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密絲飄/美好的愛情,不過就是有個能一起做夢的另一半

▲再腳踏實地的人,都有做白日夢的時候,而我們都希望另一半是和我們同路的造夢者,而不是不識時務硬要打擾你美夢的人。(圖/Shutterstock)

我有個狗友,養了一隻非常好動的大型犬,有天帶狗出去玩時,狗興奮地在草地上折返跑然後飛撲她,人是沒被撲倒,但擁有一雙美腿、老是穿著熱褲的她,腳卻被狗指甲劃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她跟男友說,幫她拍照紀念好不好?「一張直的、一張橫的,都要拍到我的腳跟狗喔!」全天下的男人都有一種抓不到拍照重點的毛病,所以她還細細的交代了她想要的細節,結果,她得到了兩張讓她哭笑不得的照片,直的那一張,喀掉了她的頭,橫的那一張,狗只拍到了尾巴。

「妳又沒有說要拍到妳的臉,也沒有說要拍到整隻狗啊!」她男友理直氣壯。

我立刻跟她分享了我自己的血淚史,半個月前我和先生帶狗去溪邊玩,我也跟先生要求幫忙拍照,知道他技術差,直接下單order「幫我拍個十幾張」,我心想這樣總會選到一張好看的了吧?結果他大老爺拿著手機,按下連拍鍵,然後一臉超額完成討獎勵的表情告訴我:「好了!有快五十張!」

我能說什麼?這就是婚姻啊!

*

可是諸多生活的小細節裡,其實都是相處的考驗和磨練。

幫女友或老婆拍照的重點是什麼?十個男人有九個大概會回答:「漂亮」。當然漂亮是需要的,誰想留下猛翻白眼還是牙齦露得比牙齒還多的影像,可是生活照和藝術照不同的是,我們想留下的,不僅是漂亮的外表,還是漂亮的生活態度。

什麼是漂亮的生活態度?就拿我朋友來說,一隻活潑的大狗與一條長長的傷疤,她要表現的,肯定是那種即使被狗整了還是覺得很幸福的寵溺感,可想而知,拍照時她不會做出在網美咖啡廳時露齒不露齦的貴婦笑容,而是皺著眉或嘟著嘴的神態──那其實是一種比真實狀況更「美好」一點的層級,女人都有點「作」,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表現自己的從容優雅得意的機會,或者說白了點,任何時候都想做出一副「我很懂得享受生活」的樣子。

但男人不懂這個。

男人不懂這些,不代表男人就不「作」了,而是男人的做法和女人不同。我那朋友的男友最近執迷於switch,玩遊戲時還開直播,為了直播效果好,還添購不少周邊配備。但他又不是真的實況主,觀看直播的除了少數志同道合的人,其餘都是認識的人去捧場,比如我也去看了一下,喊了幾聲「好厲害」、「好像很好玩」,但其實內心完全不感興趣,可是她男友倒是全數當真,真覺得有人如同三十年前守在電視前等八點檔那樣等著看他直播,有時加班太晚,風風火火連晚餐都不吃,空著肚子就上陣。

「不就自以為很紅咧」──我相信我朋友心裡一定時不時閃過這樣的murmur,但是她不會講,就像每次她要求男友幫忙拍照時,她男友心裡肯定也有無數「不就自以為很正咧」的白眼,但男友也不會講一樣。

古代人說情人眼裡出西施,意指愛著對方時,眼前都會蒙上一層美麗的幻霧,但是當愛情落實到生活裡時,是我們要主動去蒙上這層迷霧。再腳踏實地的人,都有做白日夢的時候,而我們都希望另一半是和我們同路的造夢者,而不是不識時務硬要打擾你美夢的人。

有些人特別喜歡潑另一半冷水。

要求幫忙拍個漂亮照片,他會說「不就自以為是網美」,上餐廳點餐時讓照相機先吃,也要酸「人家美食部落客拍照有錢賺,你又沒有,拍什麼拍」。當然,我承認我們有時都難免膨脹自己,端著做人吊著賣,但是,當一個人使盡渾身解數、抓住機會就想把另一半從高台上扯下來時,並不是真的希望腳踏實地,而是心理上的沒自信。正是因為把自己擺得太低了,才會看另一半高高在上不順眼。

別老覺得自己理智又腳踏實地,高過愛做夢的另一半不只一等,因為,真正的理智和踏實,是落實在生活裡,而不是嘴上。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