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至少我們之中,總算有人能夠快樂了

▲生命靈數五月運勢。(圖/Shutterstock)▲生命靈數五月運勢。(圖/Shutterstock)

那個時候咖啡廳還沒改址,
一日我隨手書架上取下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書中提到一次他在日本跑過超級馬拉松,
一鼓作氣地跑了九十六公里,
途中還因為雙腳腫脹需要停下換更大尺寸的鞋子,才得以繼續前進。

堅持是很困難的,而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
不用努力、不用痛苦、不用信守承諾,
那些我們每每給自己訂下的目標,
總是被自己用各種理由推遲,或是不了了之。
不是嗎?

說來諷刺,
我對自己於自身的言而無信不以為意,

可是關於我愛你這件事,卻一刻都沒鬆懈過,
縱使現在回望,仍會懷疑當時的堅持是不是真那麼必要,
期間也有好幾次,因為你的謊言和若即若離,痛到想就那樣放棄算了吧,

可你的允諾就像是終點線的獎盃,
讓我以為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些,
再不要直視邊跑向你邊淌著血的雙腳,
就會忘記這一路上究竟受過多少傷。

最後的最後我終會和你緊緊擁抱,
能夠將你的愛當作自己不懈的回報,
我曾經是那麼努力地愛著你,你肯定不知道吧?

在那一段關係中,
我被多少朋友勸退,被自己多少次地瞧不起,
可都還是咬著牙,要自己為自己的付出型人格而驕傲地活著。
「妳做得很好,只要再撐一下,再一下,他就知道妳的苦,就會愛妳了。」

殊不知,
你從來就覺得我的堅持忍讓僅是枷鎖,
是讓你欲言又止的勒索,
是讓你冒著留下最壞最壞名聲的風險,
是你哽在喉嚨裡的刺,
怕自行拿出會受傷,又從來不喜歡的存在。

幸好,
你最後總算下定決心拋下我了,
沒有一點轉圜餘地,你不屑我的挽留,
一個瀟灑轉身,就有人取代我的稱謂。

可是,
你畢竟是我愛著那麼久的人。

縱使,
那之後我像是半死地活著,卻還是替你稍稍開心,
至少我們之中,總算有人能夠快樂了。

如果你現在問我恨不恨?
我還是可以給你當年那溫柔的笑容,
邊搖著頭說:「不恨、不恨啊……」

我們都是這樣跌跌撞撞流血受傷,
才長成這副令自己滿意的模樣,
才終於明白快樂難過都是自己給的。

我在木桌上翻動書頁,一旁咖啡早已飲盡,
最後在書末,他說若要寫自己的墓誌銘,
他會留下這樣一句「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他的無憾,是因為他總算對得起自己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