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城旭遠:不是每個溫柔,都能輕易被看見

Share

他與她之間 _ 既是差異也是互補

Advertisement

她樂於分享,舉凡新鮮事物總不輕易放過,敢怒敢言是她一貫作風,她大方世故卻不輕易流入世俗懷裡,她所在之處,往往沒有孤單離去這項商品,儘管她驕傲,可是待人處事確實謙遜。

他不太說話,很多事情看在眼裡記在心底,想表達的卻從來不掛嘴邊,可說是彆扭也是木訥,他的心聲深藏不露、喜怒不形於色,常常獨自穿梭在沈默中,他早已慣了安全感只有自己給得起,別人既給不了也搆不著。

兩人性格儼然是南轅北轍,但他們認為彼此很特別,所以這五年特別相愛。

她的朋友是他的3倍,每年生日慶祝是餐廳吃過一輪又一輪,沒有一個多月是無法結束自己的生日聚會。反觀他的朋友只有從高職起共同打拼到大學的7位事業夥伴。

不曉得哪來的默契,夥伴們各個早婚,大家下了班接孩子的急趕路,沒孩子的急著取車接老婆,只有他口中唸著「我女友」,也只有他有如此獨立自主的伴侶。

其實朋友們都心知肚明,他只是想再努力些,準備得再周全些,才有把握能將人生下一個階段的身份勝任,朋友們有些只是被催婚而結婚,有的則是有了孩子不得不結婚,關於愛,那都是結婚後才慢慢學會的事,但他們都懂,他很愛她,不願她受任何委屈。

人說30歲是生命分水嶺,做的每場夢都該要有務實的成分在裡頭,不太能漂浮在空中,任憑風吹草動更改夢的方向,長輩說這是「長大」,遲早要習慣,而教科書沒教的,在現實中全交付每個人,譬如面子,例如壓力,好比說歲月催人老。

這是她30歲生日的第7場飯局,喝了點紅酒,拖著左右不定的步伐走進家門,似乎她不斷強調30歲的意義更深、這夜過後她的尾巴長得更美、更強韌,也變得更像理想中的大人了,她在客廳晃悠卻見不到他蹤影,口中碎念著她來自心底的話。

「你到底到哪去了!」

「我生日大家都到了,你呢?那你呢?」

「你不要我就說嘛,賣弄什麼關子啊…」

「他們都成雙成對,壽星沒人陪耶!」

「這不是很可笑很蠢嗎?」

「他們差點忘記我有男友耶!」

「你出來啊!再躲我就搬出去。」

任憑誰都懂,失望會將一個人抽空,抽空會令人感到寂寞。

頓時屋內瞬時漆黑一片,徒留窗外零星街燈照映的微光,他端著蛋糕緩緩走到她面前,左手端著蛋糕右手摸索著口袋,看起來有些笨拙。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祝妳…生日快樂。』

『對不起,我讓妳等好久。』

『對妳來說可能是意氣用事。』

『我準備了好久,可是不知道怎麼開始。』

他沒俗套單膝下跪,沒有燭光晚餐,沒有羅曼蒂克的催眠,只將戒指盒打開淺淺問一句「妳願意跟我過以後的生活嗎?」為了這晚,為了這句話,他省吃儉用了好長的一段日子,對著公司夥伴練習了上百遍,大家都嫌他噁心。

他知道她早住習慣這間屋子,於是與房東商討後買了下來,當時房東問他確定嗎?他堅定說「我和她在這,從開始走到現在,要從現在走到以後」。

她的酒意正退愛意漸濃,她終於明白他唯一的浪漫,就是毫不浪漫的務實。他能給的不多,能得到的安全感也少,但他始終在等她回家,在他心裡早認定了她一起過後半輩子。

他們這晚躺在地板,沒有床墊,沒有枕頭,也沒有被子,卻躺得比平常更舒適安穩,睡前她口中直唸著,我願意,我想和你一直住在這裡。

不可否認許多男人看起來是木訥笨拙的,

不懂表達自己感受,不願展露自己軟弱。

儘管外表再如何堅強如鐵,也不能抹滅裡頭藏的纖柔心腸,尤其是在愛的人面前,有的時候逞強代表一個男人想保護的慾望。

在那麼混濁的年代,可能真沒太多人能有大量物質、兌不完的承諾可支撐愛的信念,不過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許簡單生活、簡單過著,那就是樸實的幸福,也是愛的初衷,愛的感動。

珍惜能給你務實的每個人。

- 旭遠.

城旭遠

FB粉絲團:城旭遠

Advertisement
城旭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