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是一個人能對另一個人做的最大奉獻

Share

可能是我的三觀太正,我始終不能理解在戀愛中劈腿的人。見到的愛情裡的不忠越來越多,竟然會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三觀有問題。
不愛了,就坦蕩直接地說再見,不好嗎?
人心變了,就接受那種不受控的改變,別再傷害依舊愛著的那個人了,不好嗎?
愛,是一個人能對另一個人做的最大的奉獻。
那種願意為了一個人傾盡所有的奉獻,這一生都未必有幾次。
如果你剛好幸運地用掉了對方的那一次,那希望你將它視若珍寶。
希望你即使在選擇分開的那天,仍然願意向對方交付你的善意和感激。
用心愛你的人,不該被你傷害。

Advertisement

「安好,我前女友昨天晚上給我發微信,求我跟她復合。」
「你答應了?」
「沒,當年是她劈腿的,又不是我。」
「可你不是還喜歡她?」
「從她選擇去陪別人的那天,就不了。」
顧言說的不,不是不愛了,而是告訴自己,不值得愛了。
我不想給顧言的前任起名字。
一個不懂愛的人不配在我的故事裡擁有名字。

顧言的前任是個富家女,家裡做生意,各方面條件都很好。
我沒見過她本人,看照片,長得很漂亮,是女生都會覺得漂亮的那種,和顧言很般配。這姑娘喜歡泡吧,酒肉朋友一堆,從小在寵溺中長大,用顧言的話說,一身嬌氣的公主病。
她不太會笑,矯情多慮,擁有在萬事萬物中尋找出負能量的本領。顧言總是逗她開心,但她就是很難真正地開心。
顧言和我說過,他喜歡獨立的女人,喜歡性格開朗樂觀的女人。
顧言喜歡那樣的女人,我是這樣的女人,但顧言不喜歡我;
顧言喜歡那樣的女人,那姑娘不是那樣的女人,但顧言喜歡她。
原來,在愛情面前,獨立也會輸給嬌氣,樂觀也會敗給喪氣。
原來,不是因為你好,你就會被愛。

「你別跟她復合,她配不上你。」
說這句話的時候,天知道我的心情有多複雜。
其實這句話我沒說完,沒敢說出口的後半句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會的,其實我覺得挺噁心的。」顧言表情嚴肅地回答我。
倪安好啊倪安好,你真孬。
當年他有女朋友的時候,你不能說你喜歡他。後來人家分手了,你又不敢說你喜歡他。現在前任都來找復合了,人家都拒絕了,你竟然還畏畏縮縮。
我在顧言面前就是這樣,什麼秘密都沒有。
可我卻對他藏起了我最大的秘密。
顧言又跟我提起前女友的這天,我踩了三次他的腳,不小心的。
我記得那一天,心情不好。
顧言的父母,對於顧言找對象這件事特別著急。
家裡早早就給他準備好了婚房,父母也都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父母生他生得晚,年紀不小了,想早點兒抱孫子。平時跟顧言聊天的時候,想起來就會念叨幾句,讓他對找女朋友的事情多上點兒心。

「你身邊就沒個合適的?」
我問顧言這句話的時候,心裡其實是想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
「喜歡我的確實有,但我都沒遇到有感覺的。」
沒遇到有感覺的?說明他對我也沒感覺?
喜歡一個人就是這麼可笑,他的一句話,你恨不得掰開揉碎,字字研究。
「倪安好,你一天天怎麼這麼多問題!你都單身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談個戀愛,你還有心思管我?」
「算了,主動跟你交代一下,最近有個男的在追我,比我大八歲,離過婚,沒孩子。」
「你可拉倒吧,大這麼多!」
顧言看出了我眼神中的飄忽。
「我天!倪安好!你可別告訴我你對這人有意思?」
「我……確實對成熟穩重的男人沒有什麼抵抗力。」
「喂!你瘋了吧!離過婚!」
「現在離婚的多了,離婚也不代表這個人就不是個好男人。」

我也不知道那天我怎麼了。
我喜歡了顧言三年多,我為什麼要在他面前表現出我似乎對另一個男人心動了?
甚至,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心動是不是真的。
三年來,我不敢聲張我對顧言的愛。
我把那份愛保護得無比嚴實,就像我根本不愛他一樣。
原來,我對顧言的愛,一點兒都不偉大。
原來,不被愛的人從始至終是孤獨的。

文/蕊希

聽她的聲音 會上癮「愛不了的人,就好好說再見」

本文出自《只能陪你走一程》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