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共同成長的朋友,才能天長地久

▲(圖/Shutterstock)

大芳和小穎是大學同學,兩人在學校的時候關係就不錯,畢了業又一起到北京打拚,合租了一個小房子,進了同一家雜誌社,不說是相依為命吧,至少是同甘共苦,兩個無依無靠的女孩在北京這個大城市裡互相幫助,抱團取暖。

有一年新年,跨年夜,大芳和小穎爬上樓頂,看著滿天的煙花,許下新年願望。在節日的歡慶氣氛裡,兩個女孩歡呼雀躍地喊著:我們要成為有—錢—人。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年假以後,她們供職的雜誌社因為經營不善面臨停刊。雜誌社有兩條路可走:解散或者改制。在紙媒愈來愈難做的趨勢下,很多人不願意再堅守這個行業,大家一擁而散,各謀出路了。誰也沒想到,在這種時候,大芳竟然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她憑藉內部員工的優惠政策,把雜誌的部錢的面分項目和廣告業務代理了下來,同時做自媒體,線上線下同時發展業務。

大芳動員小穎一起幹,思量再三,小穎還是決定跳槽,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接下來的一年裡,她們各自走上了不同的路,小穎朝九晚五,大芳開始創業,再後來她們都遇到了自己的意中人,結了婚,相繼搬出了合租的房子。

兩個好朋友從此分別住在了這個城市的兩端,忙起來半年也見不了一面,只能打電話說說各自的情況。大芳的事業起起落落,有時略有起色,有時又跌入低谷,一直在辛苦堅持著。小穎貸款買了房,過著緊巴巴的房奴生活,兩個人常常在電話裡唏噓感歎,抱怨「長安米貴,白居不易」,互相鼓勁加油。

日子一天天過去,小穎懷孕,當媽後一心盡在孩子身上。大芳也突然有了好運,找到了一個非常靠譜的合夥人,接連不斷地開發了幾個大客戶,公司賺了錢,逐漸有了規模。她自己都有點兒沒反應過來,就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小穎應邀參觀大芳的新居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芳買下了近二百平米(約六十坪)的樓中樓,樓上樓下裝飾一新,是她那間狹小逼仄的居室完全不能比的。

小穎突然覺得跟不上好朋友的節奏了,她不明白,同住在出租屋裡,敷著十塊膜,吃著糖炒栗子,躺在床上暢想未來的兩個窮丫頭,怎麼有一個突然就變成有錢人了呢?住著樓中樓,開著奧迪車,手指上的大鑽戒在她眼前晃呀晃。大芳再次誠懇地邀請她加盟,放開手腳一起大幹一場,她還是婉言謝絕了。她看不慣大芳那副暴發戶的嘴臉,找了個藉口,匆匆告辭。

晚上,小穎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失眠了。她記得幾年前她和大芳一起對著夜空大喊,要成為有錢人,如今人家真的成為有錢人了,她還在原地踏步。小穎的眼淚簌簌地落下來,起身找到手機,把大芳拉進黑名單。都不是一個階層了,還自欺欺人地做什麼朋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