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職場茶水間

蔡依林《Ugly Beauty》唱片封面、連續三屆金曲獎視覺統籌 顏伯駿用設計展現音樂力

蔡依林《Ugly Beauty》封面、連續三屆金曲獎視覺統籌 顏伯駿用設計展現音樂力▲平面設計師-顏伯駿。(圖/顏伯駿)

和顏伯駿約在天母,他戴著黑框眼鏡、頂著棒球帽一派休閒現身,一坐定就熱絡地分享稍早與朋友討論自製Podcast節目《Before Midnight》的事情,這個節目是顏伯駿跟友人徹夜長談之後成形的有趣點子,經過幾個月的摸索和籌畫,今年4月上架開播。

從設計師到Podcaster,顏伯駿的人生一直很跳Tone。1985年出生的他,是台灣第一代看著電視音樂頻道MTV、Channel V長大的孩子,國中開始玩樂團,考上建中之後,別的同學沒事到圖書館K書,癡迷電音的顏伯駿卻喜歡流連在西門町與東區的唱片行,讀理組的他第一志願竟然不是台清交,而是到「淘兒唱片」上班。

拋棄一切刻板印象,才能真正認識顏伯駿。

喜歡和人打交道的設計師

顏伯駿是個喜歡和人打交道的設計師,但絕不是八卦的那種,相反的,他擁有一種很可靠的特質,讓人自然卸下心防吐露內心想法,初次見面的對象也很願意和他多聊兩句。但顏伯駿最受肯定的還是他的高EQ,設計師在執行企劃的過程中,難免都有上火的時候,合作過的夥伴都知道,「小光(顏伯駿暱稱)幾乎從不發脾氣。」曾經合作過三屆金曲獎的金牌製作人陳鎮川也認證,顏伯駿就是團隊的開心果,而且腦子裡裝著許多古靈精怪的創意,總能出奇不意地交出讓人驚呼連連的作品。

有些設計師的靈感來源,從「整理」開始,如日本的佐藤可士和、水野學等人,就是經由理性釐清空間、資訊及思考的混亂狀態,解放設計思路。顏伯駿的創意發想除了整理,更偏向天馬行空,不受拘束地收納著每種可能,外人眼中,他的靈感彷彿都是一瞬間迸發出來的,事實可能沒有這麼浪漫,因為所有創意最終仍需要在高度的理性之下進行評估判斷。

一步一步踏上夢想之路

音樂,是顏伯駿的設計啟蒙,更精準地說,是他小時候在唱片行看到的那一張張五光十色的音樂專輯封面,那是西洋樂壇視覺強悍的年代,「讓我窺見一個瘋狂、迷人的創意世界。」不管是西洋音樂女皇瑪丹娜在90年代舉辦的世界巡迴演唱會上,穿著時尚設計師Jean Paul Gaultier打造的尖錐胸罩服裝,或是冰島歌手Björk跟鬼才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合作的《Homogenic》專輯封面,都讓他感受到世界正在改頭換面。

當時顏伯駿一心想做的是唱片,最大的夢想就是以設計能力成為音樂產業的一環。

從視覺設計、書籍裝幀、動畫、廣告、書籍、書展等,到現在以唱片設計為主,顏伯駿一步步踏上他的夢想之路。「我對音樂產業很有興趣,一直很努力與這個領域的人接觸,我的夢想就是能以設計的能力成為這個產業的一環 。」

和大部分的孩子一樣,顏伯駿承載著父母親的期望,建中畢業後,他執意要念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引發了不小的家庭革命,父母親拒絕提供生活費,顏伯駿就自己賺錢養自己,開始接案拍MV、做動畫、擔任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等。直到有機會幫五月天的演唱會製作背景動畫,讓唱片公司看見他的創作實力,才終於圓夢,陸續成為蔡依林、林俊傑、蔡健雅、王若琳、蕭敬騰等天王天后的唱片封面御用設計師。

蔡依林《Ugly Beauty》封面、連續三屆金曲獎視覺統籌 顏伯駿用設計展現音樂力
▲顏伯駿以「潘朵拉的盒子」為主軸,呼應蔡依林《Ugly Beauty》想探討的人性光明和陰暗面。(圖/顏伯駿)
蔡依林《Ugly Beauty》封面、連續三屆金曲獎視覺統籌 顏伯駿用設計展現音樂力
▲顏伯駿在蔡健雅《失語者》專輯材質上下功夫,小巧思帶出完整的閱聽體驗。(圖/顏伯駿)
臺北文創公司肩負松菸BOT案使命,以培育台灣文創人才為己任,於2013年捐助成立臺北文創基金會。   臺北文創身為新興文創聚落基地,希冀運用現有資源投入最核心的創作人才培育,以協助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發掘文創人才。2014年開啟了第一個企業型基金會投入編劇人才培育的先例,「臺北文創劇作大師計畫」從人才選拔、創作培訓到鼓勵媒合一氣呵成,更希望帶領學員走出自我框架,探索更多元的人生觸角。期待未來產出的劇作能夠展現台灣深厚的生命力,擁有邁向國際市場的視野與實力。   2015年啟動「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百萬徵件計畫,公開徵集創意提案,由臺北文創提供製作費、業師指導與展演空間,協助新生代文創工作者踏出圓夢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