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我們相愛,就是為民除害

▲爭吵的最好結局,不是某個人單方面地道歉,而是雙方都消氣了。(圖/Shutterstock)

 

如果有尬聊比賽,老徐一定能進決賽。

在追求葡萄小姐的時候,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老徐:「你在幹嘛?」

葡萄小姐:「看電視。」

老徐:「誰買的電視啊?」

葡萄小姐:「我爸買的。」

老徐:「什麼牌子的啊?」

葡萄小姐:「……」

然而,就是這麼不會聊天的老徐居然成功地摘到了葡萄小姐的芳心。

打動葡萄小姐的是,老徐願意聽她廢話,也樂於跟她廢話。

葡萄小姐喜歡電子產品,老徐一開始會覺得「沒什麼用」。

葡萄小姐就拿出計算機一板一眼地對老徐說:「如果你覺得這隻手機貴,你就用這個價格除以三百六十五天,如果還覺得貴,就再除以兩年,平均每天才一塊多錢,一塊錢你不能做什麼,但是可以讓我開心,多值啊!」

老徐聽完就瘋狂點頭。

葡萄小姐隔一陣子就會買一個很貴的化妝品,老徐一開始覺得她「愛慕虛榮」。

直到葡萄小姐對他說:「每天看著盛氣凌人的主管,如果我塗的眼影是三十塊人民幣一大盒的,我就會小心翼翼一整天,但如果用的是七百塊人民幣一小盒的,我就感覺自己沒必要怕她;遇到難搞的客戶,如果我擦的是十塊人民幣的粉底液,我就會莫名其妙地選擇屈從,但如果當天用的是嬌蘭,我感覺自己說話的底氣會很足。」

老徐這才知道,葡萄小姐不是愛慕虛榮,而是沒自信。

還有一次,老徐剛到約會地點,葡萄小姐就對老徐發火了:「跟你說了一百遍,袖子不要捲那麼高!」

老徐瞬間就意識到,問題不是出在袖子上,而是估計葡萄小姐遇到了什麼煩心的事情。於是他誠懇地說:「你今天似乎有點不開心,雖然不一定是我造成的,但是我願意先道個歉!」

葡萄小姐「噗哧」就笑了,然後一五一十地講了她為什麼不高興。

老徐經常「投降」,但也沒少「參戰」。

比如有一次一起做飯,老徐就嘮叨個沒完:「火小一點」、「該放鹽了」、「鹽少一點」、「焦了焦了,快翻面」︙︙葡萄小姐受不了了,就會怒吼:「我知道怎麼炒菜,你給我閉嘴!」

這時候,老徐就會狡黠一笑,然後慢悠悠地說:「你當然知道怎麼炒菜,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開車的時候,你絮絮叨叨個沒完是什麼感覺。」

又比如某次葡萄小姐對老徐咆哮:「你都活了二十多年了,怎麼還不如一件毛衣會放電?」

老徐也不甘示弱地回應:「你那麼喜歡發火,怎麼不去跟滅火器談戀愛?」

愛情裡最難得的是,你是他願意一擲千金去逗笑的好姑娘,他是你一籠小籠包就能哄好的少年郎。在你們眼裡,人世間的奇珍異寶實在太少,而對方是其中之一,並且還名列前茅。

他不會任憑你歇斯底里都無動於衷,而是偶爾俯首稱臣,偶爾劍拔弩張,偶爾火拚到底,讓你能夠淋漓盡致地發洩出來。

他跟你吵,也跟你好;他知道何時該收場,也知道如何去善後。

跟你吵是為了增進了解,跟你好是因為互相理解。

吵的意思是,我還想跟你走下去,但我不太清楚你為什麼會這樣想或者那樣做,因為我的想法是這樣,我的計畫是那樣,所以我拿我的真實想法跟你的真實想法拉扯一下。

而理解的意思是,我願意嘗試著走進你的世界,試著去接納全部的你;既接受我喜歡的那部分,也接受讓我不滿的那部分;既為你閃光的人性鼓掌,也不介意你人性的黑暗。

爭吵的最好結局,不是某個人單方面地道歉,而是雙方都消氣了。

所以我的建議是,吵就認認真真地吵,放開架勢去吵,把所有的不理解、不滿意、不甘心都說出來。

不要總是一副對方不理解自己的失望模樣,不要總是擺出一種對方辜負了自己的委屈心態。

人性都差不多,一自私起來就六親不認,一認真起來就不通人情,再加上每個人都擅長於原諒自己、偏袒自己,所以你才會那麼理直氣壯地怪罪他人、譴責他人。

所以在我看來,結婚時與其信誓旦旦地承諾「不論貧窮富貴、健康疾病都至死陪伴」,不如一起讀讀《進化論》和《自私的基因》,然後再坦誠地說:「我違背不了我的天性,但我還是想跟你在一起;我忤逆不了我的本能,但我還是想繼續愛你。」

怕就怕,你發脾氣也好,鬧情緒也罷,他都懶得理你。

結果是,委屈這種小怪獸被封在你心裡了,生活中的不滿、不甘和不安都成了這隻怪獸的飼料,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隻怪獸越來越強大,直到有一天破籠而出,一口吞掉你的理性和你們的愛情。

想對全天下的男生說的是:為了玫瑰,你得幫刺澆水。

想對全天下的女生說的是:你的嘴巴再溫柔一點,他的耳朵會更聽話一些。

 

本文出自《熱愛可抵歲月漫長,它是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