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有沒有哪些日子,是你想再過一遍的?

▲回首那些「想再過一遍」的日子。(圖/海苔熊提供)

想一想你是否也有類似的狀況:
1.覺得喉頭緊緊的,好像有東西卡住
2.常覺得呼吸不過來,要很大力吸氣
3.會不自覺地聳肩
4.經常性的頭暈、頭痛,卻找無原因
5.腸胃一直有狀況,可能是拉肚子、便秘,或者是胃酸過多等等。
6.有憋尿或者是憋大便的習慣.

如果你有上面這些狀況,或許你跟我一樣,不知不覺在心中打造了一個焦慮的套房。上面這幾種症狀看起來雖然很不一樣,但都在顯示同一件事情叫做「限制」——限制你的呼吸、限制你的語言、限制你的肩膀、限制你的頭、限制你的腸胃等等。

「限制」是痛苦的來源

你可能有些事情忍耐著說不出口,就變成喉嚨的一股氣;你可能有些關係無法結束,就成為那個掐住你的呼吸;你可能有一些不想承擔但是卻又無法拒絕的事情,成為你肩膀上的壓力;你可能有一些無法消化、想要排出體外的東西,可是卻勉強自己留著折磨自己。這一切又一切的限制,就是痛苦的來源。

「我覺得放手很難,因為這意味著,你得丟下一個人、一件事、一個工作、或者是一個場所,難道它不會有被丟掉的感覺嗎?」我說,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經常感覺到罪惡(guilty)。

「有沒有可能是,你真正害怕的並不是丟下一個人的那種罪惡感,而是你本身就害怕被丟下?透過不斷的同理、關心、照顧、心疼別人、做一些不是自己份內的事,你終於可以好像假裝照顧了那個『很害怕被丟下的自己』。你透過照顧別人,來心疼自己。」我對自己說,也跟慢慢來說。

練習照顧自己

前幾天,我終於有一個機會可以放自己幾個小時的假,去散步、去走走、去把自己的心情做一個放牧的動作。

傍晚的陽光透過樹梢,像是天上的恩賜一樣,撒在肩膀上、大腿上、腳掌上,每一步都可以踩著光影的空隙,每一口呼吸,都有青草的香氣。雖然只是市郊的一處荒野,但卻成了忙碌生活當中,心靈可以喘息的樂園。

前陣子我去按摩的時候,按摩師傅D跟我說,我的耳鳴和我的身體只有一個問題而已——就是我的表皮和下面的肉是分離的。我不知道他講的是真的還假的,不過我腦海中的確出現了「靈肉分離」這個詞,所以按摩師傅跟我老闆C、我的中醫師H的建議都是一樣的——做一個可以讓你休息的運動,比較容易的選擇,是去散步。
.「你的靈很痛苦,但你的肉都沒要回應它。」心理師慢慢來說。

「有啊,我的肉也很痛苦,全身酸痛。」我說。

「你真的是一個忍耐力很強的人啊,這是你很特別的一種技能。那是什麼讓你在身體跟心靈都痛苦的情況下,卻仍然沒做出太多改變呢?」
他說,原來這就是他所說的「沒有回應」的意思。

我突然想起,督導L也講過幾乎一樣的話:「聽聽你的耳鳴,它想要跟你說什麼?」我那時候還在心裡開玩笑的OS:督導啊你病得不輕啊,你已經出現了幻聽了呢,耳鳴怎麼會跟我說話呢?

不過現在想想,身體和心靈似乎要告訴我一些什麼,只是作為這個身體的主人,好像暫時沒有辦法離開某種情境,讓自己舒服一些。

回首那些「想再過一遍」的日子

「就像我說的,照顧也是一個很棒的技能。人生本來就很難,有些時候真的走到了谷底,已經無法再『照顧』,就只能夠『召喚』,想想那些美好的日子。想想在你有生之年當中,有哪一段日子,是你很想要再過一遍的?」慢慢來說,我一開始想不到,但後來用10年為單位,突然覺得很多事情鮮明了起來。

•在10歲以前,我最享受的是家裡開冷氣,然後我趴在地板假裝游泳、地板很滑的那種感覺。
•在20歲以前,我最懷念的是一群高中畢業的朋友,剛考上大學,在海邊戀愛、跳高高、好像那些青春永遠不會消失一樣的揮霍,好像夕陽陰影不會落下的那種奔跑。
•在30歲以前,我最喜歡Austin窗戶邊的陽光,我的第一本書的第一章,就是在那裡完成的。每天早上像是村上春樹一樣,起床就規律的寫作,讓自己有一種一直一直在前進的感覺。
•而最近的這幾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和一群同學們去UC Berkeley El Cerrito的那些,在步道上採野莓,每天認真生活、認真煮飯的日子。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