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彭孟嫻/致為家庭付出的女人:妳最好的狀態,就是做真實的自己!

▲女人的善解人意、成熟懂事,似乎就變成女人自己心中無形的枷鎖。(圖/Shutterstock)

這個世界對女人有太多的期待,女人背負著社會的轉型對於女人的要求,因此許多女人在社會上需要忍氣吞聲,在家庭中需要承載責任,在職場上需要壓抑感受。女人在各個角色中盡力的努力,慢慢地女人在生活中很難真實地隨著自己的感受做自己,日子有時就變成迎合別人的需求,而忘記自己內在深處的需求。

很多女人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後,就算是對自己的家人,也常常不敢把自己在生活的排序放在前面。逐漸地女人在生活上的步伐就越來越沈重。許多女人在生活中卻很難隨心所欲。女人的善解人意、成熟懂事,似乎就變成女人自己心中無形的枷鎖

這個社會很少女人會抱怨生活上的重擔,也很少女人會埋怨生活上的挫折,太多的女人似乎都成為默默付出以及無怨無悔盡職的個體。逐漸地女人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生活的次要,隨時告訴自己要成為家中的精神支柱。

其實,女人們千萬不要忘記自己,妳最好的狀態就是做真實的自己。要撐起一個家,並不需要把自己的人生快樂遺忘,太多的女人害怕把真實自己的需求表明,擔心家人與朋友甚至外界會認為女人的需求是自私。很多女人總是為了父母、丈夫、孩子而活。

難產:女人千萬不要對自己苛責,妳對生活已經夠盡力了

女人千萬不要對自己有苛責,生命很短暫,對自己需要適度放鬆。最近我看到台灣的新聞,有KTV火災的消息,也看到有民眾在自家房屋遇上火災,一些民眾不幸身亡,這樣的新聞在平日各個國家都常常看到,只不過這個新聞,加上目前加拿大新型冠狀肺炎疫情仍然持續,讓我深感生命如此脆弱。

生命的脆弱讓我想起十五年前,當我生第二個孩子的時候,因為羊水在孕期第二十七週提早破裂,因此當時我在醫院高風險病房(High Risk Pregnancy)住了兩個半月。當時診斷之初,我並不知道自己需要在醫院住十個星期。因此,從第一週至第五週,我似乎信心滿滿,認為自己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待產。但是,直到第六週,我知道自己必須要住在醫院直到婦產科醫師決定可以人工催生孩子,那時我的心情開始感到有些低落。

在醫院待產的十週,醫護人員規定我必須都「躺在」床上,盡量不可以走動。在醫院的第六週當中的一天,護士推著我坐在輪椅上在醫院婦科走道繞繞,我在產婦客廳認識一名剛入住高危險產房幾天的一名猶太人女士,當天認識我們兩人就有聊不完的話題。她是高危險生育者,我問她入院原因,那名猶太女士告訴我:她有妊辰高血壓以及先天性心臟病,醫師說她不適合生育,但是她還是堅持懷孕,她眼神閃爍快樂的讓我知道她很期待小嬰兒出世。當時我與她相談甚歡,我們約好隔天同一個時間,讓護士推我至產婦聊天室的客廳與她再聚,她很開心,過來我身邊給我一個緊緊的擁抱。

永別:隔日的期望見面,卻是永別

隔天護士再來推我逛逛,我告訴她我要到產婦客廳去會見那位猶太人女士,護士告訴我那位女士在早晨過世。當時我聽到時嚇得說不出話,頓時我的情緒降至谷底,我忽然告訴護士我想自己一個人待在病房。當護士離開之後,我忽然不能抑制自己壓抑在心中將近六個星期住在醫院的壓力,我只不住的無聲哭泣,淚水像水龍頭般無法停止。

我的眼淚不止,因為難過前一天剛認識的猶太女士為了生育自己的孩子而失去生命,也為了猶太女士肚子當中還未出世就逝去的孩子哭泣,更擔心自己的孩子萬一在待產的過程有何閃失,那樣的壓力,我當天無法停止哭泣。

我那時躺在可以調整高度的醫院床位,推開床位上方可以移動的桌子,也許是太用力,桌上的蘭花掉落在地,還好之前家人特別把蘭花的瓷盆換成塑膠盆。當時當蘭花盆栽掉到地上,我立即停止哭泣,我本能的慢慢吃力移動我的身體,試圖下床想要撿起掉落的蘭花。但是因為我下床蹲下的動作,讓我忽然感覺羊水溢出量的增加,我急忙按了醫院緊急鈴聲,護士們立馬就來,立即將我攙扶到床上躺下,也立即為我在腹部綁上測量羊水的機器,當嬰兒的症狀正常,羊水也沒有流出太多,護士們才鬆了一口氣。

那時候我感到心力交瘁,頓時感到生命如此脆弱,我剛認識的新朋友一天就走了,連同她肚子的嬰兒也走了。我為了整理掉落的藍花,忘了我當時待產醫護人員提醒我不可以蹲下,我的疏忽差一點傷及胎兒,但是,我很快地停止傷心與自責,因為我知道到我已經在待產的過程中盡力了。

那一天我在高危險產婦病房當中的獨自哭泣,似乎也自我療癒壓抑在自己心中的擔憂,人總是對於「未知」特別的無助,可是從那一刻開始,我似乎開始對於「未來」懼怕減低,也讓我開始意識必須「真實的抒發自己內在的情緒」,讓自己可以做真實的自己。

這次新型冠狀肺炎的發生,我常常想起那些在醫院照顧我的醫護人員,十五年前在醫院產科高風險病房的兩個半月,如果沒有醫護人員的照顧,我就無法順利生產我的老二,如今老二兒子已經成為身高已經高過我一個頭的聰穎健碩的翩翩少年,這樣的經歷讓我感到生命的可貴。人需要真實的做自己,因為生命得來不意,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母親懷胎十月的結果。

彭孟嫻 Jessica Peng 給姊妹淘的「女人內在力量寄語」:

女人最好的狀態就是做真實的自己,讓自己的喜怒愛樂有抒發的管道,只要淡定的呈現,不要過度抒發,任何情緒的表達都有助於讓自己真實的呈現!

