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肆一/所謂的遠方,不過只是沒有他的地方(上)

▲所有的再見,都像是永無休止的重播。(圖/Shutterstock)

被留下的戀人無法遠走,無論到哪裡都是一場原地徘徊,所謂的遠方,不過只是沒有他的地方。
所有的再見,都像是永無休止的重播。

全長四.五公里的空中花園,葆蒔沒有走完全程的打算,但也沒有預計要走多久,她打算等一個停止的念頭發生,這個念頭沒有一定的時間表、也沒有規則,可能是一個畫面、一個聲響,或是一道風的暗示,好讓她停止。

而那個暗示是與邵楓的約定,葆蒔起身往地鐵站的方向走。

上了地鐵後,葆蒔再次點開邵楓的相片,一樣是笑容可掬的模樣。
在轟隆隆的地鐵上,葆蒔的心跳也跟著益發劇烈起來,一瞬間,她再次察覺到了自己的魯莽。

千里迢迢飛到巴黎,只憑著出發前一條薄弱的線索開始探詢,壓根兒沒有仔細想過,若是真找到了賈欣絲該說些什麼?抑或是會不會有自己無法面對的情況發生?然而她太迫切地想從另一個人身上得到回饋,因此忘了衡量結果可能自己承擔不起。

又或者是否在她的潛意識裡覺得:最壞不過如此而已,季永已經不在了,所以再沒有什麼可以失去?因而恣意妄為。

而在裡頭所有最糟的結果是,若一切都只是一場誤會呢?葆蒔此時終於意識到這個可能性並不小。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

巴黎的地鐵站裡總是昏暗,不若台北捷運的明亮寬敞,空氣也常常是窒悶的,車廂行進會發出巨大的轟隆聲響,但聲音越是響亮越會教人覺得像是默片。就因為聲音太多了,最後耳朵反而進不去任何一個聲音。無聲的黑白電影。

布魯斯站出口是一棟壯觀宏偉的建築,正面是一整排的科林斯列柱廊。這座城市隨便走都會遇到上百年的古蹟,葆蒔原本以為自己多少有點習慣這件事了,但仍是愣了一下,對著它發呆了幾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