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女人要愛,就要去愛一個積極的人

Share

Advertisement

在分手後的幾年裡,我都一直保持著恨他的狀態。

恨他帶走的快樂,恨他帶走的光陰,恨他已經在新生活裡逍遙,我還活在自己的舊日子裡懷念。

我變成了一個沉默也難過的人,把所有的空閒用來發呆,再用所有發呆的時間用來憎恨。

我的生活過得不好,肥胖,貧窮,缺少愛,無所成就,所有令一個女人不快樂的事情,全都接二連三地降臨在我的生命裡。

一個女人只有過得不好,才去回憶過去。

我常在夜裡半夢半醒,眼淚濕著半張臉,咀嚼他說過的每一句話。

我記得他嘲笑過我的身材,記得他踐踏過我的夢想,記得他的自私,逃避和無情。

我記得他最常說的一句話是「就你?」記得他最常見的表情是微微仰頭鼻子哼出一抹冷笑,記得他的背影多過了他的臉龐。

我在一場場夢裡勇敢地和他對峙,卻在醒過來的那一刻潰不成軍。

我用長久的掙扎原諒了他的不愛,可我依舊痛恨他一直以來罩在我生活裡的負面影響。

旁人含蓄地指出我的變化,「最近看起來很疲憊呀」,「近日的伙食一定很好吧」,「怎麼很久也不看見你寫東西?」

朋友們心疼地看著我變胖,變醜,一雙明亮的眼睛像兩盞被捨棄的燈,倏地黯淡下去。

那一年我從他手中接過一個潘朵拉般的盒子,據說裡面裝有愛情的遺產,我卻在打開它的瞬間被推進漩渦式的命運,那漩渦裡面有迷茫、絕望、質疑,這些讓我沒辦法再對什麼抱有期望。

每每我想為生活裡的什麼做出點努力,卻從盒子裡聽到來自過去的聲音,彷若針扎般戳著我,「你不行。」「你不可以的。」「那麼多人都在拚,你憑什麼覺得能贏的就是你?」

我背負著一段消極愛情帶來的後遺症,它讓一個曾經自卑的我,更加地自卑下去。

直到在深夜的枕邊看到亦舒寫,「無論怎麼樣,一個人藉故墮落總是不值得原諒的,越是沒有人愛,越要愛自己。」

我才在果敢女子的故事中釋懷了自己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的治癒發生在後來和一位女性朋友談心時。

朋友比我大將近十歲,經歷過幾段感情,已經到了催婚大媽眼中釘的年齡,卻從不見她慌張,也從沒見她為愛情苦惱。她一直把自己和生活都經營得很好,我們這些在愛情裡頻頻落水的女孩,常常把她當作岸邊最清醒的救命人。

她皺著眉頭聽我訴說近幾年的苦惱,然後忽然很沒頭沒腦地告訴我:「下次記得去愛一個積極的人。」

我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去過接下來的人生,竟然真的等來一個積極的人。

他是最普通的那類男子,長相普通,家庭普通,背景普通,看起來並不是別人口中太有前途的男朋友。

可他的身上卻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魅力,讓人無法拒絕,那是一種類似陽光的味道。

我未曾預料到,就是這樣的陽光,讓我找到了丟失已久的光明。

我第一次和他約會,餐廳的服務生上錯菜,我把咖啡灑在了牛仔褲上,外面的天氣陰沉得讓人想哭,而我的生活裡又有那麼多的麻煩要解決,我只想趕快吃完飯,回家繼續過一個人的生活。

他好脾氣地和服務生解釋,又把一條濕著的手帕遞給我,然後笑著和我說:「覺不覺得這樣的天氣,最適合喝兩杯熱咖啡?」他擦乾桌上的汙漬,遞給我又一杯咖啡,然後指著窗外問我:「你看那把帶雲朵的雨傘,多好看?」

之後的日子裡都無比慶幸自己因為這個細節和他在一起。

他天性樂觀,喜好分享,又難得是個平和,寬容,理性的人,活得認真又穩重。他是個絕好的男人,有一萬種優點,我最最愛他善於發掘光明的那一面。

他耐心地聽我講述自己的自卑,再把埋藏在我身上的優點一項項地指給我看:「這麼好的人,為何自卑?」

我對他敞開心扉,談人生談夢想,在受阻的時候心有顧慮,他鼓勵我:「不是每個人都有夢想,喜歡就別放棄啊。」

我開始寫作,他一個從不愛好文學只要看書就瞬間睡著的人,送我一張昂貴而寬大的書桌,對我說:「作家就得有點作家的樣子嘛。」

我開始在網路上發表豆腐塊般大小的文章,他第一時間轉發到社群平台,他和別人大大方方地介紹我,他說:「這是我的作家女朋友。」

我是個無人知曉的文字愛好者,可是他那雙眼睛,越過別人種種的質疑,在相信我。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來若干年前另一個人和我說:「那麼多人都在拚,你憑什麼覺得能贏的就是你?」

而眼前的他卻在告訴我:「總有人會贏,為什麼不是你?」

他的口頭禪是「沒事的」、「會好的」、「振作起來啊」,他的人生哲學是有夢就追,不要浪費時間去懷疑自己,他對愛情的態度是兩個人一起努力,有這麼多愛還怕什麼呢?

我們也鬧過很多大大小小的矛盾,他無一次喪失理智,無一次置我於不顧,無一次逃避現實選擇離開。

他讓我意識到那個光明伴侶的意義,讓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是做不成的,沒有什麼想過的生活是過不上的。

他是一個積極的伴侶,我也在這樣的潛移默化中成為一個積極的人。

旁人再一次看到我的變化,朋友們也為我歡欣,連站在鏡子前的我自己也覺得人生充滿希望,我手中的潘朵拉盒子不見了,我第一次看見自己這麼美好的一面。

很遺憾我們後來因為距離的原因,和平地分了手,沒有幸運到擁有長久的緣分,但我卻收穫了一份長久的影響。

在新書發表的那個時候,他發給我一則訊息,現在還保存在我的微信裡。他說:「我說過的吧?你一定可以。」

我熱淚盈眶,即使愛情失效了,我也毫不懷疑,我身上的自信,樂觀,信念滿滿,這都是來自愛情的印記。

我忽然想起自己二十歲的時候,身邊都是一群愛到天真的女孩,愛起人來都帶著點宿命的味道,還來不及懂得一個消極伴侶所帶來的毀滅性影響。

我們認定所有的女人都因愛而活,以為自己遇見什麼樣的愛情,就是什麼樣的運氣,就算這段愛情把自己榨乾,把自己拖垮,也要死守下去,絕不會主動撒手。

我們愛得太單純,常常忘記自己也有選擇愛情的權利,於是往往在一場消極的愛情裡獨自流眼淚,然後拿「愛就愛了,還能怎麼樣」,來徒勞安慰自己。而如今,受過傷的女孩已懂得,選擇一個伴侶,不僅是在選擇一段愛情,更是在選擇一種生活的態度。

問過一個朋友:「年輕的時候,為什麼愛一個積極的人有那麼重要?」

她說:「因為愛過必留痕跡。」

愛過一個積極的人,我想這是我在愛情中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文/楊熹文

本文出自《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高寶書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