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最後,總是不懂事的女孩得到了愛情

Share

寫下這篇文章時,郭富城和方媛剛剛大婚,大家紛紛在頭條新聞下面留言,「果然還是網購的好」,言語之間,都在為熊黛林抱不平。

Advertisement

熊黛林愛了他七年,七年間,傳出的消息往往是「天王拍戲,熊黛林請假探班」、「郭富城未送耶誕節禮物,熊黛林笑稱不重要」,好一個獨立大方的女孩,就像日劇《東京愛情故事》裡的赤名莉香,戲外的女孩動容,戲裡的男孩卻還是放棄了她。

「對不起,她更需要我。」
仔細想來,我們在愛情裡大概都扮演過赤名莉香的角色。
和阿倉談起這件事時,她跟我說,她小時候喜歡的那個男孩,是名校的學生會會長,除此以外還自己辦了本雜誌,出了張唱片,老師們對他抱的期望很大。於是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男孩沒有公開和她的關係,連對朋友都守口如瓶,明明兩個學校只有十分鐘的距離,他們卻只能一個月見一次面,次數多了怕被發現,並且,他也沒有什麼空閒時間。

那時候他們都很窮,所以男孩在節日時從沒送過禮物給阿倉,約會還時常是阿倉請他吃飯,她眼睛有點模糊地和我說,他們有次約會是在下午,去一家咖啡館,兩個人窮得只能點一杯最便宜的熱巧克力,待到吃晚飯的時間再坐公車回家。

那時候阿倉十六歲,男孩也十六歲,阿倉看著他,覺得他光芒萬丈,總覺得他們兩個人一定會有很好的結果,一起去大城市念書,一起創業或者找到很好的工作,結婚,擁有一幢小房子等。

阿倉跟我說,那時候她總在想,如果有天那個男孩變得很有名,那她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糟糠之妻,那麼喜歡他的人肯定怎麼想不到,糟糠也可以這麼漂亮。

但是後來他們還是分手了。
因為勢均力敵的驕傲,他越優秀,阿倉就越退縮,於是和他說了分手,但不是真的想就此分道揚鑣,而是想告訴男孩你等等我,但是男孩沒有,反而把分手視作一種解脫。

後來的後來,阿倉遇見了程老師,程老師雖然長著一張娃娃臉,卻大阿倉許多,而阿倉雖看起來成熟,畢竟還是小了他四歲。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程老師忍讓包容了阿倉許多,有的時候連阿倉自己都覺得很過分的事,但程老師總是笑著說:「好啦,沒關係。」

我記得阿倉跟我講過,程老師之前交過一個女朋友,和他一樣大,是個很任性的女生,會當著許多人的面說他不好,會要他買很多東西給她,一週要見兩次,每次見面之後要去麵包店買夠直到下一次見面的麵包……。

程老師的前女友聽起來是一個十分不懂事的女生,所以在程老師遇見阿倉時,覺得阿倉溫柔可愛又善解人意。

然而事實上,你們可能不知道,阿倉自己都說自己並沒有那麼好,她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毛病,比如晚飯要吃兩頓,新上映的電影不肯等數位平台上片,每一部都要去電影院看。有次和程老師約會,阿倉說想去吃一家加熱滷味,忽然又想起前面還有一家涼拌米線,便和程老師說:「我們先去吃滷味,再到前面吃米線。」

其實中間的路還蠻遠的,天氣又冷,又覺得自己提的要求也的確有些奇葩,程老師不但毫不猶豫就同意了,反而還問阿倉還想吃什麼,都可以去吃。

結果因為冷熱交替,程老師得了感冒,也沒有因此責怪阿倉,反而是怪自己體質不好。

阿倉對電影的熱愛可以說非常狂熱,就算她很窮,新上映的電影也要去電影院看。然而程老師沒那麼喜歡電影,即便想看什麼電影,也大多是在網路上看,但程老師從沒說過阿倉浪費,相反是對阿倉這部分額外的支出照單全收,甚至有的時候還會上網查最近上映的電影約阿倉一起去看。

阿倉說,她覺得在程老師的心裡,自己看起來毫無缺點,完全是因為他心裡也會想「她比我小了四歲呀」,於是自己的那些奇怪的、蠻不講理的要求也顯得正常又可愛。他心甘情願包容阿倉,未必是阿倉沒有缺點,而是在他的認知中,阿倉的年紀有這些缺點都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郭富城對熊黛林鮮有誇獎,卻接受方媛的種種負面新聞,還迅速迎娶了她的原因吧。

後來有一次和阿倉吃飯閒聊,她有一點難過地和我說:「聽說我前男友有了新女朋友,比他小兩歲,很嬌嗔的一個女孩,把他們之間的事弄得人盡皆知,還跑到他學校的緣分牆上表白,向所有喜歡他的女孩宣告,自己是他的女朋友。突然想起以前的我們,走路要隔三公尺,生怕被熟人看見,發現我們的關係。」

說完,我們兩個人不禁想笑,果然是小女孩容易得到愛情啊。
說到這兒又想起我之前的一個朋友二姚,她在歐洲旅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男孩,是北京人,在重慶上學,他們相約回國後在一起。真的在一起後男孩因為上學頻繁往返兩地,總找不到時間見面,後來連用通訊軟體聊天男孩都覺得麻煩。

旁人看得很清楚,明明就是不愛了,二姚卻不斷地替他找理由,他在忙比賽,他在實習,他忙著和家人爬山,他忙著和朋友踢球……他就是沒有時間見二姚。

可是二姚不問他不見面的理由,二姚說自己要做一個最優秀的女朋友,而優秀的女朋友就是要理解男孩,體諒男孩,即使心裡難過得要爆炸了,也不能問,不能說。

然後終於有一天,男孩向二姚提出了分手。
二姚帶了一手啤酒來找我,喝得酩酊大醉後趴在床上痛哭,聲音震天。
「他還要我怎麼做啊,我已經很努力地在做一個好女朋友了啊。」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該怎麼告訴她,在愛情裡面,「好」是一個貶義詞。

過了不到半年,男孩交了新的女朋友,還帶著新女朋友去了摩洛哥,替她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二姚看見了又很想哭,她說男孩從來沒有幫她拍過照,總是推說自己不會。

喜歡一個人的話,就什麼都會啊。

往往我們因為太堅強太懂事被放棄之後,都決絕地說再也不要這麼堅強,可當遇見另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選擇當個懂事又獨立的女孩,不肯撒嬌,不敢任性,直到失去,看著他包容別的女孩的任性。

何必這麼傻呢?想要就說出來,可以理解對方,卻未必要時刻為對方著想,愛情裡自私又任性的人往往能得到更多愛,就像是故事的最後,總是不懂事的女孩得到了愛情,而懂事的女生總是形單影隻。

不是要你不懂事,是記住不要太懂事,畢竟男孩子,都很吃這一套的,不是嗎?

本文出自《我可以很喜歡你,也可以沒有你》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時報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