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交情五年十年的跳,無法突顯價值的人很難留

▲不求靠朋友飛黃騰達,但希望最落魄的時候總有幾人不離不棄。 (圖/Shutterstock)

出席一場時尚活動,聽見遠遠有人喊我的名字,拿著對講機跟資料夾的F衝上前來擁抱,我開心到大叫:「妳怎麼跑來了,今天應該很忙才對。」

「知道你要來,再忙也要下來見你一面。」貴為品牌經理的F,理當要坐鎮辦公室指揮全場,現場有不少媒體跟藝人需要照顧,抱著巧遇的心態,期待能抓到對眼的時機,說聲好久不見。

當日子只剩忙碌,見客戶的頻率比見老朋友多,若有時間,我也會以家人優先,時常回味一起有過的快樂,想久了心裡難免感傷。眼睜睜看著好交情,在時光的洪流裡變成曾經,短短幾分鐘的寒暄恍如隔世,這才發現我跟F上一次聚會已過一年。明知生活在同一座島、同一個城市、同一條路, 甚至住在同一棟樓,卻抽不出時間見上一面,這時代的人際關係好似海市蜃樓,看得到、聽得到,但摸也摸不到。

前幾天,在Instagram看到老友Y心情低落,趕緊私訊關心,雖然對方說沒事,但多少還是擔心。把發文截圖傳給共同朋友,對方老神在在地回:「他不是一直都這樣嗎?我早就取消追蹤了。」長期的無病呻吟任誰都受不了,沒人想跟老是投射負面能量的朋友往來,工作成就不如人要發文,沒有追求者也要發文,自己在家空虛寂寞冷更要發文。每一則看似勵志的自我喊話,都是包裝過的情緒勒索,喜歡和別人做比較卻又不知改變、付出努力, 喪氣不是反省自己不夠好,而是眼紅。

多少人蜂擁前來只為送上溫情,最後卻紛紛心灰意冷離去,Y喜歡把自己的脆弱攤開,像嬰兒用哭聲引人注意,好讓自己不需要付出多餘力氣,就能誘捕到他人的關心,把想要的溫暖送進嘴裡,沒吸到奶嘴就再哭,哭到下一個人理他為止。反觀Y的回饋,從不主動關心別人,失戀、失業的人生低潮他不曾出現過,十多年過去還是老樣子,身邊的人不曉得換過幾輪,一群舊識早已疲乏,現階段的人生還有更重要的事,想理也沒時間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