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分手與被分手的人,都在想什麼?

▲分手/被分手的人在想什麼?(圖/Shutterstock)

被分手的人-我不夠好

被分手的人會有的狀況,不外乎是會想要緊緊抓住對方,希望對方不要離開。因為一旦對方選擇離開了,就會感覺自己一無是處,未來一片黑暗與遺憾。被分手的人會擁有很多疑問,為什麼對方會真的想離開?到底自己哪裡不好?我都已經做這麼多了為什麼還不夠?為什麼對方忍心就這樣離開?會有各式各樣的矛盾與想不通的地方,被分手的人很容易胡亂定義整件事的因果關係,很常見的就是把問題都連結到「我不夠好」上面。

這樣的連結看似很合理,「因為我不夠好,所以對方如何如何」,好像一切都講得通,然後就會覺得「只要我變好,那就可以怎樣怎樣」。我們開始拚命的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然後發現自己真的變得更好之後,對方也不見得改變主意,就又開始了無限崩潰,覺得明明自己已經「改變了」,為什麼對方還是無動於衷?難道不管我再怎麼好,我本身就是不夠好嗎?那我應該怎麼辦?這就是一個很難跳出的邏輯陷阱。

被分手的人會比較傾向想要去解決問題,而提分手的人則會覺得問題已經沒有解決的餘地。也因此雙方彼此很難達成共識,被分手的人會覺得你為什麼不跟我一樣努力想辦法解決,而提分手的人會覺得你為什麼要一再的給我這麼巨大的壓力。

一般來說大部分的人會認為提分手的人會過得比較好,但我認為提分手的人受傷也很深,只是他們面臨的痛苦跟被分手的人不太一樣。提分手的人比較不會陷入情緒崩潰的痛苦,其實是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有選擇」,他們認為自己擁有自由。但那份自由不見得是真實的,如果他們提分手的時候發現對方沒有自己想象中崩潰、沒有自己想像中表現出難以接受,甚至是很平靜、不被這個決定影響的樣子,那他們可能會一瞬間亂了陣腳,因為他們以為在這段關係的權力結構中自己是占上風的。

除非提分手的人從來沒有對這段關係真正動過情、用過心,很清楚自己是在利用對方對自己的情感,不然都會因為對方被分手卻沒很難過而大受動搖。他們對於「權力結構」的判斷錯誤,所以我們可以知道他們沒那麼痛苦的原因是「擁有權力」的感覺。他們會覺得自己如果想回來,對方就會接受我回來,我跳進去又跳出來,看你能怎樣。因此被分手的人痛苦會如此的顯著,是因為認為自己「沒有選擇」。

提分手的人-這個決定是對的嗎

提分手的人,面臨的是當壞人的壓力,以及如果對這個選擇感到後悔,是不是再也沒有重來的餘地,因為自己表面上是傷害對方、放棄這段關係的人。提分手的人都會在對方越變越好的過程中,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決定,他們也會很迷惘,深怕自己犯下無法彌補的大錯。

因此提分手的人會有的狀況,會是「不知道這個決定是不是『對的』,很怕自己到時候後悔時,對方已經真的走了」。因此,提分手的人會大大地受到被分手的人的狀態影響。

但為什麼通常想挽回的人卻很常覺得明明自己已經改變了,對方還是無動於衷呢?明明我那麼努力展示我的改變,對方還是不想回來?因為這是被分手的人自以為的改變,而不是足以改變關係權力結構的真實改變。真正的改變可以動搖關係的權力結構,使提分手的人動搖。

在提分手的人還沒有確定這個決定是否「百分之百正確」之前,都是依靠被分手的人的狀態來確認這個決定是否正確。如果被分手的人越來越沒安全感,給提分手的人越來越多壓力,那提分手的人就會越來越確定這個決定是對的。如果被分手的人越來越有安全感,給提分手的人越來越多愉悅,那提分手的人就會開始越來越覺得當初不該提分手。

如果你是正在考慮、困擾要不要分手的人,當提了分手之後你很可能會面臨上述的狀況。要如何解套?我個人認為不要把分手視為兩個人關係的完結篇,去客觀的想想分手這件事是否會幫助到彼此? 如果你內心知道讓彼此「一個人」一段時間對關係是有幫助的,那就去做吧。如果你害怕到時候對方真的離開你會後悔,會「怕」自己遇不到更好的對象,那問題其實是你其實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關係,而且也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去要。

如果你現在會考慮是否要分手,就是因為這段關係已經不能給你想要的,你能做的是去試圖用至少三種不同的方式嘗試跟對方溝通(大家可以去參考溝通的書籍來找不同方法,本書重點不在溝通。有機會我會寫一本書來談論這個主題,因為這主題很大,要講的話會過於離題),如果真的不行,那就是該離開的時候了。因為對方是一個無法溝通的對象,那不讓對方經歷一些足夠的痛苦跟挫折,對方學習到溝通基本的「尊重」是一件機率很低的事。

很多人會以為長久關係的關鍵是「溝通」,但我並不認為如此。因為「創造溝通的意願」和「尊重瞭解彼此的差異」比溝通的方法還要重要太多太多了。溝通的方法再多,缺乏尊重彼此不同、不要試圖同化對方的基本理解,溝通再怎麼樣都不會成立。

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在溝通,但事實上他們執行的並不是溝通,而是名為溝通的同化、責任歸屬與指責、用方法來強加自己的價值觀到對方身上,想要透過「溝通」來讓對方聽自己的。

若是兩個人都想分手的,也都覺得分手是個正確選擇的狀況,那通常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也不太需要來看這本書。

 

文/ AWE情感工作室 , 文飛(Dana)

 

本文出自《有一種分手叫不遺憾》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