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有時你們無法戀愛,和愛情本身無關

▲無論是他不主動聯繫妳、他莫名消失、他現在不想跟妳結婚、他跟妳長期曖昧沒確定關係,結論都只有一個:他沒那麼喜歡妳。(圖/Shutterstock)

看過下面這種觀點嗎?

「如果他喜歡妳,就不會曖昧不清;如果他不再聯繫妳,別為他找理由。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總之,無論是他不主動聯繫妳、他莫名消失、他現在不想跟妳結婚、他跟妳長期曖昧沒確定關係,結論都只有一個:他沒那麼喜歡妳。

這是電影《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裡傳遞的觀點,我二十出頭的時候也被蒙蔽過。但凡對方沒有做到我以為的愛的舉動,我都會一棒子把他們擊倒在戀愛的門前,打死也不讓進門。這一悶棍就是前面提到的那種思維定勢,不允許別人做任何不符合預期的事,只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做了,就是不夠喜歡我,他就沒資格跟我戀愛。

也不只我一個人把這種觀念當作金科玉律,我身邊的女孩們也曾陷入這種思維裡不願自拔,就連上週在咖啡館不小心聽到鄰桌的女孩聊天,也是同一個路數。一方痛斥男友的各種不好,另一方聽完自信又煞有介事地告訴她:妳知道嗎? 原因很簡單,他就是沒那麼喜歡妳。

我們殘忍地不談人性、不談生活的苦、不去關照對方的經歷、也不願仔細想想為什麼,直接簡單粗暴地承認他不愛妳,就輕鬆詮釋了這個男人所有的過往行徑,就連那些曾讓妳感覺到愛意的回憶,也被妳以為不過是逢場作戲。好像一旦認同「他不愛妳」,就可以證明妳的戀愛理論,就可以演繹全天下所有的戀愛假設:他愛妳,他就一定要跟妳在一起;他愛妳,他就一定要按照妳期望的一切行動;他愛妳,他就必須不能做出任何讓妳感到失望的事。

我一查這部電影的編劇,Abby Kohn,果真是位女性。如果妳真的堅信,一切愛情煩惱的背後都有「他不夠愛妳」的原因在作祟,最好一輩子都別談戀愛、別結婚,因為妳一定會失望,這個世界上並不存在滿足戀愛公式的男人。再愛妳的人也不可避免會讓妳有失落、傷心、不滿的瞬間,因為男人這種生物真的沒有那麼簡單,不是一句「用下半身思考」就能以偏概全。

講幾個男人的故事,為你們搭一座橋,去男人心底瞧一瞧。

以前上學時在展覽會場兼職時認識了一個男孩。這種兼職說白了,除了賺點錢以外,能學習到的東西並不多。這個男孩叫小斌,是當年他們鄉鎮裡唯一一個能來大都市念大學的佼佼者。然而考上大學並不是終點,是償還助學貸款的開始,也是承擔弟弟上學開銷的開始。

小斌在宿舍放下行李的下一分鐘,就開始四處打聽哪裡可以打工賺錢。小斌長得很不錯,性格質樸,有點羞澀,渾身上下散發出勤奮努力的幹勁。不是沒有女孩子喜歡他,他也有過心動的對象,只可惜他是一個有著沉重故事的男孩。

他支付不了戀愛的種種開銷,除了自己的貸款,還要定期寄錢給弟弟。他大學時身高又長了○‧五公分,常穿的那條早已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幾乎變成了九分褲,風一吹,赤裸的腳踝就打寒顫。

暴露在現實這股強勁冷風下的,不只是他的腳踝,還有他敏感易碎的自尊心。小斌大二時曾愛上一個女孩,雖然表白技巧拙劣,還是虜獲了芳心。他們像所有校園情侶一樣,一起上課、一起吃飯。徐斌從自己三餐裡省錢,每個月硬生生擠出點錢給女朋友買零食。

寒假後就是女朋友的生日了,小斌有點困窘。過年他沒回家,在百貨公司打工,穿上人形玩偶的衣服,跟來往購物的人合照,吸引他們來買促銷商品。那年是狗年,他演了一星期的可愛大狗,就是為了女朋友生日那天,他能送上一份禮物,搖搖尾巴,等來她的笑。

