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婚姻裡的第三者可能不會只出現一次,最重要的永遠只有未來

▲婚姻裡的第三者可能不會只出現一次,最重要的永遠只有未來。(圖/Shutterstock)

最後一次老公的出軌,發現的時候畫面應該算是觸目驚心,但我心卻已經麻木。

從我懷了孩子到兒子四歲,我和筋肉爸爸沒有幾個夜晚是同床共枕。夫妻之間不想開機,彷彿成為一種默契。不只是不想開機,連觸碰對方身體的慾望都沒有,「親愛的、寶貝」這種暱稱更是說不出口。

曾經,我在工作地點的馬桶發現沒沖掉的保險套,以為自己又要開始歇斯底里的那刻,但真實的情緒卻是內心沒有波瀾漣漪、想哭想生氣的欲望都沒有。

腦海第一句話「為何總是留尾巴被我抓到?」; 第二個念頭「我怎麼了,為什麼不生氣?」

如果我愛他,應該會崩潰生氣;如果我討厭他,應該會覺得噁心厭惡;如果我理智斷線了,應該會無法接下來的教練教學⋯⋯但是我的確沒有生氣。

這就叫哀莫大於心死吧。

他說了一些很荒誕的理由,只有鴕鳥心態的人才會相信;我不想吵,只說了:「請你去做檢查,不要傳染什麼給我和兒子。」

後續生活的某個晚上,我嘗試做點努力。兒子睡著後,我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跟老公說:「要不要幫我按個摩?」接著把手搭到他肩上。他露出厭惡的表情,推開我的手:「我很累,不要吧。」

那時,我才明白,原來自己的感覺不是單方面,而是雙方都拒絕彼此於千里之外了⋯⋯我怨他、他也怨我。彼此拒絕溝通,心靈的抗拒,終究反應在肢體上面。

那時候,我們結婚快七年。

我在電視台工作時有個很崇拜的女主管。之前老公出軌時,因為情緒低落被她約談,她說:「妳無法避免誘惑找上門,男人女人都一樣。婚姻中總是會有第三個人出現又出現。重點是你們面對未來的態度。如果還有心繼續走,就不要執著在那些發生過的事。」

後來,換我外遇了。

雖然夫妻關係不良,但養育孩子的過程真的充滿歡樂與挑戰。因為記錄產後的瘦身,因緣際會下踏入體適能創業;人生拼圖中,除了婚姻是一片死海,其他都是蓬勃發展、充滿生氣。

憂鬱症、年少殘存的陰霾,因為健身、進修、創業,逐漸幫助自己掙脫泥沼。我猜想應該是我面對自己的缺點、挑戰自己的弱項,從中獲得成就與滿足,也就找回了遺失多年的自我肯定。

幾年下來的累積與改變,我成為一個有自信、可以獨立運作事業的女人。說難聽一點,我可以養活自己、養活兒子,人生字典中不需要「老公」這個字眼的存在。只是,他真的是個好爸爸,兒子也非常非常愛他。

我知道自己也愛著筋肉爸爸,只是,變得很難形容,可能隨著時間相處,慢慢變成「家人的愛」吧!

婚姻很奇妙,某些層面讓女人必須放棄自我、犧牲自由、把自己壓得很小;但也因為這些愛與包容,成就了我們自身的獨立性、抗壓性、耐力,其實自己已經變得強大。

如果說,過去被侵犯的陰影讓我遺失了自信;婚姻生子讓我失去了自己;那麼我感激這些挫折。因為,得以有機會可以谷底翻身,在工作上全力拚搏,然後逆轉回漂亮人生。隨工作漸入佳境,走出自囚世界,井底之蛙終於跳躍到地面,放眼天空之美之大,眼界開闊許多。我常常出國進修、工作,都是自己獨來獨往。

有一次去熱帶度假國家進修,課程結束後,晚上都是自己的時間。度假的氛圍、熱帶音樂的催化、觀光客群聚的歡樂⋯⋯我突然回憶起,幾年前,連喝個下午茶都奢望的心情。只有自己一個人時自由自在,先去逛街買了漂亮衣服、化妝品,吃了點很夢幻少女的甜點,晚上約了工作夥伴去酒吧小酌。

其中一個夥伴,總是酷酷的不多話,相識幾年也講不上十句話。可能因為度假的心情,在同事們鳥獸散後,微醺但還是清醒的我們竟然又去喝了兩杯。那一次,我們單純只是喝兩杯,單純只是互吐心事、聊到對愛情的看法;心,卻輕鬆了起來。
因為工作有進展,我常需要和夥伴們外出開會。每次都有許多人,包含酷酷的他。我們都專注在會議上,不再講述自己的事,儘管如此,每次的會議都彷彿為生活充了電,感覺很開朗快樂。

