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因為不想成為負擔,所以漸漸就不說了

▲原來我也沒有那麼孤單。(圖/Shutterstock)

我按下開關,Damien Rice深沉又痛苦的歌聲隨著大大圓圓的膠片旋轉,充盈著四坪大的房間,夾雜著蠟燭燒出的雪松氣息。

生活變得十分清淡平穩,沒有任何戲劇性的事件發生,沒有挑戰性的任務在挑釁著我的庸俗。可是最近卻時常想起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可能是小時候的回憶片段,或是青春時期的某些臉孔,抑或是某個瞬間的情緒盪漾,所有浮現出的都很零碎,恐怕也拼湊不出一個完整的事件。

但是在每個這樣的莫名感覺消去後,卻都有一股異常的悲傷從胃底翻轉竄進眼眶,好像截至目前為止,這一生所有還沒打開的結,以及以為自己已經跨出去的過往,其實都沒有真正的被放下。

我小心翼翼的說出這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字句,
心驚膽跳的等待對方的回話。

因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容易傷感,有時心裡的確會有很多小劇場和難以向外人解釋的情緒,怕說多了,反而會成為別人的負擔,成為一個太負面的人。

他聽完後說:「有時候我也會這樣,會想起從前的那些人和事,有些是快樂的有些不是,但是就跟你一樣,那些畫面消失之後,就會有種莫名的悵然若失。」

我深呼一口氣,
放心的承接和自己相同的不安,
原來我也沒有那麼孤單。

我們習慣晚餐後在附近的巷弄漫無目的的散步,月光雖然沒有溫度,但依然能夠療癒人心,花草也會隨著晚風的吹拂輕聲細語著,所有白天的喧鬧都在月色下塵埃落定了,就算天空中的雲成了像是被撕開的棉花糖,但看起來卻也更加柔軟好嚥了。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