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成人世界太複雜了,我們不過就是各取所需罷了

▲成人的世界太複雜了,即便你想讓自己繼續堅持單純這件事,實在是很難做到的。(圖/Shutterstock)

凌晨三點鐘,我睡不著,於是泡了一杯咖啡站在窗邊,街上只有幾盞總在那的街燈和零星呼嘯而過的機車,我不知道該想些什麼,或是不該想些什麼。

是的,成人的世界太複雜了,即便你想讓自己繼續堅持單純這件事,實在是很難做到的。

不知道算不算是這幾年的歷練太過實在,喝了幾年略苦帶酸的咖啡後,我幾乎無法像一般少女開心地吃下過於甜膩的東西,什麼蛋糕、巧克力,吃到一半就覺得作噁,但又怕傷了店家的心,我總是顧慮別人的感受甚過於自己,即便大多時候都是不必要的,但還是會勉強一口蛋糕一口咖啡地這樣吃下去,多留一塊奶油都怕失禮,畢竟菜單上寫的是home made 。

她說每次在開往汽車旅館的路上,他們總是會有些客氣地談笑著無關痛癢的事情,似乎都是為了掩飾那種骯髒想法的尷尬,當然在床上那個男人會說的好話實在是太多了,每次完事後卻又立刻睡著,不時還發出嚇人的磨牙聲,她不懂人類如何在睡著之後發出那種即便在她醒著的時候也模仿不來的聲響,她從來沒有在那張床上真正睡著過。

待房務電話響起,通知離退房時間只剩15分鐘,他總是接了電話後又倒頭賴床,她卻覺得房務怎麼會說只剩15分鐘呢?應該說還有15分鐘啊!竟然還需要待那麼久。

他們在回程的路上幾乎都不會講話,相對於去程的興奮期待,這種沈默未免也過於明顯說明他們之間的關係,恐怕是因為從一開始他們就不是建立在心靈伴侶或是朋友關係,她看著漸亮的天空覺得厭惡,這樣的感受如同去錢櫃喝個爛醉,走出包廂時天空竟然非常晴朗,「我到底是在浪費什麼樣的人生啊!」她這樣想著。

你肯定會不齒這樣的人沒錯吧,我從前也是這樣想的,但是現在的我已不那麼想了,長大後逐漸理解到大多數的人都是站在黑與白的界線中間,所謂的對與錯取決於不同的狀態與價值觀。

我並非是想要與世界的汙穢妥協,而是體悟到潔淨與骯髒的定義,是存在每個人的心中,而每個人都選擇了自己要活成的樣子,同時也會承擔接下去所會發生的一切。

是的,成人的世界太複雜了,即便你想讓自己繼續堅持單純這件事,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這渾沌的宇宙裡,很難有人說自己是真正清流,這輩子沒做過一點質疑自己良善的事。

她說:「我們都沒有想要傷害對方,事實上沒有愛也傷害不了,僅是建立在你情我願的前提下各取所需罷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