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肆一/所謂的遠方,不過只是沒有他的地方(下)

Share

「一起吃個晚餐?」踏出書店,邵楓這樣問。
「你時間來得及嗎?」葆蒔也才想起自己並沒有吃過中餐。
「總是要吃飯的。」

葆蒔沒有特別想要吃的料理,於是任由邵楓領著挑了一家拱廊街裡的餐廳。
菜單都是法文,雖然葆蒔勉強可以辨識出一些單字,但要完整理解仍有難度,尤其是醬汁或烹調方式的說明,所以最後仍是由邵楓幫忙點了海鮮燉飯與熱茶。

相關文章

「我吃奶油培根義大利麵,我討厭海鮮。」茶很快就上桌,沒多久後,餐點也上來了,邵楓這樣說。
「你來巴黎很久了嗎?」用湯匙在淺盤刮起一口和著番茄的紅色米飯時,濃稠的醬汁分開又密合,葆蒔問道。
「應該快四年了,」邵楓先是瞇著眼思考了一下,接著又說:「我跟季永是同一年來巴黎的,他讀書兩年、回台灣兩年,所以加起來四年了。」

原來除了自己外,還有另外一個女生也是用季永來當作時間的計算依據。葆蒔忍不住有點吃醋。
「那個……」突然邵楓轉變了語氣,有點吞吞吐吐:「季永離開的時候,痛苦嗎?」
至今聽到季永的名字,葆蒔呼吸仍是會暫停幾秒。

「不會,很祥和。」葆蒔腦海中浮起季永蒼白的臉。
「太好了,我有聽辰崴大概說了季永的事……」邵楓又笑了:「這或許是能發生的最好的事了。」

對於邵楓的笑,葆蒔突然有點惱火,什麼最好的事,死亡一點都不好!沒經歷過的人根本不會知道。
痛苦的可不是只有生病的人,被留下的人才更是無限延長。

頁數: 1 2 3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