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我從來沒有忘記你,在你離開後的日子裡

▲如果當時你沒走,如果當時我挽留,是不是結局就會有所不同,是不是愛過的你就能跟我一起到白頭?(圖/Shutterstock)

我認識馮含的時候,他剛剛分手,和一個他當初認為「差不多」的女人。
馮含喜歡那首《現在我很幸福》,尤其是裡面的那句「我要如何,愛他像愛你那樣義無反顧」。
丁一落是馮含最愛的女人,從沒變過,無論後來他又遇見了誰。

當年分手的原因,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女孩兒想嫁,男孩兒未娶」。
他們在一起的四年和很多情侶一樣,哭過鬧過動手過,中間也是分分合合,該經歷的都經歷了。用馮含的話說,他人生中絕大部分的「第一次」全都給了丁一落,而那些,是任誰都抹殺和替代不了的。
馮含在和這個女孩兒的戀愛裡學會了好多東西,浪漫、知足、分寸、包容……
可是兩個在現實中相愛的人,還是要面對更多更現實的人生。

他們倆都是山東濰坊人。
在一起的第四年,馮含要去北京,丁一落說跟他一起。
丁一落說想結婚,然後兩個人踏踏實實地一起奮鬥。馮含拒絕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人在面對女人結婚請求的時候,都會倉皇而逃,即使他很愛她。
「我們現在沒錢沒房沒多少存款,剛到北京人生地不熟,我們再等等吧。」
呵,老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