

沒錯,我們都沒發現,其實花時間做不喜歡的事,才是真正的浪費時間。

我在人社系的四年,非常值得。雖然許多課的內容都忘了,但一直記得這個系開啟我思想上的光亮:第一次意識到「女生晚上不要太晚回家」背後藏著的性別問題、和同學讀著張娟芬的《殺戮的艱難》討論死刑、親近土地認識台灣糧食問題、學習從符號的意象看文學,每個議題都是新穎的,從前就在生活裡,但是一直沒看到,我像開了天眼,興嘆原來還可以這樣剖析世界。

它教會我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問題,社會案件發生時,錯誤不單單只在個人,背後有其綿長交織的生長脈絡,整個社會可能都有一份責任。於是擁有一雙理解並寬容的眼睛,試著看見一群人的苦,整個社會的難,真實人性的不易,心底就越發冷靜而溫柔,知道憤怒的責怪只是自我無力的投射,無益我們一起變得更好。

這份能力在後來的工作上,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當我帶著志工進到柬埔寨,我能用人類學探索田野的角度,去探索社區的文化脈絡,了解他們現在為何這樣生活、那樣工作,看見我們的差異之處使我打開眼界,知道世上有千百種生活方式,不是只有台灣的一套標準,不是為了把他們變得跟我們一樣而來此服務,而是讓彼此在過程中都成為更加寬廣的人。

後來當我失戀了,也是用這套方法帶自己走出困境,回過頭去看原生家庭對我的影響,自己的成長脈絡到底怎麼樣,中間隱藏了哪些恐懼與悲傷,是我一直壓抑而無法意識的。討厭自己的負面情緒依舊會有,但同時也藉由這個路徑,展開自我的內心,發覺問題的源頭是什麼,從那裡開始往前走。

多年後依舊覺得這個大家不知道在幹嘛的系,教會了我很多,是我最喜歡的系。

讓喜歡成為理由

人社系的孩子都有個困擾,常常被問:「讀這個要幹嘛?」「畢業後可以做什麼工作?」我一直覺得這個問題滿無聊的,我讀就是因為我喜歡,這就是全部。

單純喜歡可以是理由嗎?我覺得完全可以。因為光是喜歡」,就是一種天賦你喜歡你所喜歡的別人卻沒有這樣你就比別人多了動力去行動鑽研創造這是誰也拿不走的能力就在你的心裡頭

我的男友在學生時期不愛念書,上課總是偷聽音樂或睡覺,但當他接觸到喜歡的攝影領域時,卻變得勤於學習,每天工作後還是主動找器材資訊,看影片學剪輯技巧,因為多是來自國外的資料,以往不愛的英文也自動變好了,「喜歡」這個動力把他往前推了好大一把。

另一位朋友想學商管,卻被家長逼著去讀電機,過程中痛苦無比,最後還是因為蹺課太多、學分被當而退學了,父母發現自己的錯誤,承諾不再逼迫他,他也發誓這輩子不再浪費時間做不喜歡的事,即使有人阻擋也一樣。

你不可能全部的選擇都符合每個人的期待,也不要滿足了所有人後,卻剩自己覺得委屈。在講求功利、效用的現代社會,人們往往會互相質疑對方的選擇夠不夠好,而那個「好」常常必須與地位、財富相關,但我想要的好,卻是我所喜歡、心甘情願,做起來不覺得浪費生命,能真正感到充實快樂的。

印度聖哲薩古魯曾說:「如果有全然的清晰,就不需要勇氣,因為清晰會帶著你走。」那清晰代表的不是精算利益的分析,而是強烈的喜悅感受,那會一路指引著你,知曉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要走到哪裡去。

請讓喜歡成為你選擇的理由不用害臊不必抱歉這個生命是你的只有你有權掌控別人有他自己的每個人喜歡自己的人生就好

文/曾彥菁Amazing

本文出自《有一種工作,叫生活》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