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不再期待,或許也是一種坦然

▲無法真正釋然的是,關於現在的自己是否成為了更好的人。(圖/Shutterstock)

近期因鋒面影響,
在早晨和午後,都會下起大雨,
我並不覺得那樣會很惱人,
我一直都很喜歡雨落在遮雨棚上、樹葉上、車頂上、柏油路上的聲音。

那種重新將喧鬧城市洗滌過一遍的感覺,
特別的安詳平靜。

當今的世界是多麽的污濁複雜,
有過多的誘惑和操弄,令人感到厭惡卻又無法控制那薄弱的意志。

我喜歡灰矇待雨的天空,那是種能夠被理解的感受,
肯定也有人和我一般總是無法打自心底展開笑顏的吧,
就像那將要落淚的雲朵,看起來鬱悶卻又無辜。

曾經想過很多次我和他的結果,
為什麼最後會那樣不堪,
為什麼我仍對那個名字留有埋怨,
為什麼在夢裡依舊想要言歸於好,
明明就那麼不愛了,明明就那麼唾棄,
明明就那麼那麼的痛苦。

我想或許是因為,後來我總算願意承認了,
自己也是個可惡的人,
在那段關係裡可惡的人。

所以,才會直至今日都還懷著歉疚,
關於他的不善待,其實早就已經釋懷了,
無法真正釋然的是,關於現在的自己是否成為了更好的人。

時鐘裡秒針所發出的喀噠聲,
才是讓我真正焦慮的原因。

雖然說,相較其他人所經歷的,我的過去或許還是淺薄、還是沒有外人想像的那樣慘烈,但是那些一直縈繞在年歲中的過錯與記憶,卻不時提醒著自己,
千萬不要重蹈覆轍,人生比你想像中的還要短得多。

我依稀記得那時每日在家門口偷來的吻,
年少時的不羈與熱情,真如別人說的像煙火般,轉瞬即逝。

後來的我對於任何事都變得十分釋然,
記得第一次要到巴黎出差,到桃園機場才發現同事漏訂了機票,
當下我僅撥了通電話通知,並請公司訂下一個航班,
便一個人在機場晃蕩了五個小時,期間沒有一絲焦慮。

與無法得知自己生存意義相比,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在感情上也是,我不殷切的期盼著什麼,不在意華麗的排場或是昂貴的禮物,
那種打從心裡的失無所失,不曉得該慶幸抑或是該感到憂慮。

慶幸的是,生活中又少了更多能夠制約我的東西,
憂慮的是,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成了一個沒有希望的人。

因為世界並非盡善盡美,所以人生向來是矛盾的。

窗外透了一點日光進屋,我知道雨停了,
只是紗簾後是否有太陽,我也沒那麼在乎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