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如果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至少要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

Share

看了一個關於畢業季的討論文章,裡面有一個憂傷的回答:最讓人感傷的,就是再也沒有「下個學期見」這句話說出口了,從此以後天涯各去一方,你總以為的再見,有時候就是真的再也不見了。

金秋季節的九月應該算是一個充滿儀式的月份,我在社群網站上看到許多朋友第一天送孩子去幼稚園的消息,然後我想起最近有集實境節目︽爸爸去哪兒︾的真心話環節,軒軒被問到喜不喜歡去幼稚園,得到的答案就是不想,我覺得這也是大部分的孩子脫離自己的父母,開始走入群體生活的第一道坎吧。

我沒上過幼稚園,直接上小學,那天早上我坐在我爸自行車後面的座椅上,背著前一天晚上我媽幫我收拾好的新書包以及各種文具,我至今已經沒有多少印象了,只記得我爸送我到學校門口,說了一句,你自己進教室吧。

我很疑惑,因為身邊的小朋友都是爸媽陪著進教室的,有的父母乾脆直接站在教室外就不走了,教室裡鬧哄哄的,老師還沒有來,我的眼前一片混亂,然後我一轉身,我爸的背影早就不見了,我本來有點壓抑在心裡想哭的情緒,瞬間又深深的壓下去了。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是有資格哭出來的,我大可以拉著我爸的手要他陪我走進教室,要他在門口外面守著我,甚至可以發脾氣求著他一定要等我到放學回家,可我終究是個慢熱的小孩,別的小朋友在父母要離開的瞬間就使出殺手鐧大哭大鬧,而我竟然過了很漫長的一陣子,才意識到我也是需要被照顧的。

可是我爸就是走了,在其他陌生人面前我不敢表露情緒,於是忍住了。

熱鬧的教室裡,老師走進來了,她自我介紹,說她是我們的班導師兼國語老師,現在希望大家先自己找座位留下來。

當時的我站在門邊,拎著一個水壺,看著眼前彼此熟悉起來的小朋友有些已經湊在同一桌了,我卻始終不知道如何跟別人進行第一步打招呼。這時候一個小女孩走過來,說你跟我坐在一起吧。

我不記得自己當時的心情了,只是懵懵懂懂的被她牽著小手拉到一個座位上,然後我們就坐在一起了。

這應該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同學,她說她叫保齡球,我一瞬間就笑了,說這個名字好奇怪,她也笑著回答我,這是家人替她取的小名。

保齡球小姐後來在我的生命裡來來去去,我們一起上小學同班到三年級,然後我轉學到別的學校,國中之後我們又走進同一所學校,高中三年我們分開,接著就分開一直到了大學直至現在,她現在也在深圳定居,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

很多年後我問起保齡球小姐,為什麼開學第一天你願意跟我一起坐,她回答說,因為班上只有你跟我剪了一模一樣的髮型,所以我覺得我們是同類的朋友。

我噗嗤一笑,那一刻真是在心裡感謝我媽,這麼明智的幫我維持著很多年的櫻桃小丸子髮型,也讓我拿著這個膚淺的標籤,找到了我的第一個班上好朋友。

頁數: 1 2 3 4 5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