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密絲飄/越是容易受傷 就越要懂得保護自己

▲一直想著看清別人的我們,最看不清的也許是自己。(圖/截自推特)

最近有齣很有意思的日劇,叫《不知道就好的事》。

女主角凱特從小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跟母親相依為命,一日母親突然心肌梗塞,臨終前告知女主角父親的名字,原來,她的父親是曾經轟動社會的殺人犯,然後,現任男友以「我不想將來的孩子身上有殺人犯的基因」為由跟凱特提出分手,而凱特意外發現被自己以「沒有上進心為由」甩掉的前男友,才是那個早就知道自己身世、甚至為自己放棄了事業的好人,於是,她和前男友再度陷入熱戀,可是阿,前男友早已結婚生子,換言之,凱特成為了第三者。

戲還沒播完,但我忍不住在想,說不定最後會發現,凱特的生父根本不是那個殺人犯,年輕時我會覺得這是「藉由一場意外看清周遭的人」,但現在卻覺得,看那麼清做什麼呢?如果沒有這件事,說不定凱特和現任男友早就結婚生子,而前男友即使看似犧牲重大又如何?愛著一個女人、卻與另一個女人結婚生子,好像也沒高尚到哪裡去嘛。

一直想著看清別人的我們,最看不清的也許是自己。

因為看清自己實在是件很痛苦的事,就像站到那種有放大效果的鏡子前面,毛孔細紋清清楚楚,妳真的想看清嗎?其實我們都只想開美肌而已。

我有個朋友曾經和一位男士交往,有次她在對方家,發現對方電腦裡有個上鎖的資料夾,女人在這種時候第六感都很驚人,第一次密碼她猜對方生日,錯了,第二次她猜對方車牌號碼,成攻解鎖,結果裡頭是男友的自拍性愛影片,女主角則有對大胸部,畫質不是很好,最清楚的就是兩坨又大又白的肉激烈的晃來晃去。

畫面實在太震撼,從此她對這段戀情充滿懷疑,不明白對方為何看上她這種貧乳分子,又想搞清楚那女的是誰,開始想偷看男友手機、破解男友FB,終於被逮到後,她也不想承認自己曾看過那部自拍性愛影片,只推說自己沒安全感,當然最後就分手了。

至今已經過去六、七年,有次我們聊的深了,她說現在只要看到豐滿女子穿著V領衣服,腦子裡立刻自動回撥當年看到的乳波蕩漾,我忍不住問她:「妳覺得這算是PTSD嗎?」她說她不知道,曾經她也想過是否要求助精神科,可總是覺得羞於啟齒,我說我不明白,這件事有什麼好害羞的呢?她想了一想,很誠實的跟我說,其實頭先幾年這症狀沒那麼嚴重,是這幾年才變嚴重了,「我後來知道那男的結婚生孩子了,過的很幸福,每年情人節還會送禮物給老婆,我有時在想,如果我沒有手那麼賤去偷看他的電腦,會不會我們就結婚了?」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不過,等等,她是怎麼知道前男友已婚而且婚姻幸福?她答:「我偷偷GOOGLE他,找到他的FB。」GOOGLE昔年的對象,是前中年女子的一種集體毛病,年輕時我們能夠堅定的拒絕某些男人,是因為深信自己值得更好的,但是後來遇見的對象只有每況愈下,才懊惱年輕時的我們太過驕傲。

瞧,原來我們一再受傷的原因,是因為改不了玩火的壞毛病。

兩性作家界很喜歡勸讀者不要做窺探另一半的事,老派一點的,告訴妳那樣沒用,因為男人喜歡溫柔包容、懂得信任的女子,不會喜歡潑婦,新派一點的,強調女人要有自尊、要有自信,別追著男人跑、而是要讓男人追著妳跑。

可其實,人真正需要的是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容易受傷,就別把自己推到風口浪尖,知道自己容易放不下,就別輕易提起那麼多東西,有些事知道也無用,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知道。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