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小女孩們還想談戀愛 你們卻說自己恐婚?

▲願你也能守護好這顆柔軟又膽大的少女心,永遠保留愛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愛的能力。不抗拒開頭,也不懼怕結尾。(圖/Shutterstock)

我帶的實習生是個一九九六年出生的小女生,有天一起吃午飯的時候,她忽然問我能不能幫她介紹一個男朋友。

那張如同夏季初荷一般粉嫩的俏臉對著我,半撒嬌半鄭重地說:「我都一年沒戀愛了,好想有個男朋友。」

我險些一腳沒踩穩掉進如同天塹一般的代溝,滿臉黑線地問她:「才一年沒戀愛,就這麼迫不及待?」

她笑吟吟地回答我:「當然了,再不戀愛就老了呀。」

「好想有個男朋友,在加班的時候幫我買一份關東煮,偶爾來接我下班一起去吃火鍋,一起追劇,一起打英雄聯盟,我一個人總是很快被滅,有個男朋友組隊,他就能罩著我,一起笑傲江湖,每個週末都出去找好吃的,手牽著手逛街。」她說著,臉上露出那種神往已久的幸福神色。

我有點吃驚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她平時並不是這副模樣。即便按照傳統獨立女強人的標準來看,她都算得上是一個非常自立自強的女生。加班出差沒日沒夜從來都不叫苦,有閱讀和健身的習慣,還給自己報了英語班。忙歸忙,自我提升從來沒耽擱。

我認識她好幾個月,還從來沒見過她這般小女孩的模樣。於是試探著問她:「是不是最近工作生活不順心,在某個很脆弱的時刻,就想找個男朋友吐吐槽?」

「不是的,」她說,「其實我一個人也過得很好,生活品質高,充實忙碌且多姿多彩,但我就是想談一場戀愛,想把這個狀態很好的自己分享給另一個人。」

不是沒了誰不行,而是有你會更好。

我家小妹妹十九歲那年交了第一個男朋友,跟爸媽攤牌之前,先把他帶出來跟我見了一面。我像所有不能免俗的長姐一樣,各種旁敲側擊百般探詢,試圖從他每一次的對答和每一個小動作裡判斷他是個怎樣的人,對她又有多少真心。

會面結束之後,我跟她一起回家,路上我問:「你可想清楚了?他有那麼多兄弟姐妹,今後的家庭關係肯定很複雜,像你這種心思單純的人,恐怕會吃虧啊。」

她大笑:「我也不是一定要嫁給他啊,就只是跟這個人談戀愛而已,一起上課自習去圖書館,一起騎單車、念英語、穿情侶裝。我才十九歲,離談婚論嫁還早得很哪。」

是啊,她才十九歲。家長里短、茶米油鹽,哪裡是她這個年齡會考慮的問題。就算真的是一不小心傷了情,也自帶超強的自癒力,好得飛快。她的未來還有那麼長,才不會捆綁在某一個男人的身上。說來好笑,能將「談戀愛」和「婚姻生活」這兩個概念分開,好像真的是小女孩的專利。

***

我認識一個馬上要進入三十歲門檻的姐姐,有次在相親的時候,她遇到了一個讓她非常心動的人。那個男人從外表到談吐無一不中她的意,可最後讓這件事不了了之的唯一原因,卻是他不經意中透露的某個壞習慣。

她說:「要是再年輕十歲的話,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愛一場再說,哪怕最後分手了也不遺憾,可是現在早已沒有這樣的心力去冒險、去改變、去享受。兩個人互相打量一眼,不看喜不喜歡,只看合不合適。」

「冒險去愛一個人多累啊,改變一個人多難啊,」她怏怏地說,「還不如我一個人,日子過得也很好。」

人們常說年齡愈大愈難愛上一個人,是因為成熟了知道什麼才是愛。可我卻偏偏覺得,人愈成熟,其實往往愈不懂愛。我們不再相信愛情本身,而過多地依賴猜測和判斷。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那種類似(他愛不愛你,只看……)的感情文章受到大量分享的原因:我們失去了感受愛情的能力,卻又由於恐懼,極力想要去抓住哪怕只是一點能夠證明愛情存在過的證據。當我們談愛情時,我們總是想著未來,想著不冒一絲風險的篤定,想著今後的種種和過去的種種,卻偏偏很少關注此時此刻的甜蜜。而愛情卻往往愈是單一,愈容易長久。嚮往跳一曲雙人舞,卻又總像是怕被踩了腳似的扭扭捏捏、戰戰兢兢。

曾經看過梵谷寫的這樣一段話: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團火,路過的人只看到煙,但總有一個人,總有一個人能看到這團火,然後走過來,陪我一起。

我帶著我的熱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與我的溫柔,以及對愛情毫無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氣不接下氣,結結巴巴地對她說:你叫什麼名字?
從你叫什麼名字開始,後來,有了一切。
這是有點虛幻、有點唯美又有點意外的愛情開頭,只可惜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接受這個開頭的勇氣。

所謂少女心,並不僅僅是嘟嘴撒嬌賣萌發嗲,而是那種坦坦蕩蕩,只想談一場純粹的戀愛的追求。想要把自己充實自由的生活,與另一個人分享;想要談一場純粹的、不問結果也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想要瞭解一個人,想要去愛一個人,想要跟那個人在一起。

很久以前看過法國女作家安娜.戈華達寫過一本書—《在一起就好》,時隔多年,書中的內容已快忘得一乾二淨,卻唯獨喜歡這個書名。只要開始了,在一起就好,就足夠了啊,至於結果,那是上帝的事。

正如我特別喜歡的紀伯倫的那首詩:
愛所給的僅是他自己,他所帶走的也僅是他自己,
愛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愛沒有其他所求,只願成全自己。
但倘若你去愛,就必定有渴望,讓這些渴望是:
融化為奔流的小溪,在暗夜裡唱誦歡快的曲調。
體會出過分溫柔中的苦痛。
讓你對愛的理解傷害到自己,並心甘情願地流血。
黎明時懷著飛揚的心醒來,致謝愛的又一天,
正午時沉醉於愛的狂喜中休憩,
黃昏時帶著感恩歸家。

願你也能守護好這顆柔軟又膽大的少女心,永遠保留愛一個人和被一個人愛的能力。不抗拒開頭,也不懼怕結尾。有勇氣追求,也有底氣接受。

祝你,情人節快樂。

文/陶瓷兔子

 

本文出自《活得漂亮,也要耐髒》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