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最想愛的人,卻一直祝福我幸福快樂

▲有些情感是始終交不出去的,是注定要留下遺憾的。(圖/Shutterstock)

有些情感是始終交不出去的,
是注定要留下遺憾的。

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錯過間隙中,不時看到彼此眼中的期待,
卻在那些敏感脆弱的時刻,仍總是顧慮很多很多,
然後另一個有勇氣的人來了,軟弱的我們就這麼各自跟著別人走了。

總是這樣的,我們不斷地錯過又再重逢,
但依舊不想把話說破,別人都說朋友比愛人長久,不是嗎?

在往陽明山的車程上,霧煙裊裊,這天特別的冷,他丟出一個暖暖包,她理所當然的接下,放在胸口溫溫熱熱的。

「沒什麼事就到處晃晃吧」他慵懶的說著。
「對啊,上次我們去象山亂走的時候還看到螢火蟲耶!果然有時候沒有計畫反而會遇上驚喜。」她意猶未盡地回想那天夜裡山間被小光點佈滿的畫面。

在毫無期待的情形下,遇見的美好,總是更美好。

忘了是因為什麼契機,
總之從很久以前他們就開始要好了起來。

什麼都聊,稱兄道弟地吆喝著,不避諱在彼此面前或落魄或邋遢,會互相徵詢感情相關的問題,各自交過幾個對象,在熱戀時向對方炫耀,在失戀時隔著話筒心疼地聽對方哭到睡著。

就這樣一起長成了大人,看過彼此最倔強的眼神,也見過彼此最寂寞的臉龐,真好,無論如何都有個避風港可藏。

她一直都是這樣跟自己說的,
只要這樣相信著,就什麼都不會失去吧。

後來,在一個很晚很晚的夜裡,
她撥通了電話:「他跟我求婚了。」

「天啊!恭喜啊!喜帖一定要發我喔!」他的語氣是真真切切的快樂。

「那是當然的啊!」她抿著唇顫抖著,眼眶中的淚水一直不斷的往下流。

她早就預料到了,
早就預料到他一直說的那種喜歡,不是愛,
那種喜歡是可以拱手讓人的,是無需爭取就能得到的,是從來都沒有想太多的友誼。

他什麼都不懂,不懂她在每一個自己脆弱的時刻都會在身旁的原因,還慶幸自己有這麼好的,朋友。

八年就那樣過了,
他們有過從前,但再也沒有以後。

她要愛另一個人多一些了,
她要自己也慶幸還有一個那麼好的,朋友。

有時候,愛一個人也得講求時機的,有多少次我們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絲的期待,但那一瞬的砰然,錯過就是錯過了。

她在話筒這端,
任視線因淚水而模糊,就像那天陽明山上的煙霧裊裊。

可電話那頭的人,
只是一直祝她幸福快樂。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