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念舊的個性,成就一個深情的人

▲就在所有人都忘記的時候,你背著世界悄悄地記得那些瑣碎的事。(圖/Shutterstock)

忽然醒來的一天,窗外的銀杏已經黃了。又忽然的某一天清晨,銀杏都掉光了,一地的落瓣被人踐踏得潰不成形。然後,冬天來了。看見銀杏的時候會想起前兩年在韓國生活的日子,學校的兩旁都是銀杏樹,那時沒有太多的時間駐足觀看,我忙著自己的悲傷,與這個世界無關。

世界總是在向前,一刻不停地、殘忍地、若無其事地繼續著,可是某個瞬間,我覺得自己被落下了,落在某個時間節點裡面,往前走有千斤重負在身後,往回走卻丟失了路。世界之大,原來真的會走著走著,就把自己弄丟。

那時的我在做些什麼呢,還是吃著藥的那段時間,大抵都忘得七七八八。可能是為了緊抓著不讓他逃離我糟糕的人生,也可能是被悲傷和疼痛撕裂成碎片,可能是正在往深夜墜落的時刻,忘了,是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漸漸就成為一個無所謂的人呢。

▲(圖/皇冠提供)

忘記像是一種超能力。
有時候我很羨慕那些說忘就忘的人,那也代表著能夠毫無遺憾地往前奔跑,而我不是,我總是被這些所謂的「曾經」扯捽著無法向前。

總是念舊,總是回頭望,總是一不小心,就掉落在了沒人找得到的縫隙裡。

別人永遠都抵達不到那裡,他們經歷不了我經歷過的故事,走不了我曾經走過的路。在那個縫隙裡,是只屬於我自己的快樂和悲傷,在暗無天日的頹垣裡盛開。

有時候覺得是掉落,但又有些時候覺得是逃脫。
會在經過某個路口的時候,無法自拔地想念一個人。

那時,他走在左側,把右邊的耳機遞到面前,你和他聽著同一首歌,在飄雨中他送你回家。就是這一個簡單的場景,卻無數次出現在冗雜的生活裡,一次次,在你獨自經過空無一人的街巷,在為了生活和現實奔忙的日子裡,當天那個誰的陪伴,像是甜美的糖果,一邊刺痛著你,一邊保護著你的孤獨。

也偶爾會想起,某些致命的心碎時刻。

寂靜的空氣中是你傷心至極的聲響,你把自己藏在腐爛的洞穴裡,身體的某部分像是失靈了一樣,你找不出壞掉的原因,只能隨著這些頹唐逐漸地習慣悲傷,就像被某些人丟棄了似的,你終究也拋棄了自己。不過是幾年前的冬天,現在想起來,都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

原來不止快樂的記憶,有些悲傷的記憶卻在很久之後,用一種另類的方式溫暖著現在的我。

你看,你看啊,你曾經崩裂得不成樣子,你曾經那樣地殞碎過,現在的傷又算什麼。

有時候也會想,還好那些記憶不曾老去。
還好我仍然改不了念舊的習慣,我才能在那麼多綿綿續續的日子裡藉著一點來自舊日的光或者暗,爬山過淵,翻山越嶺,來到了現在。

冬天來了,新搬去的地方離車站有點距離,夏天的時候會騎著腳踏車前往車站,現在不行了,就會每天慢慢地走回來。邊走邊想了很多的事情,忽然想起以前和某些人說著我真的很喜歡走路,也想起和這些人、那些人走過一程又一程,河落海乾卻從未止住遙望。到現在也是,我一時分不清楚念舊到底是人生裡的缺點還是優點,我一時分不清楚我是懷念自己還是懷念那段歲月。

可是,身為人類,是很難摒棄所有從前的。
我們都或多或少帶著一些無法釋懷的風景而走向更遙遠的地方。
那麼至少,我還能念叨著從前,不忘著曾經。

他們說,當個深情的人挺累的。
是挺累的,就在所有人都忘記的時候,你背著世界悄悄地記得那些瑣碎的事。
可是偶爾也挺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忘記,就像是我渴望誰也會記得當初的一切那樣,一直深深地紀念著所有從前。

也會暗自祈禱,在未來的某一天裡,也讓我遇上一個深情的人吧,會像我一樣,記得所有花落花開的季節,會記得每一次墜落進傷心裡的原因,會記得彌漫著霧靄的夜晚,和誰深情的擁抱,也會記得過客的陪伴和對春天的期盼。

或許吧,有時候我們等的不是自己的遺忘,而是等一個人陪自己去記得所有難忘。

日子還長,你不需要迫不及待地遺忘。
日子還長,總有一天等得到誰的情深悠長。

 

文/不朽

 

本文出自《所有溫柔都是你的隱喻》 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