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密絲飄/渣男不一定花,但一定很自我中心

▲有一種人,是能記得與每個對象之間的浪漫細節的。那種人,就叫做渣男。 (圖/Shutterstock)

如果妳和一個人在一起或者分開已經超過十年,
你會記得第一次約會時看什麼電影嗎?會記得第一次唱KTV時他點的是什麼歌嗎?會記得第一次逛街時,他點了什麼飲料嗎?

如果妳很愛他、或者他曾經深深傷過妳的心,可能會。
但是現實是,假設妳曾經有過五個交往對象,能讓妳留下如此深刻記憶的,往往只有其中的某一個,
於是我們經常理所當然的假設,過了許多年後,仍能記得與妳之間那些枝微末節的人,肯定深深愛過妳吧?
但是,有一種人,是能記得與每個對象之間的浪漫細節的。

那種人,就叫做渣男。

事實上,除非你擁有天賦異稟的腦容量,否則,一切的記憶想要鮮豔如昨,唯有靠不斷的複習──而那就是渣男常做的事。

從某一任對象家到我家的路上,會經過一間非常有名的冰店,我們短暫交往的兩、三個月中,我起碼聽他提過五次以上,他曾經為了給某一個前任女友驚喜,買了那家店的芒果冰,飛車送到對方家。

那時候,我一直以為他很愛那個女生,所以才會念念不忘、提了又提,但隨著了解漸深,才知道他對那個女孩也並不怎樣,芒果冰原來是求和禮物,因為當時他劈腿。

後來我們成為逢年過節問候的淡淡之交,最近他交了一個非常喜歡在FB TAG他的女友,我才發現,原來「歷任戀情古蹟巡禮」是他和每一任女友交往時必然進行的節目,若不是當年我們來往的時間太短,恐怕除了芒果冰之外,我還會聽到滷肉飯、珍珠奶茶與肉圓的故事。

所以他為什麼記得?一件事情天天講、年年講,怎麼會忘記呢?

有種人很喜歡敘述自己的過去。

「想當年」的毛病人人有,但有些人發作起來特別盛大,甚至會帶妳重返現場,走訪他唸過的國小,進到當初那間教室,坐在當初的座位上,如數家珍的告訴妳,當年他是怎麼拉前座女同學的辮子、當值日生時怎麼使用板擦機、打掃時間都用什麼顏色的水桶……諸如此類云云。

他們的敘述通常很生動有趣,像是準備多時的演講稿,哪裡該抒情、哪裡該搞笑,都安排的精采萬分,妳不會覺得無聊,如果不多想,只覺得對方是一個很好的聊天對象,妳會覺得兩人可以天南地北的「談心」,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對象能像他一樣,跟妳有講不完的話。

可是這樣的人,十個裡有九個渣。

我以前以為這種「歷史巡禮」是把妹招數,發源自瓊瑤祖師奶奶那句「我來不及參與你的過去」,但後來發現,不只是這樣的。記憶會隨著時間淡去,很多人根本不記得小時候那些細節,就算想使招數也使不出來,唯有經常溫習的人才使的出這招。

而這樣的人,往往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就叫做「自我中心」。

渣男不一定花,但一定很自我中心,周遭的人都是鏡子,反映著他的表現和演技。他會哄你笑,證明他有幽默的實力,他會安慰你,演繹他溫柔的魅力,他最喜歡讓你破涕為笑,不是心疼你哭,而是為著證明他自己有影響別人的魔力。

池上鄉有一棵茄冬樹,因為金城武曾在那裏拍過廣告而成為景點,而極度自我中心的人,往往便把自己視為這樣的偉人,他坐過的椅子是景點、他等女友時佇立在路燈下,於是那盞路燈也成為景點,他記得這些是因為他時刻在心裡細細紀錄這一切,猶如偉人不斷更新自己的自傳,只為了在晚年出一本回憶錄,而這樣的人溫柔多情起來,絕對深情誠懇的不得了,因為偉人是不可能平凡的,好比金城武拍文藝片,即便女主角是如花,他肯定也會戮力以赴,不是嗎?

周小姐的信裡問「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我猜很多人也想問舊日戀人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再專業的演員也有入戲太深的時候,我不能說完全無愛,但肯以肯定的是,他最愛的,是可以深深愛著別人的自己。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