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對所愛之人,你說得出「噁心話」嗎?

▲深深的話淺淺地說,多美。就像只是輕輕在水面吹起一道波紋,知曉的人一眼就明白海有多深。(圖/Shutterstock)

我喜歡張懸,也喜歡她唱「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不過近幾年發現自己似乎曲解了歌詞的意義。

深深的話淺淺地說,多美。就像只是輕輕在水面吹起一道波紋,知曉的人一眼就明白海有多深。

偏偏多數人連吹起一道波紋都感到沒有必要。包括我。

我們家在「表達」這件事上相當傳統,簡單來說就是嘴巴很硬。明明知道永遠無條件支持彼此,深愛對方,卻不曉得為什麼老是用酸言酸語去表達及接受關心。

大學時代,我在外縣市讀書,每次回家都得忍受四小時之多的漫長車程。有一回,爸爸打來說要開車來接我,我心裡很高興也溫暖,卻也擔心他開車太累,嘴裡吐出的話就變成:「超遠的耶,你會不會太閒?」

諸如此類。我總覺得他們一定都懂我的言不由衷,我的無心之過,便一次又一次用不動聽的言語蜿蜒曲折地表達自己的愛。大概是覺得話語中多摻一絲感性便嫌噁心,家人之間,愛人之間,求得不就是心領神會嗎?

某個二十年老友在旁邊看久了,聽久了,做出一個結論:「我家很疏遠,家人卻都很清楚彼此在想什麼;你們家感情很好、很團結,但是都不太了解對方。」

這結論真是莫名其妙,但仔細想想,卻又莫名其妙得十分正確。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