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那麼愛他,為什麼他卻不愛我?

Share

這要是一樓該多好,
一樓的話我都可以幫這個男人從窗戶逃走。

Advertisement

* * *

經常有熱心讀者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關心文章裡提到的來訪者後來怎麼樣了;還有些讀者,看完我的某篇文章後,意猶未盡的指出故事好像還沒有講完呢。
人大多善良,凡事都喜歡有頭有尾、有始有終,而且結局最好是花好月圓。看到那些令人揪心的人和事,到最後終於圓滿了,總會欣欣然鬆一口氣。
然而現實生活中,並非每一件事情都能清清楚楚、有所交代。
有時候,戛然而止的停滯與諸多的不確定也是一種結局。

每一個來諮詢的人,都會被問到因何而來。
有的人目的很明確,當下就能表達清楚。
有的人卻很茫然,說不清來的目的是什麼。

* * *
五月的一天,一位滿面愁容的中年女子,推著坐在輪椅上的丈夫走進了諮詢室。
坐定後,夫妻倆都有些氣鼓鼓的,誰也不肯先說話。
我看看妻子,她一臉委屈慍怒,再看看丈夫,清瘦的臉紅彤彤的,一見我看他,馬上把視線轉向妻子,意思是妳問她。
我問是誰提出要來的,妻子馬上說:「是我。」
所為何來?
妻子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來,妳問他。」
她老公說:「妳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妳數數,妳這樣推著我,去了多少間諮詢室了?」
他對我說:「妳這裡是第八間諮詢室,妳是我見到的第八位諮詢師。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幹嘛,就這樣每天把我推來推去的。」
話音未落,他妻子突然痛罵開來:「你不知道為什麼來?嗯,你還有臉嗎?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自己心裡不明白嗎?我就是要把你推來推去的,你以為我想推你呀,我就是太難受了,太怕自己崩潰了。」
那男人一下子無精打采,腦袋慢慢耷拉下去。

* * *

在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中,我終於聽了個明白。
年輕時她和老公是自由戀愛,兩人白手起家,創辦的企業在他們老家做得很大,很有名氣,兩個孩子能幹懂事,日子過得很讓人羡慕。當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老公出軌了,而且動了真心。她是個暴脾氣,身體又壯,先逮住老公結結實實打了一頓,然後開始監管跟蹤。沒想到打一頓不管用,跟蹤也不管用,他還是跟第三者藕斷絲連,頻頻約會。於是某天夜裡,趁他熟睡之際,她用刀把他的左腳砍傷了。
我被她描述的這一幕暗暗嚇了一跳。
我重新打量起這一對夫妻,從面相來看兩人都是暴脾氣,但明顯女方更高、更壯,體力上更占優勢。
做老公的,聽到妻子跟人說怎麼砍他的細節,氣得臉都紫了,但又不敢發脾氣。
女方繼續講述:「原以為這下他該老實了吧,嘿,王老師妳能相信嗎?腿傷剛好一點點,他馬上就拄著拐杖跑去約會,又去見那騷貨了,氣得我呀……我豈是眼裡容得下沙子的人,膽敢第二次犯案,我能輕易饒了他嗎?一得到消息,我馬上帶了幾個親戚,直接衝到那騷貨家裡,把那女人臉都劃爛了。」
我:「劃爛了?」
她:「對。我也沒幹啥,就拿把小刀子在她臉上橫著豎著劃拉了幾下,那張臉不是招男人嗎,我把它劃爛了,看她還招不招。」
我看看她老公,那男人已是滿臉通紅,雙手悄悄握成了拳頭。
我倒很想知道:在那樣的危急時刻,他都做了些什麼?
他妻子冷笑說:「他啊,我帶去的人先把他扣住的,他眼瞅著我把他小情人臉劃爛的。其實都不用阻止他,就他那個樣子,敢反抗嗎,敢救他小情人嗎?」
我:「他要是反抗了會怎樣?」
她瞪我一眼:「一起打呀。」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 * *

因為介入他人家庭的心虛,加上男人的百般勸阻,他的情人沒有報案,此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但是,情人的臉被毀掉了,要治療、要做整型修復手術,逼著男人掏錢,男人因此花了幾十萬元。做妻子的心知肚明,知道是自己闖的禍,也心虛,對花錢這事倒不太計較。
她說:「錢,錢算什麼東西,我家最不缺的就是錢。這些年就是錢太多了,所以這死男人有機會出去偷腥,外面的女人真的會愛他?請照照鏡子吧,就他這副德性,那些騷貨口口聲聲說愛他,不就是圖他有錢嗎?要說他也是真傻,還以為人家對他動了真心……。」
突然怒目轉向老公:「你摸著良心問問自己,除了我,還有誰真心對你好?我從年輕嫁到你家,你家那麼窮,全靠我起早貪黑掙下家業,沒有我的付出,你那窮爹窮媽,還有你家那一堆窮親戚能過上好日子?你說,你對得起我嗎?」
男人頹然低頭,拳頭不知何時已悄然鬆開。

