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醫治失戀就要「開始下一段戀愛」?創作女王榛生:那個人要值得妳去愛

Share

在他關上門走出去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經飛速無聲地碎裂成了片片,重被吸進失戀的氣旋中。她的一切快樂與不快樂的始源,她作為一個女人的最深刻的一段愛情,已經片瓦不存地被他吸走,蒸發,變成氣態,最後湮散。

Advertisement

該用怎樣的忍耐,才可以不被失戀摧垮,可以自己一點一點地,默默地重塑金
身?

沒有辦法,真的沒有任何辦法。挨著時間,行屍走肉地過日子。大概絕食三天
後,路過學院的食堂,飄來魚片粥的味道,萱冠不顧風格地跟大一大二的學妹搶飯。

一大碗粥,坐在食堂的塑膠椅上吞完。抬頭看到周圍的人都在看她。看一個學姐,一個甚至是太多人偶像的學姐,怎樣大口吞嚥著食物又大滴流著眼淚,最後這一碗粥幾乎被眼淚稀釋成了兩碗,她全吃完。

就是這樣挨著,挨著。忽然有一天,萱冠發現她做夢後沒有再悲傷。她正式地跟自己說,最後完整地想他一次吧。於是她把他的好全記起來了,再把他的壞也記起來。她拉開窗簾,讓外面的光透進來,她拔掉死去盆栽的屍體,把土倒在平鋪的報紙上,一塊塊捏碎,然後出門去買了一棵新的多肉植物,種好,用吸管一點一點地澆水。幹完這些後,她忽然想到最噁心的一件事,是的,這件事她剛才忘記想了。他讚美她衣服的蕾絲漂亮,為了不和她分手,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討她的好。

一個男人如果不是精明於女性的種種,怎麼會把一件女人衣服形容得這麼細緻入微,把一份感情建設在一件衣服這麼輕薄的基礎上?是的,那件蕾絲裙子,是從英國古著店購得,據說,僅下襬那一段並不複雜的蕾絲花邊,就要一個熟練的女工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去完成。

其實他只需要說,妳這條裙子很漂亮,便足夠了。

有些人就是喜歡畫蛇添足,有些感情也是。
萱冠分手的理由,在他看來是很神經質的吧,因為他誇獎她衣服上的一段蕾絲很漂亮,她居然怫怒,甩了他。隨他去吧,萱冠想,不了解女人的男性,不是他們愚笨,恰恰是因為他們太自作聰明,從來就沒有想過好好地了解女性。

如此這般,萱冠終於明白,要從一段失戀中走出來,最好的方法是開始下一段戀愛。但一定要保證,下一段戀愛的人,是值得妳愛的。

好難啊,但讓我再試試。萱冠想。

電話響,是導師。「今天忙嗎?晚上可有空?出來走走。」

萱冠人漂亮,所以運氣好,總是前一段戀情剛結束,後一段馬上遞補。迅速回憶一下導師的長相、身高,過度掩飾的羞澀,深藏不露的悶騷,是什麼讓導師發出這樣的邀請?人類真是奇怪啊。

萱冠回答導師。「明天吧,天亮以後可以看清楚我,也看清楚自己。」對著年長自己十三歲的前輩說這種話,顯得自大得不得了。但是對方寬容地呵呵笑了,說好,說明天清晨出來,其實他只是想告訴她論文有好幾處寫得很好,想同她喝杯酒,她寫出了他許久想寫而沒寫的一個概念。

這是導師這種男性追求女孩子的特色嗎?
還是,根本只是認真的學術探討?
萱冠鑽入互聯網:「水瓶男研究」、「AB性格男揭祕」、「男生主動約妳談正
事怎麼破」、「他有多喜歡我」……線上求助。眾多回答中,有一句話好像一聲警鐘響起,那個人問:「妳首先問沒問過自己,妳喜歡他嗎?」
萱冠沒有決心說不喜歡,也沒有膽量承認喜歡。

「這樣的話,找到幸福的路要難多囉,人嘛,總應該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再去找。」

多麼簡單的道理。

導師在第二天早上跟萱冠在食堂碰面,說昨天晚上有些冒昧,希望萱冠不要介
意,但週末有一場音樂會……
看來,萱冠真的又遇到了追求者。
但萱冠說,週末,我要回家看望父母。
萱冠依然相信醫治失戀唯一有效的方法是開展下一段戀愛。
但是,她沒那麼急了。
或者說她可以在焦慮之中學會忍受,學會慢下腳步等一等。
等的不是別人,等的是自己。那個急性子卻又慢吞吞的自己。

文/榛生

摘自/《沒有星星,夜不滾燙》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