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葉揚/給在愛情中感到迷惘的你

Share

她抹掉我的愛,只好分手了

Advertisement

羅比小班的時候,喜歡過一個女生,那場愛戀,基本上跟賞鳥行程差不多。

小雅坐在他旁邊,我問羅比:「你是不是喜歡小雅?」
每次講到她,總裁都會轉移話題。
但身為未來的婆婆,我為人可是很敏銳的,我為什麼知道羅比喜歡小雅呢?
因為某天羅比抱怨說:「小雅吃飯都不好好吃,一直玩自己的頭髮⋯⋯」
我:「那又怎麼樣?」
羅比:「我覺得,她這樣很丟我的臉。」

#總裁你這樣說就是愛得很深啊

每天放學,我都一直猛問羅比關於小雅的事。
我:「羅比,今天小雅過得怎麼樣?」
羅比聳肩:「她,她還是一樣啊,都不好好吃飯,吃得很慢。」
我:「那你覺得小雅漂不漂亮?」
羅比:「⋯⋯還好。」
我:「欸,羅比,你說一下嘛,你覺得小雅哪裡最特別?」
羅比想了一下,突然瞪大眼睛說:「小雅,她全身都貼防蚊貼片,她超特別的!」

#特別的愛給特別的妳

當那個皮膚白白的小女生來學校時,羅比會拉拉我的衣角,然後說,「媽媽,小雅來了。」
我說:「那,你快去跟小雅講話啊?」
羅比就會搖搖頭,繼續賞鳥。
我要是主動提議:「不然我幫你,小雅!早安!」
羅比就會說:「妳不要這樣⋯⋯妳不要瘋狂⋯⋯」
我記得羅比的那一整年,就是一直碎碎念:「小雅今天綁,綁頭髮⋯⋯」

#別的男同學都已經把小雅團團圍住了

講一個題外話,身為職場媽媽,我有時候會滿自卑的,當我發現別的媽媽做的便當很漂亮,然後我只給羅比帶一個菠蘿麵包,或是有時候因為工作,來不及參加羅比在學校的活動。

有天我問羅比:「還是媽媽不要上班,你覺得這樣是不是比較好?」
羅比:「我覺得還,還好。」
我:「那你覺得怎樣好?」
羅比:「妳不要上班,我也不要上課,這樣才是最好。」

#一針見血我醒了

不過,那愧疚的心情還是時不時會冒出來,我偶爾還是會問羅比:「羅比,媽媽因為工作,都不能去你的活動,這樣,可以嗎?」
他這大哥倒是一派輕鬆:「妳要上班,因為妳要,妳要當個有用的人!」

#謝謝你喔
#總裁果然是資方代表
#用資方的方式灌迷湯

然後日子就這麼搖搖晃晃,一天一天過去,羅比換了一個幼兒園,升上了中班。
新的學校裡沒有小雅,羅比似乎開始喜歡一個小女生,比他高一個頭,有平瀏海。
去玩具店的時候,我的兒子會特別想要買一個玩具給她,羅比會說:「今天買玩具,要買一個給香香(化名)!」
但總裁還是有非常總裁的部分,當我問:「喔,那你想要買什麼給香香呢?你要不要好好來想一想?」
總裁就搖搖手嫌麻煩地說:「妳去買就好,妳是女生,妳,妳去幫我挑一個好的⋯⋯」

#好吧讓我來當個有用的人

我們挑了一個給小朋友玩的泡澡球,隔天要送給香香。
我一直密切觀察羅比要怎麼送給她。
然後我就看到總裁在教室的角落,看看四下無人,神秘兮兮地用毒品交易的方式塞給對方。
香香看了一眼沒說什麼也就收下,接著放進書包裡。
我向羅比招招手,羅比跑了過來。
我:「你送香香禮物,你要跟香香解釋說那是什麼啊?」
羅比點點頭走過去,當著所有同學,面露瀟灑地說:「我給妳的,那,那是泡澡球,你不會用的話,可以找我!」

#總裁直接起來也都不害臊
#希望化名有用香香父母不會循線找到我

前幾天,羅比回家後突然說,「媽媽,今天我親了香香。」

聽到這個我簡直慌了手腳,「什麼?你說什麼!爸爸,爸爸,你快點來,羅比說,他說他親了香香!」
彼得倒是很沉著,問出關鍵問題,「你親她哪裡?」
羅比害羞:「⋯⋯額頭。」
我:「那你什麼時候親她的?」
羅比:「睡,睡午覺之前⋯⋯」
我:「那她有怎樣嗎?」
羅比:「香香,她就是把我親的地方抹掉⋯⋯」
彼得:「她什麼都沒有說嗎?」
羅比低下頭,顯然自尊受損的樣子,「她,她什麼都沒有說⋯⋯」

#不過說到底我們這一家人到底期待對方說什麼呢

我繼續追問:「所以香香就是把你的口水抹掉,然後就去睡午覺了嗎?」

羅比顯然不滿意我的說法,他大聲抗議:「那,那才不是口水,那是我~的~愛~!她把我的愛抹掉,只好,只好跟她分手了!」

#單戀初吻失戀同一天

▲(圖/重版文化提供)

我去學校接羅比時,羅比正奮力地像隻猴子倒吊在單槓上,他問:「媽媽,香香有沒有在看我?」

我注意到香香已經走去別的地方溜滑梯,但我不忍心說出實情,我對羅比說,「有的,她正在另一邊看著你呢。」

本文出自《總裁獅子頭》重版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重版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