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醫治失戀就要「開始下一段戀愛」?創作女王榛生:那個人要值得妳去愛

▲該用怎樣的忍耐,才可以不被失戀摧垮,可以自己一點一點地,默默地重塑金 身? (圖/Shutterstock)

在他關上門走出去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經飛速無聲地碎裂成了片片,重被吸進失戀的氣旋中。她的一切快樂與不快樂的始源,她作為一個女人的最深刻的一段愛情,已經片瓦不存地被他吸走,蒸發,變成氣態,最後湮散。

該用怎樣的忍耐,才可以不被失戀摧垮,可以自己一點一點地,默默地重塑金
身?

沒有辦法,真的沒有任何辦法。挨著時間,行屍走肉地過日子。大概絕食三天
後,路過學院的食堂,飄來魚片粥的味道,萱冠不顧風格地跟大一大二的學妹搶飯。

一大碗粥,坐在食堂的塑膠椅上吞完。抬頭看到周圍的人都在看她。看一個學姐,一個甚至是太多人偶像的學姐,怎樣大口吞嚥著食物又大滴流著眼淚,最後這一碗粥幾乎被眼淚稀釋成了兩碗,她全吃完。

就是這樣挨著,挨著。忽然有一天,萱冠發現她做夢後沒有再悲傷。她正式地跟自己說,最後完整地想他一次吧。於是她把他的好全記起來了,再把他的壞也記起來。她拉開窗簾,讓外面的光透進來,她拔掉死去盆栽的屍體,把土倒在平鋪的報紙上,一塊塊捏碎,然後出門去買了一棵新的多肉植物,種好,用吸管一點一點地澆水。幹完這些後,她忽然想到最噁心的一件事,是的,這件事她剛才忘記想了。他讚美她衣服的蕾絲漂亮,為了不和她分手,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討她的好。

一個男人如果不是精明於女性的種種,怎麼會把一件女人衣服形容得這麼細緻入微,把一份感情建設在一件衣服這麼輕薄的基礎上?是的,那件蕾絲裙子,是從英國古著店購得,據說,僅下襬那一段並不複雜的蕾絲花邊,就要一個熟練的女工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去完成。

其實他只需要說,妳這條裙子很漂亮,便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