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些月經, 來得跟性別沒關係

Share

在《地球人遇見小王子》的巡迴日子裡,演出結束後上前來提問、分享、回饋、或是朝我謾罵的人我都遇過;向我吐露自己的感受到掉淚的人,也見過不少。二○一九年底,巡迴到南部某所國中為畢業生們演出,當天演出的一小段對談,讓我在臉書上發了篇貼文:

今天演出後,一名國三男孩上前詢問:「老師,我是看上一場的,想問老師講到蛇那一段為什麼略過最重要的一句?」

王子:「沙漠好孤獨,人們都在哪裡?」
蛇:「在人群中也一樣孤獨。」
我:「由於演出時間有限,我有刪減,你應該有注意到點燈人、賣藥商人、 火 ⋯⋯」
他接著說:「火車調度員,對!我就想說怎麼沒有點燈人!」
我:「文本上我有做了一些篩選。那你之所以特別來找我,代表你覺得這段 很重要,你的詮釋呢?」

我語句才剛結束,一個瞬間毫無防備的,他大而有神的眼眶紅起,接著潸然 淚下,眼淚一顆接著一顆掉下,我上前給他一個擁抱,他原本壓抑的理性也跟著
失守。

「我覺得很孤單。」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人相處。」
「我覺得跟他們格格不入。」
這幾句話隨著他眼淚一併吐出,在那個片刻,我除了感到揪心外,理性的腦袋有好多豁達又標準的回答閃過:
「做自己啊。」
「你會等到跟你頻率相同的人出現。」
「孤獨不見得是壞事,看你怎麼看?」
「也許是你太成熟,其他同學太幼稚。」

以上的答案任選,好像都能加油打氣狀的讓話題結尾。但實際上又能帶來什麼改變?不知道若跟他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我幫不了你。」會不會很殘忍?他會不會傻眼?但這是我的實話。

頁數: 1 2 3 4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