女友生日時,小斌送了一份厚禮,至少對於當時的他來說是一份厚禮。女朋友得知他為了這份禮物,大年初一還在百貨公司打工,難過得哭了起來。於是她提了分手,不是不喜歡,而是不忍,這份喜歡太沉重,穿在身上的不只是一件嶄新的毛料大衣,更是小斌沉甸甸的心血。這份沉重,壓得他們誰都喘不過氣來。

後來,小斌就不再想戀愛了。在他還不能負擔得起輕鬆戀愛的時候,他想獨自承受這份沉重。不是沒有人願意同他共苦,只是他更希望跟愛人一起分享愛情的甜頭,而不是兩個人一起捉襟見肘,為了下一頓吃什麼發愁。

如今的小斌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為了下個月的生活費而苦惱的少年,弟弟已經大學畢業,他早已買了房、買了車,按部就班地還貸款,但卻沒有理所應當地談一場戀愛。

上次我們見面,說起戀愛結婚的事,他還是有揮不去的焦慮。不知道究竟要賺多少錢才能填滿內心的空虛,究竟要擁有多少物質,才能負擔得起不沉重的戀愛。他指指窗外來來往往的女孩,堅定地說,我想讓我今後的另一半也是這樣腳步輕盈,可以大膽走向自己想去的地方。等我不再需要跟另一半一起承擔經濟壓力時,我再來愛。

2.
前幾年微電影特別熱門的時候,有一部令我至今難忘。

男主角叫小馬,三十歲未婚,是一個搖滾樂手。背後有龐大的粉絲群,他卻相當潔身自愛。他喜歡搖滾青年不該喜歡的一切:老人、孩子和狗,也喜歡科普書籍,對這個世界一直保持著好奇。

科學研究發現,人這一生遇到真愛的機率是二十八萬分之一,這種比偶然事件機率還低的情況,也許一輩子都無法發生。而像他這樣的怪物,若想再遇到同類,機率又被直接降級到七百八十四萬分之一。

小馬說,男人剛跟女人做愛之後,大多只有兩種反應:一種是不想理她;一種是想把她踹下床去。但如果出現了第三種—想擁她入睡,那麼這個男人可能遇到真愛了,就是那個二十八萬分之一。

小馬遇到了婷婷,他的英語老師,一位有知青氣質的美女。以前學的冷門知識都在約會時派上了用場,小馬成功抱得美人歸。婷婷就是小馬遇到的那二十八萬分之一,他想溫存過後擁她入懷一起迎接天亮,但是小馬做不到。

小馬有成人夜尿症,他在太陽下山前就要停止喝水,可是一到深夜入夢,有些事還是無法控制,在感受到那潮溼冰冷的絕望之前,他也能像正常人一樣享受昏睡的幸福,但早晨他總會毫無意外地醒在濡溼的床單上。

雖然這種病沒有什麼值得嘲笑的,但男人怎麼好意思對著心愛的女人說:對不起,我尿床了,並且我會天天尿床。 那會是一種怎樣的尷尬和羞愧?

俄羅斯人安德列.齊卡提洛(Andrei Romanovich Chikatilo)也是夜尿症患者,因為忍受不了他人的嘲笑,他變成一個變態殺人狂,殺害了五十三條生命。小馬沒成為殺人狂,但他一次又一次親手殺害了自己的愛情。他不想別人發現他丟人的症狀,一次次在半夜溫存過後走掉,或是把女朋友趕出家門。

長期的穩定關係對他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更不要說結婚了。女朋友一定也不能理解,為什麼這個男人總是無法跟自己同眠共枕,是不是不愛自己?不以真正睡覺為目的的睡覺,根本不叫睡覺。

這些年,他就只能跟來去匆匆的女人睡上一覺,沒什麼機會好好相處。可是婷婷不一樣,她是自己想守護的女人。他做出了努力,給婷婷家裡的鑰匙,打算共同面對問題的時候,婷婷卻先離開了。

如果這一生你都沒有遇到那二十八萬分之一,也許會覺得這沒什麼了不起,可是一旦嘗到了甜頭,人類就會像實驗中的小白鼠一樣,滿腦子都只想著這件事。小馬最終還是忍受不了真愛的相思之苦,他決定坦白這一切。跟婷婷溫存過後,他沒有選擇離開,他睜著眼,等待著天亮。

