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一種女生,每天在喊「好男人都死光了」!

Share

如果做個統計,每個週五晚上,全台北的姊妹聚會,出現「好男人都死光了」這句話的次數,恐怕結果會震驚許多人。

Advertisement

好男人沒死光,只是妳找錯地方。
週五晚上,我和 Mady、Bonnie 坐在西門町某間特色酒吧店中心的位置,開始探討這個問題。

隔壁桌的濃妝辣妹拿起她的 Tequilla Shot 一飲而盡,說她今晚非得找到一個帥哥不可。
我和 Mady 環顧四周,相視無奈,感嘆她今晚恐怕是要敗興而歸了。

「這類女生,我們就姑且稱她為『死光系』的女生吧。」Mady 說。
「蛤?什麼『死光系』?」Bonnie 放下她的手機,沒頭沒腦地問道,顯然未進入狀況。她最近新認識了一個男人,是個很有趣的渣男,我跟 Mady 也從旁進行社會觀察。不過這都是題外話。
「會喊『好男人都死光了』的女生,」Mady不耐地解釋:「簡稱『死光系』?明白。」
「喔喔喔。」Bonnie 說,繼續埋頭跟她的渣男傳訊息。

「『死光系』怎樣?」我接口,Bonnie 是個我行我素的女生,她想幹嘛的時候就要幹嘛,如果周遭有其他人或其他事務,她只會維持最基本的禮貌,比如說每隔三分鐘加入一下對話,拋出一點無關緊要但顯示自己有在聽的問題。

「『死光系』一共有三種類型。」Mady 豎起三根指頭,認真地闡述道。
以下是Mady的理論。

第一種「死光系」類型的女生:掉價傻妹。

如果你身邊有個女生,條件不差,然而她就是一直被不值得的爛男人辜負,為了一些沒道理的臭男人傷心難過,還任勞任怨、願打願挨……沒錯,估計就是掉價傻妹。

比如我們有個朋友,叫做 Lucy,要腿有腿、要胸有胸、要顏有顏,重點是要腦也有腦!

但是,她一直以來的男友,都是一些軟爛仔,要嘛管東管西、情緒勒索,要嘛錙銖必較、毫不體貼。

甚至還在聖誕節的晚上,因為Lucy埋怨了幾句:「原本說會回來陪我過節,結果臨時又跟朋友出去」之後,男方直接惱羞成怒,叫 Lucy 收拾行李滾回自己的爸媽家。

從那之後開始,Lucy 就開啟了死光系模式,每次見到她,聊到感情話題,她都要心灰意冷地丟出一句:「反正好男人都死光了。」

我們其實偷偷覺得她的問題跟好男人死不死光,完全沒有關係。

她的問題是太容易被爛男人追到手,好男人不管存不存在,她都還是會被爛男人追,也還是會被爛男人追到,所以今天好男人就算生生滅滅、輪迴百轉,也還是不關她的什麼事。

掉價傻妹,多半人都挺好的,是很替人著想,特別懂事的那種姑娘。

她們全身散發出溫暖親切的氣場,讓人一眼就感覺得到她們很好說話、很樂於助人、不太會拒絕別人的要求……換句話說,就是很好搞定。

當然,我並不想讓大家認為我好像在汙名化這些美好珍貴的特質,我也不是在告訴你們:「要當個自私自利的人才不會受傷!」

雖然,對於掉價傻妹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自私自利一點。

不要人家對妳三分好,妳卻當成了十分,然後付出二十分的真心,最後被傷害得一敗塗地。

妳會覺得身邊沒有好男人,是因為妳老是跟爛男人搞在一起,根本沒給好男人的登場留下舞台。就像一直泡在菜市場裡,又一直抱怨買不到LV一樣,那個圈子就沒賣LV啊!

所以,撿起被妳丟到地上的「自身價值」,好好擦一擦它。認真去設定,要贏得妳芳心的「必備門檻」,不要爛男人隨便給妳買點東西、說幾句好話,妳生病的時候發幾個慰問語音,就淚如雨下,以身相許。

想遇到好男人,首先妳得打從心底相信—— 老娘,只配好男人。

第二種「死光系」類型的女生:心比天高。

看過《紅樓夢》嗎?賈寶玉的丫頭晴雯,就是「心比天高」這句話的開山鼻祖。
心比天高的姑娘,也許有點姿色,也許有點手腕,她們就是打從心底相信「老娘只配好男人」的女生們。

她們身邊的男人未必不好,有些甚至可以說是滿優質的了,然而她們永遠覺得不夠!

這個溫柔體貼的不夠有錢,那個有錢又疼人的不夠帥、不夠有吸引力,顏值高的那個個性幼稚又無聊……

心比天高,沒有不好,然而比天還高,那可就是無人之境,只剩外星生命了。

外星生命能給妳發現的,這一生有幾個啊?妳在戀愛市場上,又有達到霍金、愛因斯坦、伊隆‧馬斯克那個等級嗎?
「唉,我覺得我就有點這種類型。」Mady 說。
「自信一點的女生,可能多少都會覺得自己有點這種傾向。」我就事論事地說。
「心比天高,肉體還在塵世嘛!」Bonnie 從手機螢幕後面抬起頭:「選個肉體相伴塵世歡愉的不就得了。」

聽聽這個語氣,她是打算跟手機那頭的渣男「肉體相伴塵世歡愉」了?
算了,我跟 Mady 等著看戲吧。
「心都能飛得比天高,肉體要找人相伴又有什麼難的?」Mady 說:「不就是心靈孤寂罷了。」

心比天高,最怕的就是高處不勝寒。
有時候,不是好男人都死光了,而是妳理想的那個好男人,根本沒存在過。

「那死光系的最後一種類型呢?」我問 Mady。
「像妳我這種的囉。」她說。
「什麼鬼?哪種的?」
Mady 哈哈大笑:「嘴炮 girl。」

第三種「死光系」女生:嘴炮girl。

好男人到底死沒死光,這些女生其實也不是真的 care。她們知道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有個好男兒。她們也知道世界上的另一個角落,有一窩爛男人橫行大街。

事實的真相怎樣不重要,她們只是想嘴一下這個社會,獲得一點短暫的歡愉。

就像男生說「人帥真好、人醜吃草」一樣,他們當中某些人甚至長得挺俊俏的,但就是想埋怨兩句,每天來點負能量。

「哈哈哈,我可沒說過『好男人都死光了』這種話。」我趕緊撇清。
「但妳說過『西門町的酒吧沒帥哥』啊!」Mady 雙手一攤:「都是地圖炮,有什麼分別?」
「……」我一時無言以對。

「好女人不一定會遇到好男人。」Bonnie 又從她的手機後面冒出頭來:「有自信、有尊嚴的女生更容易遇到好男人並且成功牽手。」

「當然,還得要好環境。」Mady說:「想要金融新貴,就得多跟銀行業接觸。想要天菜帥哥,就得有演藝圈模特圈的人脈。想要有錢小開,就得往留學圈裡社交。」

「嗯哼。」我認同:「除了『死光系』,還有另一種女生認為『遍地都是好男人』。」

這些女生,有自信、有尊嚴,懂得經營守護自己的社交圈以及「交友底限」(即某類她不喜歡的麻煩人物,遇到時就堅決不與其深入往來),她們也懂得欣賞每個人身上優秀、迷人的地方,利人利己的就是這種女生。

文/SKimmy

本文出自《SKimmy的台北戀愛圖鑑》平裝本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平裝本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