生活有多少的瑣事,女人的疲倦就有多少。生活有多少的唏噓,女人的心境就有多重所以女人要確保自己心中真實的情緒感受情緒的壓抑在短時間看似維持事情風平浪靜,但是如果沒有讓自己的情緒真實抒發,之後情緒就會猶如潰堤一般排山倒海而來

成為母親,我經歷生產老二的十週醫院待產過程,讓我從習慣壓抑自己感受,變成一個願意正視自己心中情緒的女人,我不再錯誤的以為壓抑情緒是情緒控管。因為有過生產過程困難的十週經歷,讓我更能夠面對生活中的風雨。生命真的很短暫,也很脆弱。所以不要擔心任何人如何定義妳,這個世界上唯一有資格評論妳的人,只有「妳自己」。因為妳走過的路,也只有妳知道。因此,這個世界上任何人對妳的論斷都無需在意

生命中總會或多或少有磨難,人生遇到磨難的紅燈,需要停下來休息一下,等綠燈再走。不需要在紅燈到綠燈的等待過程把自己的生活刻意填滿,因為密密麻麻的生活排序,並不代表充實,有時候生命的段落需要適度的放空也需要在遇到生命試煉的時候,讓自己重新排列生命「重要事項的順序」,等待綠燈時前行,也就能夠腳步輕盈行走快速。

母親節即將到來,每一個母親都是生命的創造者。母愛的偉大無與倫比,或許世間也有一些母親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沒有盡到照顧孩子身心靈的責任。但是,身為孩子的人隨著時間的轉移,在成人之後在合適的時間可以「真實的」對母親表達自己的情緒,這也是修復母親與成年孩子的必要方式,因為要做真實的自己,就必須修復自己過往內心傷痛。要知道每一個母親的能力不同,因此也不要對自己的母親太過苛責,因為每個女人都有當時自己的難處。

這幾天朋友傳來一則網路圖片:一隻母猴子被車撞到血流如注之前,卻還擔心小猴肚餓而餵奶。其實,這就是母愛的偉大。雖然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有緣分與自己的母親相處美好,但是,所有的母親都是在「當時」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也許外界認為部分母親們沒有做到當母親的責任,或許那是「當下」身為母親的顧慮不周,但是那也不能否定女人在身為母親之後,在心中愛護自己孩子的心,只不過當中的愛護方式不對,在孩子心中有時候就成了傷害。

成人孩子要修復與自己母親的過往傷痕,只能表達自己的感受,不能苛責自己母親的責任,因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解釋中,還必須包含對「過往的無解」包容。女人要勇敢地面對生活的磨難,也要投入生命中的快樂。在這個世界上要順應自己的「心」與「需要」。女人一定不要被世俗的眼光影響,也不需要活在別人的眼光與評論,因為大多數的女人都是讓家人溫暖的最美光芒。

*此預祝姊妹淘們母親節快樂,也祝褔全天下的母親,在這母親節的一天,給自己最大的肯定。

 

關於作者:彭孟嫻 Jessica Peng

彭孟嫻 Jessica Peng,目前從事法律調停工作(家事法&商業法),同時也是加拿大調停仲裁協會會員。高中時從台灣離鄉背井抵達加拿大就讀高中,大學畢業於加拿大皇后大學經濟學系      (Queen’s University: Economics Degree),之後任職德商公司、加拿大皇家銀行。
婚後,生完三個小孩,轉換跑道就讀法律,畢業於森尼卡學院:法律顧問 (Seneca College: Paralegal),約克大學法律調停(York University: Mediation)。因為熱愛寫作,熱忱地以文字創作的方式,與讀者分享人生點滴。

著有:『戀愛脫單魅力學』(時報出版)、『不怕離婚,再說I Do ! 』

臉書專頁:彭孟嫻Jessica Peng

新浪部落格:默語鏡花

IG: jessicapeng888 

彭孟嫻 Jessica Peng,目前從事法律調停工作(家事法&商業法),同時也是加拿大調停仲裁協會會員。高中時從台灣離鄉背井抵達加拿大就讀高中,大學畢業於加拿大皇后大學經濟學系 (Queen’s University: Economics Degree),之後任職德商公司、加拿大皇家銀行。 婚後,生完三個小孩,轉換跑道就讀法律,畢業於森尼卡學院:法律顧問 (Seneca College: Paralegal),約克大學法律調停(York University: Mediation)。因為熱愛寫作,熱忱地以文字創作的方式,與讀者分享人生點滴。 受訪廣播:98新聞台:呂秋遠時間,飛碟廣播電台,教育廣播電台。 著有:『戀愛脫單魅力學』(時報出版)、『不怕離婚,再說I Do ! 』 臉書專頁:彭孟嫻Jessica Peng、新浪部落格:默語鏡花、IG: jessicapeng.author、YouTube影音頻道:彭孟嫻 Jessica P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