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不怕你窮,只怕你認了窮也認了命

▲如果錢不重要,為什麼有人在詩和遠方談談情懷,有人卻只能掙扎於眼前的苟且,數著日子過活?(圖/Shutterstock)

貧窮不僅是缺錢,而是從社會獲取資源的機會變少,對生活的主動權和掌控力變弱。
* * *

晚上在家看書的時候,大格發來訊息:你在忙嗎?我好難過,求安慰。

原來是大格下星期要參加同學會,如今的同學會已不再是「老同學見面憶年少」的主題了,而是相互觀察打探,各懷心思的名利場。大格深知這一點,下了班後匆匆去了購物中心,想著至少在行頭上不能丟了分。

大格看中了一雙黑色高跟鞋,細膩光滑的皮質,恰到好處的水晶點綴,高度適宜的鞋跟,把大格襯托得纖細高雅。大格試了又試,來來回回在鏡子前徘徊,心裡很是喜歡。可是悄悄看了一眼價格標籤後,大格的心立刻就涼了。果然,一眼就看上的東西,大多是自己買不起的。這雙鞋子差不多要花掉大格一個月的薪水,這就意味著,這個月大格只能靠泡麵度日。她轉念又想,這鞋子從顏色到款式都十分百搭,而且做工精良,任何時候穿出去都能給自己平添些光彩。

正在大格心裡打著小算盤時,店員走過來,面露不悅地說:「小姐,這雙鞋是小羊皮的,您這樣試來試去很容易磨損的。上面的水晶如果碰傷受損,是要扣我們薪水的。」

大格一時愣住,店員接著說:「您不買的話,我們就收起來了。」大格怯怯地脫下鞋子,拎起包跑出了商場,一路強忍著眼淚回到家。用她的話說,店員的話雖然讓她感到難堪,但真正讓她難過的,是自己沒辦法拿出卡,大聲說:「這鞋子包起來,我要了!」

不要說女孩子虛榮、攀比。很多時候,一個女孩子的底氣和尊嚴,真的就在那小小的金錢符號裡。
所以,錢不重要嗎?
如果錢不重要,那麼為什麼那個在聚會時提前找藉口溜走的女孩,纖纖背影和柔亮的長髮在那間變得黯淡又可憐?
如果錢不重要,為什麼那些深受婚姻之苦的女人們,就算姿態難堪、夜不能寐,也不肯離開多金的丈夫?
如果錢不重要,為什麼有人在詩和遠方談談情懷,有人卻只能掙扎於眼前的苟且,數著日子過活?

當你賺錢的速度跟不上花錢的速度,支付寶裡的餘額填補不了內心欲望的時候,你選擇的權利只能減少。雖說選擇少不能完全判定你就是個失敗者,卻逼迫你不得不延遲自己想得到的美好,並且承受雙倍的煎熬。

前幾天在YSL專櫃挑口紅的時候,突然想起幾年前的一件事。

大四那年,因為在同一個老師那裡做畢業論文,所以我和陳同學的聯絡多了起來。那時候,我每月生活費就薄薄的一小疊,人民幣一千元多一點。
一個週末,和陳同學逛街的時候,她看好一件雪紡襯衫,觸感絲滑,搭配透著小女人味的蕾絲邊,我記得那件襯衫人民幣九百元,陳同學在付錢的時候氣定神閒,毫不猶豫。緊接著我又被她拉到化妝品專櫃去買香水,她很熟絡地跟服務人員討論香水的前調後調和持久度,我假裝不經意地看了一眼價格,五十毫升就要人民幣八百三十五元,我趕快把香水瓶放下,生怕弄碎了。

這個聲稱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的陳同學,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就花掉了我近兩個月的生活費。我還記得大一那年我們為了完成作業報告,一起去城區做研究調查的時候,住在一家簡陋的青年旅社裡。陳同學一整晚都沒有睡,她既擔心安全問題,又無法忍受破舊的屋內裝飾,她說她再也不想住這種破地方了。
她應該是如願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陳同學的朋友圈,更像是一個大展台。她在遊艇上喝著紅酒,在海邊穿著比基尼曬太陽,在高檔飯店的落地鏡前自拍,在跑車裡捧著玫瑰花笑得燦爛無比。選修課她基本上是不來的,宿舍樓走廊裡常常聽得到她清脆的高跟鞋聲,她身上的香水味也愈加濃烈。

後來陳同學搬進了一間高級公寓,回宿舍也只是取點東西就走。偶爾在課堂上見到她,她會和我分享進口零食,會提到她新入手的包包是限量款很難買到。

聽她宿舍的同學說,陳同學是找了個有錢的男朋友,男孩的老爸是做房地產的。
臨近畢業的有天晚上,她哭紅雙眼來宿舍找我。她說自己出於好奇翻看了男朋友的手機,才發現自己不過是男孩眾多女朋友之一,猜想可以排到小五、小六了。她找男朋友對質,可男孩沒有想要解釋,更沒有一點愧疚,甩下一句:「像你這樣的女生一抓一大把,你以為你是誰,忍不了就滾。」

陳同學哭得聲嘶力竭,或許她不只在哭自己的遇人不淑,想到離開那男孩後,自己要重回一個月人民幣一千元生活費、清湯寡水的日子裡,才是鑽心地難受吧?

沒過幾天,我陪陳同學去公寓收拾私人物品。冷暖舒適的空調,蓬鬆柔軟的沙發,整潔明亮的落地窗望出去便是綠意盎然的公園,雙開門冰箱裡擺滿了水果和飲品。是啊,這樣的地方和擁擠的團體宿舍比起來,真的像天堂一樣。陳同學不出聲,一件一件疊著自己的衣物,可我分明看得到她眼睛裡噙著的淚水。

在如今越發浮躁和處處充滿誘惑的社會裡,有人迷失在燈紅酒綠中,以為自己再也不必回到卑微慘澹的過去。卻不知這樣的人生是包著糖衣的毒藥,毒素在不知不覺中滲透到你的每一寸皮肉裡,等待發作的時機。而一旦發作,便是你已潰爛的精神和無法承受的痛。

在我們還沒有能力滿足欲望的年紀,最怕的是你透過作弊,伸手摸到了一點點天,就輕飄飄地覺得自己可以永遠躺在雲端上。其實你只是站在了看似美妙的泡沫上,誤以為自己比別人更「聰明」地找到了捷徑。

錯覺終歸是錯覺,僥倖得到的東西,不會真是屬於你。當有一天泡沫被戳破,你會從高空墜落,摔得血肉模糊,粉身碎骨。

在江湖裡浪蕩,手裡有槳是至少的,自己有船就最好了。這個道理越早明白越好。
即便年輕貌美,也要懂得自立不依賴。但凡他人,總是靠不住的。

文/萬特特

 

本文出自《你不能決定出身,但可以選擇人生》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