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藝人指定彩妝師簡淑玲/人生,就是要在不同時間點做不同的歸零

Share

我時常會讓自己歸零。

Advertisement

比方說每出去一趟旅行,就是一次歸零。又或是在不同的年紀或時間點,讓自己歸零。

這歸零並不是漫無目的,而是要有計畫性的歸零。計畫從何而來呢?要先問自己,在那個當下自己到底缺乏了什麼?

靜心地坐下,找一張紙,把自己內心覺得缺乏的東西一一寫下來。

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會去上課,或是去旅行。

例如我讓自己歸零,去上畫畫課。畫畫跟化妝不同,化妝時若眼影沒畫好,可以卸掉重新再畫就可以。畫畫則是一個筆畫錯了,就可能整張畫不對勁,假使是油畫,可以整張畫蓋掉再重新上油彩,但其他像水彩畫或壓克力顏料畫,就只能做補救的修飾了。

畫畫除了是發揮創意的練習,也是在練習膽大心細。

在歐洲旅行時,除了美術館或博物館,我也很常去參觀教堂建築。

一進到教堂,首先我會站在教堂的中心,觀察教堂的顏色。教堂內部通常燈光較暗,我會先觀察玻璃窗的顏色,有的教堂是透明玻璃,有的則是花窗玻璃,我會仔細看花窗玻璃上有些什麼圖樣,有的畫著聖母,有的是畫著聖經中的故事,每一個圖樣與配色,都能帶給我刺激與啟發。

接下來我會觀察教堂內哪裡有光線射進來,以及教堂內部的線條。每座教堂的歷史與建築樣式不同,有的是哥德式,有的是文藝復興式,有的是巴洛克式……我會興味盎然地觀察教堂內部的壁飾與雕像,仔細端詳雕像的臉部線條與表情,沒有一尊雕像的臉是相同的。

壁飾與雕像會由於不同時間的光影角度而產生明暗面,這與觀察人臉的明暗面是相同的道理。

又或者我去美術館看畫,我會在同一幅畫的前面坐上一、兩個鐘頭。走馬看花看完一幅畫,大概只會看到:喔,畫家在這裡畫了黃色;喔,畫家在這裡畫了雲……等等但若用很長時間專心欣賞一幅畫,你會發現有許多小細節從畫中躍出:喔,原來這裡畫家的筆觸是這樣;喔,原來雲還可以用這種顏色層次呈現……你能真正與畫作對話,了解畫家如何創作與詮釋這幅畫。

這就是所謂的觀察到「出神入化」。

當我開始與畫作對話時,會把這些觀察寫在筆記上,以供日後品味思量。

或許有人要問:「萬一我觀察一幅畫兩小時還是一無所獲呢?」

我會回答你:「沒關係,下禮拜、下個月或甚至明年你再來重新觀察。」

在不同的時間背景、不同的心境中,或許更能觸動你的觀察與感受力。

有時候,我的歸零不一定是去旅行或是上課,而是讓自己的心靜下來。

我發現,聽交響樂或是聲樂,能夠讓我的心歸零,得到平靜。

在倫敦時尚學院念書那段時間,我是自己一間房,當我遇到瓶頸,書本中的內容一個字都讀不下去時,我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天聽交響樂曲,往往聽著聽著心情便能漸漸平靜下來。

當時的我會去唱片行買那種三片兩英鎊的二手古典CD,當心情十分煩躁時就放來聽。過去在台灣,總認為自己對古典樂沒興趣,沒想到在英國時卻意外發現古典樂對於解除我的煩躁心情有顯著功效。

這也是這趟英國求學之旅所得到的另一種收穫吧。

每年要給自己一段休息與充電的時間

很多彩妝師或造型師有這樣的狀況,常在口頭上不經意地說:「我每天都睡不飽,我好累喔……」這就是每天被時間追著跑,工作已經在掏空自己,產生倦怠感的跡象。

現在的我明白知道:在身心靈疲累的狀況下,不可能產生好創作。

因此每一年我會在較不忙的期間,挑一段時間休息一、兩個星期,選擇一個地方去開眼界。

有的彩妝師會說:「我休息兩個禮拜,案子就會跑光光了!」

在這裡我要借用唐綺陽老師的話來說:「客人不會因為你休息兩個禮拜,就這樣跑掉了。」

給自己兩個星期break,你可以選擇國內或國外,重點是:要用這兩個禮拜的時間接收新資訊與資源。

以我為例,當我利用這段break去國外旅行,我會一邊逛街、一邊觀察潮流以及店裡賣的飾品,只要看到某個飾品適合某個客戶,或是某些飾品適合某種類型的工作,就會將它們帶回台灣,日後在某個拍攝場合往往能夠派上用場。

至於我在國外逛街所看到的潮流,在吸收之後便能成為我的資源。

因此我的休息與充電,不是每天睡到自然醒,睡醒了去吃下午茶或晚餐,第二天再重複同一個模式。

我的休息是在放鬆之餘一邊尋找讓我眼前一亮的地方,把自己的舊資料庫重新更新,這對我來說才是所謂的休息,是真正的充電!

文/簡淑玲

本文出自《Right Now簡淑玲的立刻學》大田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大田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