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同理心就是,不輕易說「我能體會」

▲同理心雖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不用簡單的言語假裝自己能同理。(圖/Shutterstock)

近來有個好友轉換工作跑道開始跑新業務,原本說好會全力相挺的老客戶,卻一一已讀不回。加上要適應新環境,處理許多不熟悉的事務,讓他非常疲憊。

想來是十分苦悶吧,他常常向我傾吐日常大小挫折,我自知幫不上什麼忙,也不想一味鼓勵反而造成更大壓力,只能拍拍他,告訴他我能理解、我能體會,希望讓他感覺自己並不是孤軍奮戰。

然而這似乎安慰不了他。我索性單刀直入問,在這種時候,我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答案出乎意料。他說,妳可以聽我講,可以簡單的點頭,但不要說「我能體會」。

「因為妳不是我,妳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心力培養老客戶的信任感,所以妳怎麼可能有辦法體會我的失望?」他說,「在這種時候講『我能體會』,會讓我感覺自己的所有努力根本就不算什麼。」

我承認,第一時間我有點不滿。那到底要怎麼回答才好呢?安慰人本來就是極困難的事,比自己去經歷那些還困難,因為你必須盡快同理他的感受,想開導兩句又擔心像在說教。

想了很久,還是沒有答案,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做得不好。

前幾天,我打算去市場買祭祖用的水果,遂傳訊問住同一棟樓的老友,是否需要代買什麼?

老友答:「不用喔,提水果很重了,我下班再去買就好。」

這是一件極小極小的瑣事,短短兩句對話,卻難得溫暖。後來幾天,我一直在想這件小事,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我們常講的同理心,它不是用旁觀者角度猜測對方的辛苦,而是,感覺了對方的感覺。

就像,我只是說要去買水果,她立刻就能感覺我將負荷多少重量。

感覺對方的感覺,無法靠惡補或學習,能同理,無非得經過重重歷練,把這世間千山萬水酸甜苦辣都摸過一遍,而歷練又不把心底溫柔給磨蝕掉,才有辦法再多感覺一點對方的感覺。

如果,當有人向我們傾訴,我們卻因為亟欲安慰而說「我能體會」,不過是偽裝誠懇傾聽的姿態,豈不讓對方承受的一切顯得廉價;「我能體會」講得太過輕巧,反倒對那些苦難失去了尊重,可能是比漠視還大的傷害。

於是,同理心雖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不用簡單的言語假裝自己能同理。在很多時候,也許認真的傾聽遠勝於一切安慰。

我們人,一個頭一雙手一雙腿,誰有能耐真把世間酸甜苦辣全摸遍?靠著無非是認真聽故事,聽進一個人生命的肌理,一點一滴慢慢地摸清那盤根錯節的心結的來龍去脈,才有辦法再多感覺一點,他從來說不出口的感覺。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