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所謂感情,就是能有共同話題

Share

2010年我第一次組隊去拍戲,作品名字叫《在路上》,在選演員的過程中,我認識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小玉。介紹他給我們劇組的是我一個特別好的哥兒們,也是他的前男友。因為他讀書讀得很多,看起來很知性,所以試鏡結束後,我們一起去喝了咖啡,聊聊劇本的角色。最後,聊到了我們共同認識的那個男孩子。

Advertisement

我問:「你們之前不是好好的嗎,幹嘛要分手?」
他喝了一口咖啡說:「因為女孩子年輕的時候,需要投資一個有安全感的男孩子,而他畢竟還在事業起步初期,不靠譜。」
我說:「為什麼不願意相信他能夠成就一番事業呢?」
他說:「我願意相信,可是我只有這麼幾年的青春,在最好的年歲裡面還是賭一個靠譜的人吧。」
我問:「什麼叫靠譜呢?」
他說:「至少有點兒錢、有車、有房子吧。」
我說:「這些重要嗎?」
他說:「不重要嗎?」
我說:「和感情比起來不是那麼重要。」
他說:「你還小。」
我笑了一下說:「大叔可以嗎?」
他說:「我反正不排斥。」

我嘆了一口氣,感嘆了一下。的確,我總是會覺得,現在的男孩子很不容易,他們不僅要和官二代、富二代爭奪資源,還要跟爸媽那個年齡層爭奪,最可怕的是有時候還要跟女人爭⋯⋯
我弱弱地問了一句:「你這樣太現實,會幸福嗎?」
他說:「你不是女生,不知道。女孩子一輩子都在賭博,賭一個自己愛的男孩子,搭上自己的全部,然後去相信他會對自己一輩子好,能給自己幸福。而這些,都是物質和生活經驗決定的,這些東西是最重要的。」

其實我的那個哥兒們挺不錯的,英語好,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只是我們這代人,再怎麼優秀,也不會比大叔什麼的更有社會資源,也不會比大叔更有生活經驗。畢竟,我們還年輕,活的日子也沒他們久,大部分的人也沒有父母做超強的後盾,靠自己的雙腳一點一點地爬,雖然很慢,但至少還在前進,只是,前進的速度,怎麼也趕不上這個城市的房價。
聊完後,我默默地改我的劇本去了。
一段時間後,我知道他戀愛了,並且很快地和他住在一起了。找的男朋友十分有錢,呼風喚雨的背景正合他意。偶爾見他面的時候,我跟他開玩笑,說,好在不是大叔。
他也笑笑,說好在還不錯。

接下來的日子,我繼續拍我的電影、上我的課,而他也在幸福中過著日子。一個人確定了另一半後都會在朋友圈中銷聲匿跡一段時間,尤其是異性朋友,你就很難知道他的行蹤。至少,他的苦和樂,也只有那一個最親的人能夠明白,而其他人,都只是像看電影的人,看不到拍電影背後的艱辛和樂趣。
幾個月後,我看到了他發的朋友圈,上面寫著這樣一句話:
終於,我可以做自己了。

我急忙一個電話打過去,才發現他和那個男孩子分手了。我以為是被甩了,後來才知道,是他執意要搬走,給他留下了一個冰冷的房間。
我驚訝地問:「他符合你要求的所有條件,你要的他什麼都能給,為什麼分手呢?」
他說:「我和他沒法兒聊天,完全沒有共同語言。」
接著他給我講了他們兩個人的故事,除了各種狗血之外,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就是他臨走前,洋洋灑灑地跟他的前男友說:「你能繼承你父母的所有東西,唯一繼承不了的,是教養。」

後來我才明白,兩個人完全無法交流。吃飯的時候,這個女孩子和男生聊了很多自己喜歡看的書,而男生卻一直在看著動漫、玩著網遊。女生想要出去轉轉,而男孩子卻執意留在北京,說北京多好啊,為什麼要去那麼多地方?女生因為經濟不能獨立,於是只能聽他、任他。女生的母親來到北京,男生去接,他甚至沒有下車,女生說你怎麼這麼沒教養,而男生卻很好奇,我都來接你媽媽了,怎麼就沒教養了?

久而久之,兩個人的聊天變成了一個人將就另外一個人,生活上一個人遷就另一個人。的確,兩個人在物質上無憂無慮,可在精神上,卻出現了鴻溝。兩個人的話題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思考不在一個節奏。接下來的生活,女生發現自己前所未有的累,這種累,與錢無關,與物質無關。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寫完這個故事,我想起了當時的一個好朋友,他畢生的夢想就是嫁給一個大叔。他的所有戀愛,都是跟比自己大至少十歲的人開始的。直到有一天,他發了一條朋友圈,說自己再也不會喜歡大叔了,因為他們只是把自己當小孩兒。

的確,大叔滿腦子都是公司的事情、房價漲了多少的時候,小女孩的腦子還是今天要買什麼包,明天能不能去淘寶買點兒新的首飾。兩個人無法成為精神伴侶,連交流的話題都變得很少,不知不覺,心也就越來越遠,慢慢地,兩個人的感情也就沒了。

曾經看過英國的聯誼節目《非誠勿擾》,那裡的女嘉賓問來問去就是一個問題:what’s your interest(你的興趣是什麼)?大陸人笑英國人傻,你們怎麼問這麼膚淺的問題,你看我們問的:
「你們家幾套房子?」可是,真正的愛情,不就是雙方能否有共同的興趣,能否有共同的話題嗎?

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和錢沒有太大的關係,而是看兩個人是不是在一個頻道上,不需要刻意地討好對方,不用踮起腳去愛另一個人,更不用覥著臉去搆另一個人。兩個人在一起,舒服就好,聊一些很無聊的話題也不會膩味、乏味才對。就像第一個故事裡面那個女孩子,他告訴我,下次找男朋友,第一個要求就是有內涵,能聊到一起,然後才考慮錢和房子,因為那些身外之物,都可以通過兩個人的努力爭取到,而能不能在同一個頻道,能不能聊到一起去,看的,是緣分。

所以,當歲月沖淡了女性的容貌,時光奪走了男人的財富,剩下的愛,就只能用兩個人內心和思維的高度是否匹配去定義了。當兩個人都白髮蒼蒼,在公園的躺椅上坐著,那個時候,一切浮誇褪去,繁華和浮躁消失,老太太說:「看,那有一隻鴿子。」老大爺看看天,安靜地說:「是啊,牠們白得就像是雲彩一樣,快去餵餵牠們吧。」

文/李尚龍

本文出自《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今周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