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致備胎/給不了你現在的人,也給不了未來

▲我從沒見過一個備胎能收穫圓滿結局,即便是成功轉正,也不見得如意。(圖/Shutterstock)

我從沒見過一個備胎能收穫圓滿結局,即便是成功轉正,也不見得如意。

朋友A在一次聚會上認識了他的真命天女,讓他相思成疾,夜不能寐,可惜女神已名花有主,但朋友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對女神告白。

女神沒拒絕也沒發好人卡,只是說:「我暫時還不能做決定」。這句話簡直就像免死金牌一般重要,證明敲開女神的心門仍有機會。A以為跟女神的關係就像剛播下的種子,只要時機一到就會破土而出,長成參天大樹。

這是一個備胎的春天,騷動難耐,希望滿盈。

朋友B那時正跟女神痴纏,女神的正牌男友外派出國一年,女神孤苦無依,大小事都會找B幫忙,今天修電腦,明天上超市,他們之間就跟一般情侶無異。B保持著熱情如火,像一隻隨時待命的免費召喚獸,只要女神勾勾手,他就像踩上風火輪似地隨傳隨到。

這是一個備胎的夏天,熱度升溫,持續投入。

朋友C更像心上人的閨蜜或知心姐姐,只要心上人跟女友吵架,無論夜多深,她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心上人身旁,聽他傾訴、給他安慰,還時不時指點他如何討女友歡心。她成熟理智,不會貿然進攻,更不會冷卻對方,總以為有一天心上人會發現最適合他的人正是默默守候在旁的自己。

這是一個備胎的秋天,冷靜克制,濃情漸淡。

朋友D在跟男神對壘幾回合後敗下陣,男神都換了兩任女友卻未垂青於她。D心灰意冷但還不至於徹底絕望,她依然會關注男神的動態並發出微弱信號,有時是點個讚,有時是一句看似不經意的節日問候,她像隻追捕獵物卻永遠無果,陷入慣性無助的困獸,放棄了進攻,但仍會守株待兔。

這是一個備胎的冬天,荒蕪心田,瀕臨觸底。

春夏秋冬,四季輪回,所有備胎的終點都是指向寒冬一般殘忍的自輕自賤。但仍然有人奮不顧身,以為自己能夠不在乎得失,即便得不到也願意身旁守候。在喜歡的人的人生樂章裡,你目前還不是主打歌,但你還想做B面第一首,至少能得到一點自我安慰的存在感。這種不求回報的守護的確值得推崇,但並不意味著這樣的付出,愛情就會多看你一眼。

若真是天造地設、命中注定的一對,根本無須費盡周折;若是緣分尚淺,需要努力多修幾分,那你這般付出也總有個出頭之日。可是你守候的那個人並沒有,一會兒好像把你捧在手心,一會兒又把你拋出老遠,給人希望,又旋即叫人絕望。也有那麼幾次,你就要徹底認輸了,就要承認自己得不到了,可是她一個嬌滴滴的撒嬌,就讓你又心甘情願跑回溫柔陷阱中。

這個溫柔陷阱就是她無意識中設置的心理遊戲,玩法就是追逐,而且只能有一個追逐者。你在後面窮追猛打時,你喜歡的那個人拚命地躲藏;一旦你停下腳步,準備按下Esc鍵結束遊戲,他便會頃刻變身追逐者的角色,反過來奔跑進攻,制衡你的撤退。

他是玩家,你不過是陪練。

與別人保持備胎關係,當中具備競爭進化規則。一方面來說,人類本質上無法停止追求更多的欲望;另一方面則是關於婚戀關係的排他性和唯一性,在這種客觀矛盾和內心衝突中,備胎是夾縫中的產物,是緩解內心衝突的最佳人選。

他們既不明顯逾矩,本質上不違背婚戀關係的準則,又滿足了尋求更多愛和欲望的本我需求。同時也實現人類在親密關係中追求的最大化收益,和最小化付出。

對於備胎來說這何止是不公平,他們損傷了自己。愛情是指兩個人之間的情感,單方面的一腔熱忱最多只能稱為迷戀。這種迷戀值得你捨棄自尊嗎? 更何況,長此以往,備胎們很容易養成一種思維:不去追求正確和值得關注的人和事,極易陷入自我貶抑的狀態,因為他們總是無條件地付出、忍讓,習慣被傷害自尊、自信和情感。這種模式也會落實在生活中的每個層面。

定義任何一段關係的好壞,無論是親情、愛情、友情或單戀,最基本的準則就是它是否給你帶來成長。備胎在和男神女神的糾葛當中,被阻滯了成長,甚至無法像原先一樣自愛、自信。

真正可怕的不是得不到愛人,而是失掉了原本還留存的,相信人生美好、值得追求的信念。

當備胎的感覺,既像尖刀也像海綿,刺起來有錐心的痛感,但又吸飽了所有的情感和精神。人有時真的能在痛苦中得到快感,但是再快樂,也是不健康的供給。

我見最悲涼的備胎人物是鍾離春,因為相貌醜陋,於是戲劇中給她起了一個別號:鍾無豔。她雖不豔麗,但才華出眾,被齊宣王立為王后,可是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彰顯君王不貪美貌的表象,同時又能讓她輔佐改革。

大部分的時間,齊宣王都不關心國事,而是耽於聲色,寵幸一個叫夏迎春的美豔妃子。後來坊間流傳這段故事並改為戲曲,便有了「有事鍾無豔,無事夏迎春」的典故。無豔縱然已貴為王后,治國有道,被後人奉為典範傳唱至今,但也難逃不得齊宣王的愛而淪為備胎的境地。

備胎們又何嘗不是一個現代版鍾無豔的偉大化身呢?

歷史無法改寫,但備胎的人生還能轉折,別再等那個不把你放在第一順位的男神女神了,該從候補狀態退場了。讓你的迷戀快點跨越這片沒有燈火的荒原,繼續馳騁到對的那個人的人生樂章中吧。

 

文/大將軍郭

 

本文出自《我們心裡都有病》好的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