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智齒般的伴侶,不留也罷

▲多數人都得被智齒折磨過一遭,就像生命總要遇過幾個不適合相愛的對象。(圖/Shutterstock)

例行的洗牙過程,醫師說,左上排的智齒蛀牙,得拔掉。

一定得拔嗎?我愁眉苦臉,已經夠怕看牙醫了,居然還得拔牙。其實它蛀牙對生活影響不大,頂多是不好清潔,常常會卡些食物殘渣。

不拔,很快就會蛀到神經囉,到時還是得處理啊。醫生說,智齒拔掉不會影響啊,吃東西用不到它。

很有耐心的醫師開始解釋如何用臼齒磨碎食物,人才能獲得營養。

沒有拒絕的理由,我答應拔牙。

我下排有顆智齒水平長,導致當時還得割開牙齦拔出來,痛不欲生。本來還慶幸,上排智齒沒讓我受這種罪,想不到下場終究是要拔。

拔牙前一天我還失眠了,幻想著打麻藥的痛,拔牙的痛,緊張得睡不著。

如此輾轉難眠一夜,快手醫師只花了十分鐘便解決這個心頭大患。他用鑷子夾起那顆牙展示蛀洞。我有點驚嚇,以為無傷大雅,其實從側邊蛀了好大一個洞,整顆牙都空了。頃刻間我完全相信也許再晚一週拔除,壞蛀黑死的觸角就將戳向脆弱敏感的神經,用痛楚打臉我的掉以輕心。

當天傷口隱隱作痛,痛得人心煩氣躁。隔天起床,痛感褪去許多,但牙齦突然多了個缺口,空蕩蕩的,有點不習慣。

智齒真是個老少咸宜的話題,不論男女,好像都曾吃過智齒的悶虧。有人割牙齦後還得縫,有人拔牙後發燒一整天,還有人因為太緊張換氣過度差點暈倒在診所。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