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最豁達的人,最寂寞

▲最豁達的人,最寂寞。(圖/Shutterstock)

河堤的風徐徐吹起我的劉海,我無所謂的任由它們凌亂,
在好朋友面前,形象這種東西是很沒有必要的,
我們早就已經看過彼此最好與最不堪的模樣。

他熟練的點起菸,菸霧使得喉嚨特別乾,他另一隻手拿起一瓶原萃綠茶,咕嚕嚕的灌下。

月亮被雲擋住了,星星不屑和城市裡的燈火較勁,
在高樓林立中生存的我們是如此令人絕望啊。

我說,最近看了一部韓劇,內容是在說一群從年輕時就混在一起的好姊妹們,到了六七十歲了都還時常保持聯絡,會跟從前一樣三五成群的到對方家過夜,會跟從前一樣討論八卦,會跟從前一樣約出門跳舞;只是過夜時有人可能因為輕度失智所以會不時醒來問自己人在哪,只是討論的八卦都是柏拉圖式的愛情,只是去跳舞的地方跟現代的夜店天差地遠,舞廳播的盡是他們那時代的音樂。

現在真的能跟從前一樣嗎?

他手上的菸已經燒盡,僅是專注的聽我說。

我接著說:「隨著年紀越來越長,才會真正的領悟到,不管是何種關係都是需要經營的,親情、愛情、友情,全都是,全都是很脆弱的。」說這段時心裡有著許多的無力及酸楚。

從前認為很理所當然的一切,現在都得要努力爭取才能夠得到,家人會因為分財產而反目成仇,朋友會因為久未聯絡而健行漸遠,伴侶會因為不想只是因為苟且所以離開。

他仍然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像是同意但仍有些疑惑的神情。

「我想起來有很多年前,有次我們幾個到了宜蘭山上的某間咖啡廳,當時某位好姊妹說到以後我們要一起買一間房子,大家住在一起,結婚時要做彼此的伴娘,老的時候要互相幫忙推輪椅。」我邊說邊苦笑著,當時說這段話的人已經不在我們的生活圈裡了,從某段時期,從某一句傷人的話,從日積月累的忍讓之後,她就出走了。

縱使當時感到心碎,感到失望,但心裡卻其實不意外事情會這樣子發展。
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開始翻起手機裡的舊照片,我們一同笑看著那些從前出遊的照片,多是在好幾年前,當時的我們才剛畢業,沒車沒錢,工作也還不穩定,可是卻是最靠近彼此的時候。

現在的我們,各自的工作都還算穩定,收入比從前好了,當中有人買車了,也都有假期可以運用,但卻很少見到彼此。

大人都這樣嗎?長大原來是這麼不有趣的事啊。

我想起前些陣子一位朋友說的:「就順其自然吧,如果勢必得要漸行漸遠了,那我也不會太強求。」

當時我還相當佩服她如此豁達的發言,
後來才知道,她才最最寂寞。

因為不抱希望。

我們最終都得要承認,自己依然會懷念、會落寞、會難過、會想要有人可以分享那些快樂或眼淚,會想要當一個對生活有所期待的人。

沒有誰非要有誰不可,任何人都可以轉身就走。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