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是所有善良的人,在愛情裡都是好人

Share

你可以把善良當作加分,但它絕不是評判一個戀人是否合格的標準。

Advertisement

二十歲的女孩就坐在我對面,委屈地扁著嘴,不管不顧餐廳裡的其他人,紅著眼睛情緒失控地對我講:「當初為什麼和他在一起,不就是因為覺得他是個好人,善良到連螞蟻都不忍掐死一個,還能對我壞到哪兒去?可是現在呢,才不到半年,他就整天窩在寢室裡打遊戲,我每天要去給他送飯,星期五要為他洗衣服,只要一個電話,我就必須隨叫隨到。可我不舒服,發燒到四十度,飯都吃不下一口,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他怎麼連一個電話都不肯打給我?我就跟他抱怨了幾句,他就大吵大嚷『看不慣就分手』,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呀……」

面前的咖啡從溫熱放到冰冷,女孩的眼淚吧嗒吧嗒地滴在杯子裡,泡沫漾起微小的漣漪,那一定是苦澀的味道。

親愛的女孩,我坐在這裡,看著你這張不需要護膚品保養就白嫩光潔的臉蛋,掛著彎彎曲曲的淚痕,心情並不好受。你讓我想起自己的二十歲,那時的我和你一樣的單純無瑕,用一股飛蛾撲火的信念去愛一個人,覺得所有善良的人,在愛情裡都會是好人,值得我不計回報地犧牲與付出。

我二十歲時迷戀的男生,特別喜歡孩子和狗。那種遇見小孩子就要停下來抱一抱塞塊糖在孩子軟軟手心裡,還有特意買幾根香腸去校門口餵流浪狗的細膩,是我瞬間就愛上的善良。

他為人彬彬有禮,是肯用功讀書的好學生,又謀一份學生會差事,做得有條有序。

更重要的是,和那些有個芝麻官就覺得可以指揮一切的人不同,他舉辦的每一次活動,都對新進成員照顧有加,不忍看到有人掉隊,凡事親力親為,是深夜有人打電話請教問題都不會敷衍的好脾氣。所以女孩們總是湊在一起八卦著:「誰要是和這麼好的人在一起,一定會超級幸福的吧……」

可就是這個善良的大男孩,在和我牽手的半年後,每次去超市都把手推車和購物袋交給我,在我生病時讓我一個人冒著風雪天去醫院打點滴,吵架時把不識路的我扔在陌生的街邊徑直走開還關了手機。

在一次聚會之後,我和他走在散場的人群中,十公分的高跟鞋讓我的雙腳備受折磨,笨拙緩慢地挪動,他嫌棄得都不願牽著我的手,就那樣自顧自地走在前面。我哭喪著臉,追著前面那個彷彿永遠也趕不上的背影。這一幕,直到可以穿著高跟鞋跑去抓賊的今天,我還是沒法釋懷。

親愛的女孩,就像今天的你一樣,當時我一個人悶在被子裡,幾乎嗚嗚咽咽了一整個晚上。眼睛紅腫,喘息不順,心裡裝滿對愛情的問號:「那個善良的人哪兒去了?」我的手機,一直沒有響起,我就緊握著它睡去,直到淚痕蒸發乾淨,手心裡的震動讓我馬上睜開眼,螢幕上乾淨俐落的「分手吧」,讓我幾天前還在構築的和他在一起的未來崩潰瓦解。

二十天後,那個善良的男孩,那個可以在同學聚會上用自己不多的錢,慷慨地付掉全部帳單的男孩,那個拿著班級的鑰匙每天早上都準時起早開門的男孩,那個遇到朋友求助會隨時兩肋插刀的男孩,就在校園裡招搖地牽起另一個女生的手。我的心徹底冰涼,一個對流浪狗都可以用盡溫柔的人,竟然不肯分給我一點點的憐惜。

那時候大家都在議論這段瞬間就「老死不相往來」的分手,迎面走來的女孩,目光裡都暗藏一種意味深長的竊喜。我猜得到那些三兩個人聚在一起迴避我竊竊私語的內容,大概會是「那麼善良的學長,都鬧到分手的地步,一定是她不好……」

許久的以後,我又經歷了幾段感情,從那些長相乾乾淨淨做人又光明磊落的男人身上,我總是期望可以得到好一點的愛情。可是經歷之後才發現,原來肯為你拎包開車門連天氣都要每天囑咐的男孩子,會在即時通訊上和別的美眉調情;原來每週末都去福利院做義工的男孩子,會對一段感情說盡謊話;原來孝順父母慷慨磊落的男孩子,竟然會為「更好的人」和你分了手……

我一意孤行地認為一段好的愛情,前提條件一定包括對方是個善良、孝順、充滿正義感的大男人,可是感情這回事,兜兜轉轉才發現,它和品質並沒有預期中的那麼多關聯。

親愛的女孩,我一字一頓地和你講,我幾乎全部的愛情經歷,為的是可以讓你儘早懂得,不是所有善良的人,在愛情裡都是好人。你可以把善良當作加分,但它絕不是評判一個戀人是否合格的標準,他對待世界的那份體貼,未必就會用在你身上。

你所要做的,就是睜大眼睛,排除一切表面的虛幻,看進這個人的內心,是否騰出最溫柔的一個地方留給你,再不管不顧地付出也並不遲。

親愛的女孩,在我二十歲的時候,並不相信過來人的大道理,那些所謂「初戀熬不到結婚」的話,我驕傲得一句也聽不進。

現在的你,雖然淚眼婆娑地痛斥著那個差勁的男朋友,但我想你心裡一定還為這感情留有迴旋的餘地。所以我猜大概兩天後,你們就會重新和好,你會被他真摯的道歉打動,又做回那個頂著大太陽每天都乖乖去送餐的女朋友。也許再不久,你們會因為一次激烈的爭吵撕破臉皮,他大發脾氣暴跳如雷,你也粗暴地甩門而去。

經過痛苦很久的掙扎,你終於想開,換掉手機號碼,認認真真投入之後的每一段感情。我無法阻止你即將受到的傷害,只能祈禱,那些傷害過你的,未來再不會讓你心寒。

文/ 楊熹文

本文出自《女孩兒也有骨氣!別說我們不需要努力》高寶書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田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