我看了看他輪椅上的雙腳,發現兩條腿上都綁著繃帶。
他妻子注意到我的目光,冷笑著說:「他恨我。我毀了他情人的臉,他可恨我了。每天他人坐在家裡,心在天外飄,天天撒謊出去約會,最後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不去公司了,天天就在家守著他,看他往哪裡跑。以前我們是分開睡的,說到這個吧,又是我的痛心事,他已經整整十年沒碰過我了……算了,先不扯別的。為了看住他,我讓他搬到我房間住,結果有一天……,」
她氣呼呼的喝了口水:「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來,突然發現他正在地上爬,原來是想趁我睡著了好偷偷跑掉,把我給氣得呀,氣得我當場拿刀把他的右腳砍了。我承認,這一回比上一回砍得狠,我太氣憤了………這下好了,看你這樣還能往哪裡跑。」
聽得我後背發涼,對眼前這個男人充滿了無限悲憫與同情。
這是樁什麼樣的婚姻呀。

* * *

不容我多想,女人突然站起身來:「我先出去坐一會兒,王老師妳跟他談談吧,他天天在家賭氣不說話,我怕他憋出病來。」
等她一關上門,我心裡竟然有一個念頭冒了出來:這要是一樓該多好,一樓的話我都可以幫這個男人從窗戶逃走。
隨後,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反移情。我在同情這個男人,我在替他的未來擔憂。
我和他相對而坐,沉默了幾分鐘。

他先開口:「到妳這裡來講這些也挺丟人的,不過也丟了這麼多次了,這就是我的婚姻。從年輕跟她談戀愛結婚,我就開始後悔,一直想分開也分不了。」
我:「嗯。」
他:「分不了的原因呢,主要是她喜歡我,臉皮厚,哭著喊著要嫁給我。我一提分手,她就打我。但是,她對我、對我家人特別好,尤其把我媽哄得團團轉,我們全家老少都喜歡她,沒一個人支持我跟她分手,我一提分手,我媽還罵我,說老了能靠她也靠不了我。」
我:「嗯。」
他:「她是女強人,能幹又有經商頭腦,我家好日子確實是靠她賺錢的,所以我一直都挺尊重她的。但是,我不愛她,從一開始就不愛,這樣的婚姻能幸福嗎?我這麼說呢,是希望妳理解我,我為什麼要找別的女人。說實話,在別的女人那裡,我才體會到做一個男人的滋味,被人依賴、尊重、崇拜的滋味。」
我:「你在婚姻裡感受到很多痛苦,但你面對痛苦和解決痛苦的方式,把情況推向了更糟糕、更失控的狀態。」

他點頭:「是的,我非常清楚,但沒有辦法,我也想珍惜這個家,可是我也需要溫暖,需要被認可,我的要求不過分吧。這麼多年她對待我的態度和方式,早就讓我死了心,也早就讓我在家裡和公司顏面掃地……。我可以坦誠的告訴妳,等腳傷好了之後,我肯定還會離開的,而且會走得非常澈底,讓她再也找不到我。」
頓了頓,他說:「其實有件事我老婆不知道,知道了我大概連命都沒了。這些年我在外面還有一個家,還有一個孩子,這也是我一直忍的原因,因為這個孩子,過去我總覺得對不起我老婆。但是她這次把我傷得太狠了,我們算是扯平了,我不再欠她,也沒有任何內疚了。」
沉默,沉默,除了沉默還能說什麼呢?
她推著輪椅上的他離去的背影,讓我心生憐憫。
她和他一樣,都在痛苦中煎熬。

也許有人會問,他們為什麼要做諮詢?
看上去,他們並不需要答案或說明。
我做過的諮詢中,有極少數人是這樣的。
對此我的理解是,對他們而言,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可以發洩失望、憤懣等情緒,可以說出壓抑在心頭的話,而且聽到這些話的人不會給予任何價值評判與說教。也許,這就足夠了。

治癒你
處處攀比、打壓、控制配偶的人,骨子裡往往是自卑的,是沒有自信的。他們需要透過打壓別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更可怕的是,一方自認為是愛的方式,在另一方看來堪比毒藥,最後往往造成關係的破裂,導致兩個人甚至一家人都活在痛苦當中。


文/王璽

本文出自《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大是文化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是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