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密絲飄/你想甩鍋可以,請花錢把我甩給月子中心而不是你媽

Share

我很喜歡的女作家亦舒對女權主義的看法有點悲觀,在她的書裡,但凡有人的婚姻裡出現了第三者,她都會說:傳統的女人還能理所當然拖姊妹上門打爛小公館,但現代女人要面子、要尊嚴,只得打落牙齒和血吞。

Advertisement

當然這只是譬喻,畢竟誰打誰還很難說呢,但確實很多時候,我也會覺得,女人努力爭來爭去,終於多了兩分權利,代價卻是扛了八分義務,要不PTT上怎麼會有人居然能發文問月子中心的費用,是否能跟另一半AA?

我身邊看到這則PO文的女性朋友群情激憤,大有「要講公平等你也忍痛在會陰上剪一刀再說」的氣勢,但說實話,我覺得那完全不是重點,生理構造上的差異是天生的,更何況,我也不是沒聽說過某些因為私人原因未婚卻仍想要孩子的女性,自己生了自己養,她們可不會找男人討公平,因為這麼艱辛困苦仍想要一個孩子的人,對孩子的愛是滿溢出來的。

我不是說普通女性不夠愛孩子,相反的,她們缺乏的,就是全力去愛的機會。

我和我先生一起養了隻狗,正因為是狗而不是小孩,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爸爸應該做什麼」「媽媽應該負責什麼」這種預設立場,但很有趣的是,養不到一個月,就成為很典型的傳統關係──爸爸只負責玩,吃喝拉撒教育都是媽媽的事。

他不是不願意照顧,畢竟弄飯給狗吃不就是狗食倒下去的事,又不是小嬰兒還得喝母奶,可是很奇怪的是,男性對於這樣的事,就是沒有雀躍感,對他來說,餵狗吃飯像是一種「時間到了就該做」的事,但對我而言,看著小狗埋頭猛吃、吃完肚子飽飽一臉滿足的表情,明明進食的是牠,但得到心靈飽足感的卻是我,至於教育就更是這麼回事了,在男人看來,這隻狗只要不咬人不亂吠不暴衝、好好長大就是了,他頂多以玩樂為目的,教狗一些握手之類的把戲,但我這個媽媽卻沉浸在小狗某些奇異的進步上,比如這些年很流行讓狗玩嗅聞遊戲,當我發現我家的狗會一腳踩著毛巾、好用鼻子將毛巾推平時,我興奮的跟什麼一樣,但當爸爸的完全無法體會我的喜悅!(想想有孩子的家庭,媽媽在那裡興奮孩子能翻身了,爸爸一臉「孩子長大不就是會翻身嗎有啥好興奮」的不屑!)

要到這時我才體會到,也許在很多家庭裡,帶孩子最終幾乎都成為女性的責任,也許不只是觀念的問題,而是平心而論,大多數女性在帶孩子時得到的快樂多過於男性,而這就是天性。

可是現代女人誰敢只待在家帶孩子。

《82年生的金智英》裡,金智英除了帶孩子之外,還想要有人生成就感,然而一但成為職業母親,蠟燭兩頭燒的忙碌時自然會覺得育兒責任大部分都在自己身上不公平,這樣講起來好像女人自己找死似的,不過坦白說吧,電視裡那些鼓吹女人除了家庭還要有工作的名媛,哪個不是家財萬貫可以自己開店或自創品牌?還有一天到晚告訴女人即使當家庭主婦也不要整天悶在家裡、不要停止學習的那種,她們去上插花課、去找健身教練時,孩子是可以託給保母的,而一般家庭主婦能把孩子託給誰?

我的確有朋友從頭到尾都沒提過要住月子中心,她是台北人、而先生是台南人,兩夫妻在台北工作,她月子在娘家做、後來孩子也經常往娘家帶,反倒是婆家一年見孩子不到幾次,只要權利與義務均等,就都不吃虧;但是我說坦白話吧,為何那麼多女人想往月子中心擠?因為產後無力照顧孩子時,這個責任本該是爸爸的,但爸爸不是用「我要上班」就是用「我不會帶小孩」甩鍋給婆婆,最後的下場就是,爸爸自以為有負責了、有找人幫忙了,但媳婦還得去感謝婆婆幫忙。所以女人一直想住月子中心,說白了就是在對男人說:你想甩鍋可以,請花錢把我甩給專業人士而不是你媽,OK?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