電影到這裡戛然而止,結局引人遐思。我想像著早上起床後小馬跟婷婷解釋一切的畫面,當一個男人把他最難以啟齒的祕密告訴戀人時,究竟有著怎樣的心情。

有時候不敢愛,不敢面對,是太害怕失去,害怕失掉自尊也換不回愛人。

3.
以前曾在某個聚會群組裡認識一個男人,常先生,有才又多金,迷倒了無數群組裡的女人。據說單身兩年,可是誰都不信,這麼優秀的條件還單身,要麼就是太會挑,要麼就是花花公子沒有固定伴侶,才會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群組裡沒有一個女人敢向他直接示好,看過他前女友的照片之後,更是沒有人膽敢靠近。前女友這種生物,只要存在過,就讓人心生妒恨,更何況她還是一個真正的白富美。

我看過常先生寫的很多日誌,篇篇充斥著對過去的懷戀和對現實的無奈。一方面因為忘不了舊愛,一方面因為現實中無人可愛而悲傷。他說,有時候女人比想像中還複雜,她們在戀愛前就設定了大大小小的條件。你要帥,又不能太帥;你要有錢,但不能太有錢;你要有才,可不能太有才,一旦在女人眼裡這些光環被視作太過度,她們就擔心你會變成光芒普照的太陽,所有女性都可能沐浴在你的光輝之下,捨不得離開。

還有一些女人的靠近和取悅,不是真的愛他,僅僅是愛他的光環。帶到聚會上有面子,女人會覺得驕傲;走在街上被無數眼光羡慕,女人會感到開心。還有的女人僅僅是旅途過客,在這個月臺候車,又急忙奔赴下一段旅程,你根本不是她的終點,她們不過是藉由一個又一個男人來填充自己的人生,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常先生也渴望一段真心,卻發現連自己也不夠誠懇。他愛過,那個白富美前女友,在他身邊從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出落成亭亭玉立的輕熟女,最後卻變了心。他從未想過娶別人,也沒想過見證彼此成長的青梅竹馬,最終成了傷他最深的一把刀,他害怕面對告別和背叛,以及相信這世上至少還有他們的愛情不會變的自己。

面對別人的踟躕不定、猜忌試探,常先生看不到一往情深的真誠,他也不願交換真誠。於是他過起封閉自己的日子,成為了女人口中的暖男,或者是渣男。別人對他好,他也對別人好,別人不靠近,他也不會主動靠近,他不承諾什麼,也不保證什麼,他看著經過身旁的女人在自己身上索取短暫的安全感、膨脹的虛榮心,以及自以為是的愛意。僅此而已。

他不甘願讓任何人真正參與自己的生活,拒絕被任何暖意和漣漪融化好不容易築起的冰冷和寧靜,覺得你來我往是無趣至極的事,也不會再相信什麼人。因為體驗過被放在心尖上卻重跌的滋味,知道再摔一次便會粉身碎骨,所以愛不起來,想給自己留個全屍。

愛情如今是個讓他作噁的詞彙,而他卻不為此感到一點抱歉。有時候男人不能戀愛,是因為還沒辦法自我療癒,並且遇不到願意一起療癒他的人。

四年前我看日劇《我無法戀愛的理由》,講述三個二十歲左右日本女孩的戀愛故事。一個因為嫌麻煩,只想追求事業而不談戀愛;一個從未真正喜歡上別人而無法真正戀愛;還有一個因為害羞、畏首畏尾而無法開始戀愛。真是有趣又生動寫實的都市愛情戲劇,演出了很多適婚女性的喜怒哀愁,讓當時的我沉醉了許久。

最近又翻出來溫習了一遍,果真不同年齡層來看同一部戲劇,就會有不同的想法。以前只顧著抱怨男人、心疼自己,可是現在看來,無法戀愛的又何止是女人呢? 小斌曾因為物質匱乏,沒有安全感;小馬礙於難以啟齒的隱疾以及敏感的自尊心;常先生因著一顆被傷的體無完膚的心以及周遭的冷漠,還有故事之外千千萬萬的男人們,有著數不清或許也意想不到的理由而無法戀愛。

有時候無法戀愛,並不關愛情什麼事。可是戀愛,卻一定是把無數個不戀愛的理由偷偷掐滅在心裡,一定是穿透了深重的猶豫和困難,才留在那個人身邊。我看著身邊這個笨拙到總是記錯了紀念日,卻願意跟我度過每一分每一秒的男人,終於決定不再那麼輕易地對他說:「你不愛我。」

文/大將軍郭

 

本文出自《我們心裡都有病》好的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