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有些人,只能陪你走一陣子

▲分手最怕的,是優柔寡斷的仁慈。(圖/Shutterstock)

大部分來找我問問題的人,其實都還是過不去分手那道坎居多。被分手很痛、很難,但很多時候,提分手的那個人才最難。

我該不該離開這個人?

我問了幾個姐妹,他們都說這樣的人趕快分一分。我真的沒有辦法再忍受他無所謂的樣子,沒有辦法這樣耗日子。可是他真的很呵護我,我不知道離開會不會更好,我不知道該怎麼讓他不受傷。

通常面對這一串自問自答,我只會反問這樣一個問題:「你們出門還會牽手嗎?」

常常,是一陣很長的沉默。

「最後一次牽手好像是上一次出門……是我自己放開他的。」
「我有點記不得了……」

其實,該不該放手,身心都已經告訴妳答案了。

我們用理智推敲、用邏輯證明、用道理說服,想找出一個無法攻破的命題,當作繼續下去的藉口,但我們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不再牽手了,為什麼要各看各
的風景。

因為愛是無法解釋的存在。

我們要學著認清,人生這趟旅程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偶爾會遇到一個合得來的旅伴,有相同的目的地,或只是想漫無目的。

但既然是旅伴,總會走到岔路口。
愛情的專一、在一起一輩子的想望,相比於人生旅程的多變和無常,實在太渺小了,能遇到一個走一輩子的旅伴是三生有幸,只能做走一陣子的旅伴也要在岔路口好愛好散。

好愛好散,給這段旅程上得來不易的旅伴。
通常,接下來的問題會是:「那我該怎麼開口,他才不會難過?」

沒有,沒有一種分手是不傷人的。
作為一個提分手、說再見的人,最忌諱的是還想當好人。

畢竟世界上沒有這麼美的事情,打人家一巴掌,還能厚著臉皮關心人家痛不
痛,對方還要跟你說沒關係我們還能當朋友。
但也不是要當個超級王八蛋,例如無預警人間蒸發、不斷地找架吵然後藉機
冷戰後封鎖。
只求能做到「明白、果斷」。

分手的理由明明白白,這代表你要好好思考並說服過自己,不管是個性不合、性趣不同、生涯規劃導致目前重心不在戀愛、開車摳腳皮屢勸不聽……

你堅定地相信就是這原因你必須分手,然後堅定地告訴他因為如此走到了盡頭,不管他用什麼方式告訴你他會改變、他願意妥協,你要堅定地讓他知道,這樣下去只會讓彼此痛苦更久,而你最不願看到的就是他痛苦。

「我不希望你為了我不斷地妥協到失去了自己,我希望你快樂。」分手時的常用句型,很靠北但很實用,畢竟除此之外很難更好了。

絕對不要主動關心對方,那只會讓他覺得還有機會。就算你們可以當朋友,也絕對不是現在,傷口需要時間結痂,關係需要調整,你的關心只是不斷地把紗布撕開,還當那個發炎紅腫的過敏原。

特別是對很執著又容易鑽牛角尖的人,就算你不主動聯繫,只是被動地回應,他都會解釋成還有希望。

沒有辦法決定傷口的深度,至少可以決定痊癒的時間。

分手最怕的,是優柔寡斷的仁慈。
明白的理由,果斷的切口。
有些疤痕淺淺的,過一陣子就能淡忘;有些疤痕刻在心上,但終究結痂了,終能找到與它共處的方式,帶著它前往下個旅程。
提分手,學的是堅決,狠下心的人,不見得是壞人。
被分手,學的是接受,不是被留在原地,而是終於能自己決定前進的方向。
用一陣子的時間,和一陣子的旅伴道別,即使你們曾經深信過一輩子。

好愛好散,謝謝你親愛的遺憾。

 

文/我是小生

本文出自《對愛入座》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