後來,又一次的出國進修,我們單獨約了見面,或許是因為上回的意猶未盡⋯⋯開啟了我婚後的意外,與另一個單身看似孤獨的男人。

那段時間的心情是五味雜陳的:感受到久違的被疼愛、被呵護,戀愛的感覺原來這樣美麗;思考著對方所為何來,為對方忽遠忽近的態度內心七上八下。有心情購買口紅與耳環、高跟鞋,美麗的配件有了意義,我的人生終於有了點粉嫩色彩—我是個女人,不只是媽媽、黃臉婆而已;但看著孩子的臉,覺得內心充滿了罪惡與歉疚—都已婚了怎麼可以這樣道德淪喪。

幾年後,筋肉爸爸問我愛過那男人嗎?
「沒有!我發現我只想愛自己。」我回答。

年輕時談戀愛的開心是因為,感覺有人願意寵愛自己,因為被愛而滿足;婚後戀愛的開心是因為,我願意讓別人去寵愛,我為自己的幸福做了一些決定,才因此感到滿足。

年輕女孩戀愛時,總喜歡把「主導權」雙手奉上給對方,被掌控了還充滿小鳥依人的心情;結婚後才知道,任何一段關係中奉出「主導權」是多麼扼殺人性的事,對方不會感激,只會習慣;失去主導權的人將不斷地因為各種犧牲而被榨乾。

戀愛時我過度仰賴男友給我愛與快樂,當他有了污點、我無法信任他時,快樂就此一去不復返。生產後,我把主導權給了什麼都不懂的孩子,認為全天候照顧他才叫克盡母職,完全忽略自己心底的聲音,是個還想在職場闖蕩的熱血女人。

老公出軌,我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他身上,這也是一種主導權的轉移。重視自我主導權的人懂得靜心檢討,對下一步做出更好的決策;但我沒有,只是不斷地怪罪對方、委屈自己,怨婦般地活著,面對每個明天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多麼諷刺啊!當我在婚後與別人戀愛了,卻在過程中,終於看清,與筋肉爸爸婚姻變質的盲點所在!於是,也能諒解老公當初反覆出軌的心情。

後來有一天,酷酷的男子問我願不願意跟他穩定走下去⋯⋯幾乎是直覺反應,內心跟我說:「不要!我想回家,與老公重新修復關係。」

每段感情,如果最終無法誠實地面對自我、掌握人生、讓自己充滿自信,那跟誰戀愛、結婚,到頭來都會是同一場戲!

我準備好了要回家!這一次,不是等著被呵護、被疼愛;而是我要主動去營造屬於我們的幸福。

就在下定決心後,筋肉爸爸,發現了我的出軌。

說來諷刺,本來就打算要見最後一次面,偏偏就是那天筋爸突然看了我的手機。可能他早感覺到我的異常,或許是為了自己過去的行為而恐慌,我們早就不去看彼此的手機、電腦好幾年,但他那天就是看了。

老公用我的手機約了他出來,兩個人,在鬧區打起來了。

實在太丟人了!十八歲時有男生為自己打架,那叫浪漫;但三十八歲時有男人為自己打架,那叫做「荒謬難堪」!

我其實一直希望筋肉爸爸的個性不要這麼暴衝。他當下的激動我能懂,因為我也經歷過好幾次;不聽解釋我也能諒解,因為我也曾經像個瘋子⋯⋯看著受傷的老公像是戰敗的獅子蜷縮著喘息,滿是心疼,內心的情緒糾結成一團,而那一刻,我只想逃離,誰都不想再看見!

當天下午我們就準備簽字離婚。「既然你犯錯了,我也犯錯了;這段婚姻,已經布滿瘡疤與傷口,離婚吧。」我跟他說。當時的心好悲傷,找回了自己卻雙手奉出婚姻。

請了娘家媽媽來當證人,但她要我們先分開一陣子好好冷靜。如果,之後還是想離婚,就幫我們簽字。

於是,我開始了為期兩週的逃離家庭單身生活;筋肉爸爸開始了兩週首次的單親奶爸人生。

回到單身狀態,暫時遠離壓力,開始有空間時間好好思考婚姻未來、釐清這段混亂關係,並且好好跟另一個人道別。以前,我只會埋怨過去,用過去來懲罰當下的每一天;後來,我學會仰頭看未來,用當下的美好為未來拉胚塑形。

那段時間,筋爸不時傳來兒子的語音訊息—讓我淚流不停的軟攻勢!但是,聽著兒子與老公的聲音,我很慶幸,自己還有選擇回幸福的機會。

有時候,是人們不願意原諒自己的心。當執著與不原諒發酵,心就會結痂,疤痕會逐漸影響健康的整體。不斷地鞭屍過去,看似制約了對方同時也綑綁自己。執著於對方的錯,對婚姻有實質幫助嗎?你可能會犯錯,我可能也會;第三者不見得是小三,原本就有問題的婚姻,誰都有可能變成第三者—愛評論他人家事的閨密、對兒子放不了手的婆婆、令人生厭的妯娌親戚⋯⋯誰,都可以破壞原本不健康的婚姻。

最重要的是,妳,還有妳的他,是否還想要這段關係。

誠實地面對內心、勇敢地改變現況、從打理好自己的內外在開始,只要還有心,都能牽手,昂首著走到未來。

 

文/筋肉媽媽

 

本文出自《我愛,我強大》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