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有時候關係,光靠喜歡是不夠的

▲根本就沒在一起過的分開,一點都不痛。(圖/Shutterstock)

那個時候的記憶,其實都還很鮮明,
只是我總是刻意忘記。

我不會再追蹤你的近況,
現在又和誰在一起,
最近又到哪兒演出,
你身上的彩色刺青是不是和從前一樣的數量,
漸行漸遠是很自然而然的,沒有誰為誰掉過一滴淚,
根本就沒在一起過的分開,一點都不痛。

對彼此而言,我們都僅是迷茫時期的一小塊浮木,
攬著對方尋求一些溫度,是否能夠上岸,就沒那麼在乎了。

當時,月色下的海面粼粼閃耀,微風在我們身邊跳起一支太漫長的舞蹈,
氣氛只要夠好,我們就能夠擁抱,忘掉身體和心理都還在水中飄盪。

我喜歡去你牆上Kurt Cobain叼著一根菸的海報,那是一種崇拜的投影,我知道你是有夢的,所以靈魂才特別可愛迷人。

我喜歡你總是能讓我笑出聲,有點孩子氣的玩笑總是說的結結巴巴,但是一雙深邃的眼睛和濃密的睫毛,還是會不時流露出成年男子的世故。

我喜歡和你相處的時候,不用刻意偽裝但也不會過於邋遢的自己,在每一個特別放鬆的時刻,心裡都會升起適可而止的期待。

那個時候,我很喜歡你這個朋友。

後來,當界線逐漸模糊,
心知肚明的彼此,便在往後的每個日子裡都會各自往後退一步,
直至現在,已經退到就連對方的輪廓都已經淡至無法辨認的程度。

年輕時的喜歡,是可以不計後果的,
但現在什麼都不一樣了。

我曾嘗試將自己丟進他的未來藍圖中,
卻發現看不見自己安適或是滿足的臉孔,
僅有無限的徬徨在我們之間奔竄著。
「無法想像共同的未來」,或許就是這樣吧。

在我們一步步變老的過程中,
有些人僅會如流星一般從你的人生中劃過,
那一瞬的熱烈與渴求,能帶來許多天馬行空的夢,
而在消逝的那一刻,你也不會感到可惜或心疼,
因為你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切勢必會發生。
所以反而心存感激的,慶幸至少自己曾有過這樣一段短暫的快樂。

我不會再追蹤你的近況,
漸行漸遠是很自然而然的,沒有誰為誰而難過,
小浮木沉了就沉了,
根本就沒在一起過的分開,一點都不痛。

我們現在都是被社會期待希望能夠趕上岸的人,
所以光靠喜歡是不夠的。

只是偶而還是會想起你在房裡播起《斑馬》。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